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再遇
    跟朋友们k完歌,又痛痛快快吃了一顿晚餐,临近晚上十点,第二天有班的众人这才意犹未尽地散了局。

    尽管跟其他人都是第一次正式见面,但是因为之前在群里聊得开心,大家三观和兴趣都相合,方文清很快就融入了这个陌生却又熟悉的集体。

    幸好,比起三年前还有社交恐惧症的他来说,现在的方文清经过几年国外的独立求学生活,以及混网配圈和翻唱圈的经历,已然开朗许多。

    众人互相道别后,各自离去。

    坐着轮椅的方文清被其中一个叫余裕的朋友一路向自己停车的区域行去。

    余裕是个身高一米九的壮男,长相粗犷,二十七八岁,平时声线却比较柔和,是圈内有名的受音cv,今天见到真人,让一向清冷的方文清都不由有些惊讶于这位的……反差萌。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余裕特别真情实感地不停赞美着方文清的歌声,即便从小到大早已习惯,后者在友人面前依旧有些不好意思了。

    两人到了目的地,竟不想方文清的车与原本的哈雷摩托之间不知何时又塞进了一辆外形更加骚包张扬的重型摩托。

    余裕正要上去把那车移开,不远处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一群人有男有女,衣着大多“前卫”,好几人明显喝多了,正脚步虚浮地说着胡话,脏字不断冒出,里面的几个女孩们全都打扮得妖冶性感,其中一个长得最漂亮的正娇笑着努力往当中最显眼的高大男人身上贴去。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群人以谁为中心,毕竟那些讨好奉承过于明显。

    方文清自然也发现了那边的动静,转头望去,一眼便发现了鹤立鸡群的皮衣男子,对方对美女的投怀送抱非常淡漠,既不回应,也不热情接纳,仿佛事情与他毫无关系。

    怎么又是他?

    想到下午与这人的小摩擦,方文清的好心情稍打折扣,看到那群充满“夜店风”人的各形各状,他心中更加不喜。

    不过,之前没有参照物还不觉得,现在目测起来,那男人的身高竟然跟余裕差不多。

    就在方文清和余裕沉默的同时,另一边,越来越走近的人群中,一个留着黄色杀马特发型的年轻男孩,醉醺醺地打了个酒嗝,见挤不到中心人身边去,心里不爽,察觉到不远处的方文清一行,忍不住“呸”了一声,嘀咕了句:“出门遇瘸子,真晦气。”

    谁知,下一秒,展旭居然毫无预警地抓着头盔往那人身上凶狠一砸!

    嘭的一声,本就脚步虚浮的小子猝不及防被揍得狠摔出去一米多,捂着肚子趴在地上直喘气,半天都起不来。

    其他人见状吓得全体噤声,女孩们更是花容失色。大多人不懂老大这怒火从何而来,只有其中一两个知道内情的眼神闪烁,看着地上的黄毛面露同情,不过再细看,那表情里还带些幸灾乐祸。

    余裕本来还想驳斥几句,见状便闭上了嘴,方文清的脸色也因为刚才的变故而吓得微微发白。

    展旭一抬眼注意到了前面的几辆车,视线似乎不曾在方文清身上停留,只沉声问道:“那摩托谁的?”

    众人来回对看,许久,在展旭耐心快耗尽的时候,终于,一个人颤抖着伸出手承认了。

    “展展展哥,是我的。”那人吞了吞口水。

    “挪开。”展旭目不斜视,连一个眼神都不吝于给那小子,但毫无情绪的两个字却吓得他头皮发麻,慌忙上去把自己加塞的摩托车给移了出来,期间车钥匙都因为紧张而掉到地上两次。

    见驾驶座门前清场结束,方文清犹豫了下,还是朝展旭的方向说了句“谢谢”,然后便在余裕的帮助下坐进了车里。

    “我送你吧。”方文清对余裕说。

    余裕看了看残疾人专用的改装刹车手柄,也不推辞,帮方文清把轮椅折叠放好在原副驾座椅的位置后,自己坐到了后排。

    白色轿车渐行渐远,展旭在噤若寒蝉的一群人的簇拥下,冷笑几声,然后迈开长腿,三两步走上前,骑上自己的哈雷,率领身后的车队,迅速融入了阳城灯红酒绿的夜色之中。

    夜晚对于展旭来说,才刚刚开始。

    **

    方文清原名文清,今年25岁,原本出生在小康之家,十岁时因为一场车祸而造成下肢瘫痪。后来父母离异,他归母亲方桦抚养。从此,文清就冠了母姓,直接叫方文清。

    方桦是坚强的女人,带着年幼的残疾儿子来到阳城打拼,一边工作,一边抚养车祸后一直体弱多病的幼子。生活的重担并没有将她击垮,反而激发了她的经商才能。

    拿着当年肇事者的赔款,以及离婚时前夫给她们娘俩的一次性付清的大笔赡养费,方桦从小生意做起,白手起家,创办了一家名为“麦柜”的ktv,并逐渐成为阳城著名的连锁ktv。这期间,方桦结识了盛唐唱片公司的老板唐守信,两人很快陷入热恋。

    方文清十五岁时,方桦与唐守信登记结婚,虽然唐家旁支亲朋中颇有微词,但唐家二老并没有费多少功夫就接纳了被称为“女强人”的方桦和她的残疾拖油瓶儿子,毕竟唐守信已经当了十多年鳏夫,他们对让他再婚几乎已绝望了,谁知只是缘分没到罢了。

    婚后第二年,已经四十岁的方桦顺利生下一个男孩,被取名为唐书睿。身为功臣的她在唐家二老眼里再没有半点不好了。

    之后,唐守信和方桦依旧忙着各自的事业,但两人的感情一直很好,方文清也逐渐接纳了和蔼慈爱的继父、优秀温柔的继兄,以及无比粘人的小豆丁弟弟。

    继兄唐博云比方文清大三岁,是唐守信那因病早逝的原配妻子留下的唯一的孩子,从小深受长辈们的宠爱。方桦曾多次感慨,幸好小云没有长歪成无法无天的纨绔样,真是谢天谢地。

    每当这个时候,方文清都忍不住抿嘴一笑。

    他永远记得那个夜晚,方桦神情忐忑地牵着一个中年男人来到自己面前。一向体贴懂事的他反常地一语不发,只盯着桌上空空的餐盘愣愣出神,方桦怎么解释试探都无济于事。

    直到来晚的唐博云推门进来,开朗灿烂的笑容仿佛带着暖人的光,照亮了属于那忧郁自闭少年的灰色记忆。

    ……

    滴滴滴……

    方文清皱着眉挣扎一阵才无奈地睁开眼,伸手摸到手机,这才把恼人的闹铃给摁掉。

    又过了好一会儿,方文清才终于从床上爬了起来。他早上起床血压低,需要一段时间大脑才会逐渐清明。

    这是一套面积颇大的高级公寓,位于离市中心不远的繁华地段。说是市中心,其实这块地方发展起来也就是这十几年的事,颇有投资眼光的方桦早十年前就看中了这个高级楼盘,把在建的房屯了好几套,其中一套在方文清上大学后就过户给了他。

    方文清操纵着遥控轮椅去卫浴间洗漱,然后穿梭在宽敞的厨房里给自己准备了一份简易的西式早餐。

    煎蛋、热牛奶和烤面包片,方文清斯文地吃着,心思早飘到了录音室里那未完成的乐谱上。

    从方文清高中时开始,唐守信就发现了他惊人的音乐天赋,继而鼓励他学习音乐。在以优异的成绩从国立音乐学院作曲系本科毕业后,方文清又申请到了位于美国纽约全球顶尖的m&e音乐学院,拿全奖深造了两年,还去全球顶尖的唱片公司实习了一年多,接触了不少种类的西方音乐和流行文化,中西兼容,极大丰富了他的音乐素养,现在方文清精通的乐器已经不下二十种。他在音乐上的学习能力和创作天赋,以及进步速度之快,曾无数次让唐守信惊呼天才。

    在这六七年期间,方文清的作品陆陆续续被盛唐唱片采用,给旗下歌手演唱发行。眼见着他的创作功力越发娴熟精湛,作品中不乏脍炙人口的流行歌曲,好几首都风靡一时。直到现在,“阿清”已经是盛唐唱片公司里创作部的台柱之一,作品保质又保量。盛唐不是没有跟一些老牌创作人合作过,但是那些成名已久的大腕儿们很少是只给盛唐供稿的,而且老一辈的创这人灵感已经越来越枯竭,创作**并不高,近些年作品甚少。年轻一辈的创作人中,忠心耿耿又能力出众的阿清自然显露出来,逐渐成为盛唐音乐制作部的一枚活招牌,吸引了不少艺人来与盛唐合作,能唱上阿清的作品也成了不少来盛唐应征的年轻追梦者的目标动力。

    最近几年,阿清开始参与整个唱片的策划制作,从一开始的打下手到一手操办,他对唱片概念的把握和音乐性追求愈发炉火纯青。

    不过,因为近些年绝大多数时间在国外的关系,阿清本人甚少在公司露面,一般只通过邮件或网络语音与合作者沟通交流,见过他本人或者说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人只有极少数的几个,这些人出于一些原因,不约而同对“阿清”的身份和真实情况守口如瓶。

    这也给“阿清”身上附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盛唐员工当中对他的各种猜测一直是让人感兴趣的话题。

    不是没有人打过勾搭阿清的主意,企图邀歌的歌手或者其他公司意图挖角的人都想方设法跟阿清有更深入的接触,奈何阿清的后台不小,本人又心志坚定,至少从邮件中看不出丝毫为利益或美色动摇的迹象,简直愁煞人也。现在,除了少数相熟的歌手和越来越火的影视剧配乐,阿清依旧很少给盛唐以外的人或公司供稿。

    一个月多前,方文清终于在家人的召唤下回了国。不过这段时间他处于休假状态,还在零星远程处理一些美国工作的扫尾,之后便在赶“阿清”的约稿,还没来得及以“阿清”的身份正式去盛唐公司报道。

    在方文清的强烈要求下,考虑到他在国外这几年也没出什么问题,方桦终于勉强同意了他独居的请求。不过,钟点工每天的收拾照顾,以及方桦等人时常的探望是必不可少的。

    **

    方文清吃完早餐,简单收拾完后回到录音室又窝了一会儿,依旧不能让自己满意,在撕掉数张草稿纸后,只能无奈地停下。

    今天中午是唐博云和已经谈婚论嫁的女友两家人的初次正式见面。虽然提前看好了时间,不过心神不宁的方文清决定提前结束工作,开始收拾东西换衣服准备出门。

    这是一次重要的宴席,方桦不太放心,因而派了家里的司机专程来接他,而她自己和唐守信则带着唐书睿一起从家里的别墅出发。

    已到初秋时节,方文清给自己换了一件稍显正式的浅蓝色套头毛衣,下面是黑色的休闲裤,不过后者大都被长长的薄毯给遮盖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