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四章 渠道商逼宫
    销毁了所有药品,秦浩的现场访谈,虽然免不了被人怀疑是作秀,但嘴长在人家身上,秦浩没权利去管所有人都要按照自己的意志言论。

    有人怀疑,自然就有人点赞。无论秦浩是否作秀,但他说出来一个企业家该有的道德底线。一个企业,如果不把用户的安全放在第一位,凭什么让用户支持、信任你?

    企业家,拥有普通用户一生难以触摸的资源,如果每个企业家都多一分社会责任感,少一分贪婪之心,这个国家,乃至这个世界,自然一天比一天美好。

    经过央视、首都电视台、地方电视台的直播或者首播,秦浩这个名字,随着众兴制药在华夏国内火了一把。特别是国内数大空头企业的控制人、超级富豪隔空响应秦浩的责任精神,秦浩和众兴制药彻底火了一把。

    网友的情绪是很容易被煽动的,因为秦浩火了,众兴制药官网的用户留言栏已经被挤爆。这本是给用户一个提供建议及投诉的专栏,居然变成留言预定的地方。

    因为网友大量访问,众兴制药的官网造成大面积拥堵,公司不得不暂时关闭网页。

    采访刚完,秘书急匆匆而来在秦浩耳边轻声几句。秦浩面不改色的主持完今天的舞台,才撤离回公司。

    公司会议室里,所有签订了合约的渠道商霸占了会议室,看样子是想逼宫。

    “诸位,你们这是?”秦浩走进会议室,脸色有些阴沉。小人他不恨,但恨那些趁火打劫之人。

    这群渠道商,居然趁这个时候逼宫,趁火打劫,没有一点协议精神,可耻。

    “秦总,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和贵公司合作销售养元胶囊,但贵公司提供的产品不符合国家要求给我们造成了名誉及金钱的大量损失,贵公司到今天,都没有主动和我们探讨过赔偿问题,贵公司是否太不讲道义了?”被推选为代表的渠道代表直接发难。

    “你是华夏药品公司的代表?”秦浩看了看此人一眼,他记得此人,渠道商大会时,这家伙试图垄断养元胶囊的代理权,被秦浩呵斥过。

    “不错,我是华夏药品公司市场经理张天权,这是我司董事会准备好的律师函。”张天权冷笑一声,连律师函都准备好了,果然来者不善。

    “好,很好,我记住了,那么说说你们公司的要求吧。”秦浩冷笑一声,点燃了香烟。墙壁上警告禁止抽烟的标示牌被他无视了。

    “我们的要求很简单,此次网络事件给我司造成巨大的损失,我们请贵公司履行契约精神,全额赔偿。”

    “好,我给你们赔偿,双方合作的合同带来了吗,从你们麻烦赔偿的那一刻起,我司自动解除与你们公司的合作协议,我司旗下任何产品,永不进入你们公司的专柜,如何?”

    秦浩冷笑一声,众兴制药的法务部门早就计算过,如果渠道上索赔,按照法律标准,公司会付出多大的代价。为此,秦浩拨了十亿的专项资金,防着这些渠道商狗急跳墙走法律途径。

    为何所有的

    企业,只要索赔方不要太过分,都宁愿私下解决?因为,任何公司又爱法律又怕法律。法律是保护自己啊强有力武器,但一个公司如果诉讼缠身,不但容易让市场失去信心,且费时费力。

    这些渠道商,也正是抓住这一点,提出索赔,说白了,人家就是占据着法律、道义来碰瓷,而众兴制药还不得不接。

    “秦总,你的意思是?”华夏药品公司的代表脸色一变。华夏药品是全国出名的渠道商,和前身吴氏集团合作数年,每年当是吴氏集团的感冒药就给他们赚取了巨额利润。

    改名众兴制药后,秦浩承认以前的所有供销合同,众兴制药是感冒药龙头,如果断绝合作,损失最大的还是华夏药品。

    “你听不懂我的话吗,我今天就可以给你们索赔的所有公司赔偿,同时,我们的合同解除,从今天起,我司永不在和各位的公司有任何合作。秘书,通知法务部、财务、会计,今天下班前,和他们达成赔偿协议,解除所有合作合同,列入公司黑名单。”

    “这……”

    秘书大惊,任何厂商都不敢做这样的决定。厂商的产品靠什么出货,靠的就是渠道商。和这些渠道商解除合同,众兴制药的销量,至少要下跌一半,这无异于自杀。

    “没听到我的话吗,去通知去,就说是我说的,谁不同意,让他来找我。”

    此刻的秦浩,不像一个理智之人,倒像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凭一时喜好、情绪行事。

    “各位,请吧,恕不奉陪。”秦浩起身离开办公室,不给这些渠道商一点商量的机会。

    股东们的反应比秦浩想象的还要快,他刚回到办公室不久,股东们匆匆赶到公司,愤怒的要求召开股东大会。

    会议室时,大半股东愤怒的瞪着秦浩,有人质问道“秦总,你这是什么意思,和渠道商断绝合作,你这是要亲手把公司毁了。”

    “对,如此大的事,你凭什么不和我们股东商议,乾纲独断?”

    “我提议,罢免他的董事长职务,踢出董事会,从新选举新的董事长。”

    “各位,大家不要吵,秦总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我们先听听他怎么说哪。”

    “不错,秦总的战略没有出过什么大错,我相信秦总。”

    股东们有反对的有支持的,但支持的力度显然比反对的弱。秦浩抽着香烟,微笑的看着众人。待众人吵完之后,秦浩才淡淡道“各位,请看大屏幕。”

    “百灵药业有限公司招股书,实控人,京华基金。”

    大屏幕,一排大字下,是一张公开的招股书。百灵药业,全国排名进入前五的药品零售商,同时也是上市公司,市值接近百亿。

    “这与我们公司有什么关系?”股东们大为不解。

    “各位,京华基金是我实控的风险投资公司,就在一天前,我收购了百灵药业百分之五十的股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