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七章 落魄的冰语贤
    ,精彩小说免费!

    法国波尔多,法国西南部城市城市,吉伦特省省会,同时也是全球十大葡萄酒旅游圣地。

    波尔多代表着什么,相信喜欢喝红酒的人都知道。全球十大葡萄酒圣地,波尔多就是其中之一。世界上最出名的咖啡,就是产自波尔多。

    一家酒庄里,一个华夏女人,穿着服务员的衣服,前后忙碌着。虽然一身廉价的服务员装,但却无法掩盖她身上来自于东方的柔性美。

    汗珠布满了这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额头,非常忙碌的她,显然对这份工作不是很熟悉。准确的说,她应该从小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人,这样的粗活,她如何干得了。此人,居然是秦浩一直在苦苦寻找的冰语贤。

    擦着桌子的她,突然不小心,将客人的一杯红酒杯打翻了,一整杯昂贵的红酒,洒在了客人的身上。

    “法克……你干什么?”三十多岁的男法国人,愤怒的站起身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先生,请您谅解。”冰语贤慌了神,说着一口不怎么流利的法语,急忙用纸巾帮客人擦拭身上红酒。

    “滚开,你这个卑贱的华夏人,你那双低贱的手也配触碰我的衣服,你们华夏人,就该滚回你们的贫穷落后了国家,伟大富有的法国,你们就不配来这。”

    法国佬愤怒可以理解,但如此贬低一个国家,贬低一个文明延续了五千年的强大民族,无知又无耻。

    冰语贤眼里闪过一道怒意,但她不敢发火。她能找到这份工作,已经是老板可怜她了,异国他乡,无依无靠,她一个弱女子,需要考虑的不是民族尊严,而是活下去。

    “对不起对不起,我给您道歉,对您造成的损失,我愿意赔偿。”冰语贤语气可怜到了极点,如果是一个有素质的男人,对此刻的她,只有同情,绝无责怪。

    但法国佬不同,法国佬见冰语贤如此惧怕于他,更加不可一世,指着冰语贤怒斥道“赔,你赔得起吗,我这杯红酒就够你半年的收入,这套西服,够你五年的工资,你拿什么赔。”

    冰语贤看了一眼法国佬,知道他没有讹诈,以她现在的收入,不吃不喝都需要五年才能赔得起法国佬身上这一套限量版的衣服。

    “有好戏看了,这个华夏来的女人惨了,居然惹到安东尼少爷。”

    “是她活该,卑贱的华夏人在国内穷怕了,都以为我们伟大的法国容易赚钱。政府不知道是干什么吃的,居然让卑贱的华夏人来抢我们的就业机会。”

    “话也不是这样说,如果是西方国家的人,我们欢迎。而华夏人,看见就恶心。”

    “对付对,就是恶心。”

    周围的恶言恶语,冰语贤虽然法语不流利,但她还能理解。这样的恶言恶语,贬低、侮辱的不止是她,而是自己的祖国。

    但,她又能如何?在法国,这样的话早已习惯。国人都说法国巴黎是浪漫之都。但,只有去过的人才知道。在法国人眼里,华夏人是不讲素质,没有民族的尊严的懦夫。

    其实,不止法国人,整个西方世界都这样认为。因为晚清,华夏国力贫弱,长达百年的屈辱史,让西方国家的人从骨子里带着高傲,看不起华夏人。即便是华夏已经跃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很多西方国家的人眼里,华夏一样是贫穷落后。

    两个原因:第一,**十年代,偷渡出去的华夏人,不懂外语,便偷抢贩毒,无恶不作。第二,西方国家的媒体,经常以抹黑华夏而沾沾自喜。因为媒体的宣传,让这些顶底之蛙认为华夏民族还是晚清时代的愚蠢。

    至于媒体为何如此,这自然就是他们的政府作祟。随着华夏经济、军事的崛起,这些西方老牌工业大国却陷入经济衰退,源于内心的不安和自卑,他们乐于支持媒体抹黑华夏。

    如此的恶言,只要是一个有自尊的华夏人,都无法忍受。

    冰语贤强忍着眼珠里的水雾,坚定的反问道“你说我华夏民族卑劣,请问,我华夏民族有史以来,可仗着强大的军事力量侵略过其他国家?我华夏政府是否有以人权大棒肆意干涩他国内政?又是哪个欧洲军事强国,二战时,面对德国纳粹的侵略,短短一个星期就投降,土崩瓦解。”

    “臭婊子!”

    啪!

    恼羞成怒的安东尼一耳光扇在冰语贤脸上,一个鲜红的巴掌印,让冰语贤那秀气的小脸上惹人心疼。

    “又是谁,号称不败军事强国,却又甘当米国的走狗,连国内的政策,都要看米国的脸色行事。”冰语贤强行忍住眼里的泪珠,更加坚定的反问。

    “法克,你在放肆了,是谁给你如此大的胆量,嘲讽我们伟大的法国。”怒的不止安东尼一人,酒庄里所有法国人都脸色愤怒的瞪着冰语贤。就连好心收留冰语贤的老板,一样如此。

    一个人如果愤怒,不在乎一个原因,就是击中了他心里的弱点。法国强大不假,但只是表面而已。论经济、军事、国际影响力,都比其余四大常任理事国差远了,这就是法国人的弱点。冰语贤击中了他们羞愧难当的弱点,结局可想而知。

    “打死她,打死这个臭婊子,打死她……”

    一时间,酒庄里群群激愤,一群法国佬,无论男女,都非常仇视冰语贤。

    见此,酒庄老板不得不出面了。冰语贤毕竟是他的工人,如果冰语贤死了或者伤了,吃亏的还是他。

    “各位尊敬的贵宾,听我一句可好。这个卑贱的女人不过是在我这里混口饭吃,今天的一切算我的,大好的时光,何必跟一个卑贱的女人过不去。”老板是地道的波尔多人,一出口,冰语贤不敢置信的看着老板,这还是那个彬彬有礼的人?

    “哼!看在老板的份上,我暂且饶过你,不过,你要给我把鞋底舔干净了,今天的事我可以当做没发生过。”安东尼可不想轻易的放过冰语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