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六章 狙击战
    ,精彩小说免费!

    轰!轰!

    但,前进容易后退难,刚冲进步行梯的武装分子,被后面的挡住,眼睁睁的看着手雷在脚底下爆了。

    “啊……啊……我的腿……”

    “啊……我的手……”

    惨叫一片,死亡数人,还有十多人鲜血淋淋,身上还飞满了碎肉,凄惨至极。

    “混蛋,你们不会坐电梯啊。”指挥中心,红桃k气得暴跳如雷。

    这能怪那些武装分子么,秦浩等人就窝藏在步行梯里,他们不冲步行梯冲哪里。

    “兵分两路,给我把他们困死在楼道里。”红桃k大喝之后,剩余的武装分子兵分两路,从步行梯冲的这方,前面的几人扔了烟雾弹,全部戴上防毒面罩,向步行梯里冲。

    而冲向电梯的一面,一队又一队的乘坐电梯上二楼。

    “狙击手,给老子控制制高点,击毙来犯之敌。”红桃k继续下达命令,指挥中心外的狙击手立即行动。

    “不好,他们的狙击手已经控制了大楼制高点,我们的狙击手冒不了头。”红桃k刚下达命令,负责监控的人大声惊呼。

    红桃k脸色一变,急忙在大屏幕上找到大楼顶部的监控,愤怒的瞪了一眼惊呼的人,怒斥道“慌什么,他们在顶楼虽然能看到四周,但老子早有准备。”

    大楼顶部,扁正阳和三个狙击手,各负责一方,趴在地上,大楼四周的环境,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扁先生,正东方向四百米外的山顶上有个炮楼。”突然,负责东方的狙击手倍镜中出现一个炮楼。

    “换位。”扁正阳脸色一变,与发现炮楼的狙击手换位后,扁正阳调节了倍镜的倍数与灵敏度,将炮楼的情况观察的一清二楚。

    四百米外的炮楼里,一个西方面孔的狙击手趴在炮楼二楼,地上架着一挺瑞士产sauerssg3000狙击枪。

    sauerssg3000,世界狙击枪排名第三,作为世界上单发最准的狙击枪,在军火市场,特别受到欢迎。

    狙击手与扁正阳都在调节着倍镜,互相都进入倍镜之中。但,即便如此,两人都心平气和,但额头的汗珠,却说明,他们并不轻松。

    “东南风,风速7.8,距离460米。”出奇的,扁正阳和狙击手都同时喃喃自语。

    扁正阳的狙击枪,是英国产awm/p,单发最狠的狙击枪,迄今为止,世界上还没有生产出awm/p击不穿的头盔。但,awm/p后座力太强,这也是它杀伤力最狠,排名却不去sauerssg3000的原因。

    两人的狙击手上,都装配了消音器。千万别小看消音器的作用,作为枪支最牛逼的配件之一,是打黑枪、降低后坐力的神助手。

    对狙击手的考验,并不只是枪法,考验的方面,包括心理、距离、风速、天气、枪支。这么多因素,枪支却排在最后,可见一个出色的狙击手,没有数年苦功,是达不到要求的。

    两人倍镜中,都瞄准了对方的头颅,以两挺狙的威力,都足以击穿彼此的头盔,一击致命。但,就是这么危险、紧张刺激的时刻,两人却向没有发现危险一样,沉着得可怕。

    噗嗤!

    突然,扁正阳与炮楼里的狙击手同时扣下了扳机。两挺不同的狙击枪,不用直径、长短的子弹,以直线的弹道击向对方。

    因为双方都安装了消音器,彼此都不知道,他们是同时开的枪。这说明了一个事实,两人的狙击水平,在同一个档次,势均力敌。

    但惊人的是,彼此倍镜中都出现对方极速飞行而来的子弹,却不赶快躲开,这,似乎犯了狙击手的大忌。

    就在两人倍镜中都出现对方飞速的子弹时,扁正阳额头汗珠滴落的那一刻,立即扣下扳机。

    之前飞行的两颗子弹,以肉眼不可及的速度接近,两颗子弹的距离,已经尽在咫尺。

    砰!

    结果没有出乎意料,两颗子弹针尖对麦芒,弹头击弹头。倍镜之中,甚至清晰的看到,两颗子弹同时粉碎。

    sauerssg3000的子弹,直接变成了碎片。而aawm/p的马格南子弹,却还剩下半截。

    “该死的,他居然是用最难于驾驭的awm/p。”炮楼里的狙击手大惊,这怪不得他,虽然扁正阳那么阴险,伪装了枪身,只露出倍镜与枪口。

    而他的,没做任何伪装,sauerssg3000的全身,都落在扁正阳的视线里,先机已失去,似乎结局已经注定。

    就在他惊呼之际,倍镜中突然发现空气的波动,一颗就像火箭弹一样,携带着火化的马格南子弹极速向他眉心飞来。

    “不,不可能,awm/p那么强的后坐力,他怎么可能连发。”狙击手先是不敢相信,紧接就是慌乱。

    作为一个狙击手,他的心境已乱,已经犯了狙击手数个大忌中的心理忌。

    “该死的!”狙击手怒骂一声,立即瞄准飞来的子弹,迅速开枪。

    这一切,写起来颇费笔墨,实际上,现实中从他们开第一枪开始到第二枪,紧紧是两秒钟而已。

    有人会问,炮楼里的狙击手为何不是逃跑,而是开第二枪。试问,人能比子弹快?

    “不……”

    炮楼里的狙击手看着自己射出的子弹偏离了轨迹,绝望的大吼一声。

    噗嗤!

    马格南子弹毫无留情的从他眉心进入,从后脑飞出,血浆炸裂中,狙击手死不瞑目。

    大楼这面,噗嗤一声,狙击手射出的子弹,击在扁正阳眼睛下的墙壁上。可以想象,如果对面的狙击手不是最后心境乱了的话,谁生谁死,另有一说。

    狙击手被击毙,沉着无比的扁正阳这才松了口气。面对随时可能死亡的环境,没有任何人能心无旁骛的不动摇。

    “搞定!”松了一口气,扁正阳才出声。因为他的麦和另外三个狙击手是相同的,他这一出声,三个狙击手都脸色一变,不约而同的回头看了他一眼,终于不敢在小瞧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