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六章 网络事件爆发
    冰语贤的离去,秦浩没提,五女也默契的不问,轮流照顾着秦浩。

    林傲雪是大姐,霸气的承担了第一晚,秦浩想要拒绝,但在她们你敢的眼神威胁下,果断的败下阵来。

    轮到陈梓萌时,秦浩实在忍不住了,小心翼翼的问道“萌萌,问你件事,你要如实的回答我。”

    “切,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心翼翼,是不是又做对不起我们的事了?”陈梓萌眼睛一瞪,警告的眼神,让秦浩哭笑不得。

    “不是,我是想问在国内那晚,嗯,就是我们离镜的前一晚,你和莹莹,那啥,你们弯了?”秦浩一急,前面想好的步骤全给打乱了。

    “弯了,什么意思?”陈梓萌居然没有听懂。

    “就是……就是传说中同志的意思。”秦浩将同志两字咬得极重。

    陈梓萌这下听懂了,一双美目不敢置信的瞪着秦浩,不过一想到那天晚上,娇羞不已。

    都说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这不,被击中羞耻的陈梓萌怒了,想要揍秦浩,但见他一身渗血的纱布,收回粉拳咬牙切齿道“你说对了,我们就是弯了,谁让你这个贪心不足的混蛋整天沾花惹草,我们就是要变弯,这是报复你的不公。”

    “真的弯了,神啊,求你降个雷把我劈了吧。”秦浩痛苦的哀嚎一声。

    轰隆!

    秦浩的请求,老天居然真的回应了。巨雷一响,衬衣们蒙了,秦浩愣了。

    “哈哈,笑死我了,坏蛋,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轻易发誓,哈哈……”陈梓萌爆笑,要抓住秦浩的笑点可不容易,她居然碰到了。

    秦浩老脸通红,喃喃道“不对啊,西方国家信仰的是上帝,那老家伙管不到我们东方人啊。”

    “哈哈,秦浩啊秦浩,连老天都看不下去了,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使坏。”

    “嗯!”

    陈梓萌笑声戛然而止,她的双唇,已经被霸道的堵住。热吻之中,两人紧紧相拥。

    “老公,以后不要在这么拼了好吗,如果你有什么意外,我和姐姐们即使活着,让我们如何度过没有你的下半生。”热吻结束,陈梓萌心疼的靠在秦浩怀里。

    “傻瓜,你们是我的软肋,而我是你们的铠甲,我不拼怎么对得起你们的深情厚谊?”秦浩爱怜的拥抱着陈梓萌,如果重来一次,他一样会做同样的选择。

    与此同时,神秘组织的秘密据点里,陆金权和孔笑夫脸色惨白,皆微微颤抖。

    “太狠了,上百人,一个活口都没留,他到底是什么人,这么视生命为草芥。”孔笑夫打着寒颤,直接被刚收到的消息吓破了胆。

    “这就是他,对自己人重情重义,对待敌人辣手无情,这样的人弱点很明显,但也更难对付。龙有逆鳞触之必死,说的就他这样的人。”陆金权同样倒吸冷气,奥兰克等人,可不是亚洲分部那些人,那些人,不少

    是各国警方监控的对象,但奥兰克这些人不是。

    时区的不同,法国正是凌晨,而华夏正好是白天。陆金权话刚说完,电话就响了。

    来电的是陆如风,陆金权急忙接通电话,陆如风焦急道“儿子,大事不好了,秦浩疯了,他控制的公司,恶意收购我们实际控制的公司,我快要支撑不住了。”

    “什么,秦浩怎么突然向我们下手,会不会是正常的资本运作?”陆金权脸色一变,近大半年来,冶金集团资本不断运作,就是建立在秦浩不知他身份和双方不起冲突之上。

    “不是,肯定是故意冲我们来的,我的账户,已经被法院冻结了,没有钱,我们就没有任何还手之力。”这才是陆如风真正担心的,就在扁正阳全面对他控制的企业发起恶意收购前半个小时,他的所有账户,包括那些隐秘账户,全部被冻结,钱只能进不能出。

    “什么,账户被冻结,那组织给我们的账户呢,也被冻结了?”陆金权终于慌了,这不是资本运作,而是抱有目的而来。

    “儿子,你要小心,秦浩可能发现我们跟组织的合作了,我先挂了。”陆如风挂了电话,凝神了一会,拨打邓如凤的电话。

    邓如凤没有接,再打已经变成了关机,显然,邓如凤不想和他再有任何合作。

    “秦浩,你欺人太甚,既然你咄咄相逼,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陆如风眼里闪烁着怨毒的光芒。

    “小刘,立即停止清水集团的供货合同,让法务部去催收货款,三天之内不结清欠款,就申请法院强制执行。”这个电话是打给冶金集团董秘的。

    “小陈,立即将上次供应清水集团的伪劣产品批次、经过、经手人等全部的像媒体汇报。”

    “王总,又来找你合作了,三百万华夏币,将几份资料推上热搜,你的水军给我按照资料内容,抹黑资料中的当事者。”

    当天下午,华夏的媒体、网络上,突然爆发热贴。第一个:清水集团旗下的清水山城项目,使用的钢筋全是三无的伪劣产品,与宣传中的一级抗震钢差距太大,每吨的价格,后者是前者的五倍。

    第二条:是一张秦浩和林傲雪、杨若兰、陈梓萌三女逛街的照片。虽然四人平常的逛街,但偷拍者找的角度极好,再加上水军的推波助澜,秦浩等人,瞬间成了网民们讨伐、谩骂的对象。

    当今这个社会,以金钱论价值,而财富,注定只能掌握在少数人手中。那些起早贪黑工作,却连房子都买不起的社会底层老百姓,对富人们的某些作为本就十分厌恶。

    而秦浩,一人独霸三大美女,这更让那些因为出身和收入单身的男人更加厌恶。

    嫉妒,往往是矛盾的爆发点。秦浩在网络上已经被骂成猪狗不如、为富不仁的败类。而三女,被骂成不要脸、丢尽女人脸的贱人。

    这样的网络事件,自然还没有到**,这还只是开始。随着网络上不断的有证据或者一些强拉牵扯的暗示出现,全国至少有上亿键盘侠成了陆如风的棋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