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四章 老兵陈汉
    ,精彩小说免费!

    身为老兵,陈汉自然清楚西方国家的虚伪。从清朝中期以来,直至今天华夏已经跃升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西方国家始终看不起华夏。这种情况,从普通公民到政府都是如此。

    但眼下,不是为此发怒的时候,重要的任务,是破坏干扰机。陈汉大笑一声道“几只狂吠的西方恶犬,老子一人一军刺,杀得你们狗血淋头。”

    “狗血淋头,什么意思?”华夏文华的深藏不露,一词多种意思,西方国家的人怎能轻易理解。

    “狗血淋头,我明白,他好像是在骂我们是狗?”一个恐怖分子愤怒的大吼一声。

    “法克,找死,干他!”五个恐怖分子暴怒,枪一扔,拔出军刺就向陈汉冲来。

    陈汉心里大喜,激将法成功了,保含深意的看了一眼身边的战友,义无反顾的拔出军刺,冲向恐怖分子。

    “陈汉……”老兵心里哀叹一声,陈汉的结局,他已经看到。眼下,唯一的希望就是立即毁掉干扰机,与陈汉并肩作战,博取一线生机。

    “杀!”

    陈汉反手握着军刺,嘶吼之中,身体跳跃而起,军刺向身前两米高的恐怖分子刺去。

    “不自量力!”大汉讥讽一声,军刺一划,直刺陈汉小腹。

    陈汉脸色大变,不得不放弃进攻,转为防守。当的一声,军刺上火花飞溅,陈汉手臂发麻,被震退落地,一击之下,陈汉完败。

    西方国家的人,因为体型高大,蕴藏的爆发力比华夏人强,这是我们不得承认的事实。

    刚一落地,陈汉怒喝一声,立即向前冲刺。到大汉之前,陈汉猛然一个扑倒,从大汉腿下滑过时,军刺在大汉腿上狠狠一拉。

    “啊……”

    大汉惨叫一声,大腿上一道十公分的枪口鲜血淋淋。

    “给我去死!”愤怒的大汉一个转身,一脚踹出,正中陈汉脊梁。

    砰的一声!陈汉就向人肉沙包一样,摔落在五个恐怖分子之间,大吐了几口鲜血。

    “陈汉!”老兵心里怒吼一声,双腿间突然爆发出前所未有的爆发力,向角落里的无人机冲去。

    “拦住他。”发现老兵意图的恐怖分子大吼一声,一名恐怖分子就拔腿冲刺,想要拦截老兵。

    但,他刚跨出右脚,突然一个惯性摔倒在地。紧接着,左大腿传来剧痛。回头一看,恐怖分子差点气得吐血。

    只见,口吐鲜血的陈汉,抱住他的左脚,手中军刺向遇见杀父仇人一样,连续猛刺他的大腿。

    “啊……给我滚开!”恐怖分子惨叫一声,一脚蹬在陈汉头上,陈汉脑袋昏昏沉沉的松开手。

    另一名恐怖分子见老兵已经快到拿到无人机,怒吼一声向老兵冲去。就在这时,视线已经模糊的陈汉,不知从哪里来的力量,居然一个猛虎扑食,扑到恐怖分子脚下,双手死死的抱着恐怖分子双腿。

    噗通一声!恐怖分子应声倒地,额头砸在地上,顿时昏昏沉沉。陈汉军刺快速刺出,连续数捅。

    “啊……啊……”

    恐怖分子后背,被捅了几个大窟窿,凄厉的惨叫声,反而激起了陈汉的凶性。

    “混蛋,杀了他。”还有三个站立的恐怖分子,陈汉的残忍,彻底激怒了他们。什么无人机,对他们已经不重要,他们要狠狠的折磨这个辣手无情的华夏人。

    “笨蛋……”指挥中心里,红桃k见他们居然放弃了无人机,全部向陈汉涌去,气得一拳砸在办公桌上,木质的办公桌,都被砸出了一个大窟窿。一旁的陆金权吓了一跳,乖乖,原来这家伙这么厉害。

    四十四楼,陈汉口吐着鲜血,双手死死抱着一个恐怖分子的大腿,死都不让他去拦截战友。

    噗嗤噗嗤!

    五个恐怖分子的军刺,恨不得要将陈汉活刮了,一刀刀的伤害着陈汉。陈汉没有惨叫,坚定的眼神,看着距离无人机越来越近的战友。

    终于,老兵拿到了无人机,陈汉笑了。咧嘴之中,被鲜血染红的牙齿,满脸的笑意,却让人感觉不到半天恐怖,而是可爱、可敬!

    “啊……”

    老兵提起无人机,双眼充血的大吼着,将无人机狠狠砸在地上。紧接着,抬起地上的冲锋枪,怒吼道“你们全部都我死……”

    突突突!

    噗嗤噗嗤!

    老兵已经完全陷入疯狂中,扣动着的扳机就不放手。五个恐怖分子被射成筛子,鲜血飞溅着倒地而亡。

    无人机一毁,干扰机就不存在,三组之间,通讯立即恢复。

    老兵射杀了五个恐怖分子,枪声都已经停止,但他的血吼却还没有停下。

    “陈汉,陈汉……”老兵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抱起已经奄奄一息的陈汉。

    陈汉一身的伤,至少二十处,有些伤口,甚至能看到内脏。嘴里咕噜咕噜的冒着鲜血,陈汉艰难的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个容貌轮廓与陈汉六分相似的女人,年龄估计二十五六岁左右。

    “请……请……秦总……帮我,帮我照顾……”陈汉的遗言并没有说完,痛苦的抽搐几下,抓着照片的手都已经变形,僵硬的死在老兵手里。

    “陈汉,陈汉……”老兵双眼血泪,痛苦的嘶吼,让人不禁落泪。

    他们的相识不过半个月,他们为了一份收入走到一起,成为只知道对方名字的同事。可就是点头相交,陈汉却义无反顾的选择牺牲自己。

    军人的友情,很多人不理解,这就是军人之间的情感。他们来自大江南北,但山水的距离,阻碍不了他们之间这份最珍贵,最可爱的战友之情。

    陈汉本可以选择不用死,两人退还来得及,但,扁正阳的命令是必须找到干扰器,毁了它。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他们已经退役,就将公司的领导,当成了上级。

    当然,如果扁正阳或者秦浩命令他们去伤害普通老百姓,他们绝不会干。

    陈汉的选择,并不只是服从命令。作为一名退伍老兵,他知道通讯的重要性,通讯的恢复,可以让自己人少死几个,完成任务的几率大大增加。牺牲小我,成全大我,这,就是军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