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六章 白人青年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喜欢乔治华盛顿,他是一位伟大的人物。”秦浩微微一笑。

    “原来如此,先生请看,这是乔治华盛顿的独立宣言,是这本书里我最喜欢的一句话。”米国女孩指着书页上一句英文。

    “独立、自由、民主。”秦浩合上书本,确认过眼神,是彼此要找的人。

    “秦先生,这是巴顿先生让我交给你的,祝你好运。”米国女孩打开背包,将一本名为《乔治华盛顿》的书籍递给秦浩。

    “祝福巴顿先生,也祝福你。”秦浩收起书,起身离去,女孩也随之离开。

    回到酒店,秦浩才打开女孩给他的书,秦浩手拿钢笔,先翻到第一百三十五页,将文章最好半句话抄录,接着又回到第十页第五句,接着是第三百八十页第二十句。

    多次来回抄录后,秦浩合上书本,他抄录下来的一段,已经形成一份情报。

    “福莱克家族,你们在找死。”情报的内容很复杂,皆涉及到福莱克家族。

    记住情报,秦浩将抄录的情报烧掉,叫来马克随他出去。

    纳克达斯是世界上最大的交易所,城市的繁华,远超很多国家的首都。车子从抓捕李莹莹等人的警局前经过,秦浩眼里闪过一道杀机。

    车子并没有停下,驶入华盛顿大街,来到一家咖啡厅门口。车子停下,秦浩进入咖啡厅,点了杯原味的拿铁。

    这是一家高档咖啡厅,一杯原味拿铁,高达五百美元。秦浩坐下,他的对面,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白人青年。

    白人青年一身限量版的阿玛尼休闲装,限量版劳力士腕表,一身打扮,至少在十万美金以上。

    秦浩直接坐下,让正在看书的白人青年眉头一皱。白人青年似乎不喜欢和别人同坐,示意服务员端起咖啡想要换桌。

    “老福莱克恐怕没有想到,他千防万防,却防错了对象,今天的福莱克家族,已经不叫福莱克了。”

    轰!

    秦浩的话,让白人青年身体一震,目光中闪过一道震惊,犹豫了一下,示意服务员暂且退下,从新回到座位上。

    白人青年并没有说话,而是细细的打量着秦浩。良久,白人青年才倒吸着冷气惊呼道“你就是秦浩,害死我爷爷的凶手。”

    秦浩面不改色道“不错,你爷爷是死在我手中,但罪魁祸首却不是我。”

    “呸,秦浩,你居然还敢来米国,你害死我爷爷,我要替爷爷报仇。”白人青年抓起咖啡杯就向秦浩砸来。

    秦浩手一抬,一把抓住咖啡杯,半杯滚烫的咖啡洒在手掌上,他却没有知觉一样,略带嘲讽道“福莱克家族真的大难临头,我找错人了。”

    秦浩放下咖啡杯,端起自己的咖啡转身离开。以退为进,计策之一。

    “秦浩,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你诅咒我福莱克家族,你休想离开米国。”白人青年被怒火淹没了理智,他没有去想,害死他爷爷的凶手,为了亲自来找他。

    秦浩不屑的摇摇头没有回应,他想离开米国,谁也挡不住他。

    “秦浩,你给我站住,你不许走。”白人青年抬起椅子就向秦浩冲去,眼里的仇恨,看得出他是一个重亲情的人。

    椅子刚要砸下,秦浩反手就抓住椅子,冷笑道“你想报仇随时都可以,不用急于这一时半刻。”

    “秦浩,你到底要干什么,我福莱克家族绝不会放过你。”白人青年不甘的瞪着秦浩,他双手还没有秦浩一只手力量大,让他深深自责。仇人在前,却无法报仇,无奈、不甘。

    “福莱克家族有几斤几两我知道,你也用不着这么不甘,如果你是个聪明人,你不该冲动,而是问清楚,我来找你做什么。”秦浩这家伙,和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的人如此说话,这是不是装得太过了。

    “哈哈,晾你狗嘴里也吐不出象牙,好,你说,我倒想听听,你如何巧辩。”

    椅子被秦浩接下,两人从新回到桌前,秦浩不慌不忙的喝了口咖啡,原味的苦涩,让他精神一震。

    “我记得那是十月一号,华夏的国庆节。我原本想回国庆祝国庆,机票都已经订好了,谁知临时接到杀手论坛的委托,目标是福莱克家族的族长老福莱克。”

    秦浩回忆着,白人青年眼里阴沉、暴怒,但他又非常想听下去。他想知道,守卫森严的古堡,秦浩是怎么如入无人之境取走老福莱克的性命,

    那年的国庆节天气不好,但这样的夜色,更利于杀手行动。秦浩经过数天调查,确定了出手的日期。他定好的日子,天气似乎想和他作对,阴雨绵绵数天的天气,居然晴了。夜空中的圆月,颇有想要超过路灯亮度的趋势。

    今夜并不是最好的下手时机,但如果放弃,不知又要多长时间才有机会。秦浩咬咬牙利于执行计划。

    可是,令他惊讶的是,守卫森严的古堡里,今夜守卫似乎大部分不在岗,原本五分钟一波的巡逻,居然撤销了。

    秦浩意识到不对劲,正想撤退时,居然发现老福莱克独自一人在花园中赏月。秦浩躲藏在花卉中,周密的计算着保镖赶到的时间。

    计算之后,秦浩决定出手。可是,让秦浩震惊的是,就在他军刺刺进老福莱克心脏时,古堡中居然灯光点亮,他的四周,全是保镖。

    一百多个全副武装的保镖,都是人高马大的米国人。秦浩陷入了苦战,他已经来不及去想,这些保镖为何比他计算的提前半分钟赶到,更来不及去想,老福莱克为何会单独在花园中赏月。

    秦浩杀出了重围,当他逃离古堡时,他身上已经被鲜血染红,有他的,也有保镖的。

    那一夜,秦浩受了从参军以来最重的伤,卧床修养了三个多月,能被救活,完全是靠他的意志撑过来。秦浩清晰的记得,一百多个两米高的保镖,他仅靠一柄军刺,干掉三十多人,重伤五十多个。他能逃出古堡,是剩余的那些保镖怕死,他才有逃离的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