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八章 古巴监狱
    ,!

    “我去你妈的,恶心死老子了。”秦浩被恶心的快不行了,瞬间就是一脸踹了出去。

    “嗷……”

    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刚才还左青龙,右白虎的抠脚大汉直接从床上栽下来,双手蒙着下面,痛的大汉淋淋。

    “卧槽,快准狠!”

    左右两侧的人只感觉下面阴风阵阵,恐惧的看了一眼秦浩后,急忙冲过去扶起抠脚大汉,不过,两人的目光中,幸灾乐祸、解恨的神色一闪即逝。

    “我操尼玛,给老子弄死他。”抠脚大汉一手蒙着下面,一手指着秦浩,目光怨毒。

    “嘶……”

    扶起他的两人倒吸一口凉气,两人为了少受欺负,眼力已经锻炼得极好。刚才秦浩那一脚,虽然太快,但他们已经肯定,秦浩不好惹。

    “大哥,你听我说……”

    “听你老妈,快给我弄死他,否则老子弄死你们。”抠脚大汉哪管其他,这间拘留室里,他送走了一批又一批,但从没有人敢挑衅他的威严,秦浩不死,如何维护他在这里的大哥地位。

    抠脚大汉的威胁,让两人身体一颤,脸色苍白,似乎想起什么恐怖的事一样。

    对秦浩投去一个祈求无奈的神色,握着拳头,小心翼翼的向秦浩靠近。

    秦浩看到两人的祈求,并没有怜悯,看守所和监狱,最不需要的就是怜悯。不过,他喜欢安静,这三人吵吵闹闹的,实在是烦人。

    “我奉劝你们一句,不要弄出任何声响,否则……”

    “否则老干死你丫的……”

    秦浩话还没说完,就被抠脚大汉打断了,下面疼痛恢复了一些,两人又害怕的向老鼠见到猫一样,抠脚大汉忍不住了,抡起拳头就向秦浩轰来。

    “敢打断老子说话,找死。”秦浩脸色一沉,抠脚大汉拳头轰来时,同样一拳轰出。

    咔嚓!

    “啊……”

    骨骼断裂的声音后,抠脚大汉发出凄厉的惨叫,轰来的拳头后面,手臂直接粉碎性骨折,碎骨都刺出了皮肤,相当的吓人。

    “做人,如果连礼貌都没有,活着还有什么用?”秦浩冷哼一声,又时一拳轰在抠脚大汉小腹中。

    抠脚大汉惨叫着倒飞回去,砰的一声撞在墙壁上,然后向前一跪。

    “卧槽,你这是要折老子你阳寿啊,给我滚起来,一边呆着去。”抠脚大汉是因为痛苦而跪,不是向你下跪求饶好不好。

    剩余的两人完全惊呆了,不约而同的擦擦脸上的汗珠,暗暗侥幸他们没有挑战秦浩的威严。

    “我去你妈,你敢打老子,老子要你全家死光光,哎哟,疼死老子了,你们这两个废物,还不还快给老子叫医生。”抠脚大汉断了一臂,小腹也是剧痛,可这家伙,居然还要做死。

    “如果你在再满嘴喷粪,我让你把这快肥皂吞下去。”秦浩不想打人,可有些人就是想要找死。

    “嘶……”

    抠脚大汉三人倒吸冷气,那么大一块肥皂吞下去,不死才怪。抠脚大汉终于怕了,恐惧的看了一眼秦浩后,突然以吃奶的力气大吼道“救命啊!”

    “卧槽!”

    不止秦浩,就连被抠脚大汉欺负好久的两个嫌疑犯都被懵逼了,这还是刚才那么耀武扬威的恶霸,这还是那个把自己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你恶魔?

    看守所的警察还是比较负责的,听到求救声,急匆匆向牢房赶来。打开房门,一脸懵逼。

    只见,秦浩翘着二郎腿坐在床上,没被他揍的两人给他揉肩敲腿,而被废了一臂的抠脚大汉恐惧的趴在一旁,像哈巴狗一样。

    抠脚大汉数次向进来的警官发出求救的眼神,可警官的不理解,让他绝望了。他想出声求救,可秦浩放在他眼前的脚警告着他。

    “刚才是谁喊救命。”两名警官提着警棍,恶狠狠的大喝。

    “我……没有……”抠脚大汉被秦浩眼睛一瞪,硬生生把喊的两字换为没有。

    女士拘留所的房间,距离秦浩的并不远,陈梓萌身为警察,自然知道其中的一些道道。

    被扔进房间后,房间里的老人,一个肥婆,两个瘦高的女人,都含情脉脉的看着她。

    陈梓萌坐到没人的床上,警惕的看着三人。肥婆使了个眼色,两个瘦高的女人带着不自然的笑容一左一右坐在陈梓萌两侧。

    “这是我的床,请你们下去。”陈梓萌眉头一皱,言下之意是我不想惹事,最好别惹我。

    “妹妹,既然进来了,我们就是一家人,聊聊天嘛。看你不是古巴人,说说,你是哪个国家的。”右边的女人慑于肥婆的淫威,耐着性子询问。

    “华夏人。”陈梓萌只想回答完后让两人离开她暂时的床。但她不知道,女人的问题,可不是那么简单。

    说白了,这些人都是欺软怕硬的主,套出你没有背景后,就可以实施她们变态的折磨。一听是华夏人,肥婆的脸色都喜了。

    “妹子,因何事进来。”右边的女人继续追问。

    “与你有关吗?”陈梓萌不耐烦的反问。

    “妹子,出门靠朋友,既然进来了,我们就是一家人,你这态度可不好,这样会吃亏的。”

    “我不想和你们交朋友,给我下去。”陈梓萌语气变冷,这些人,有什么资格和她做朋友。

    “妹子,你很拽啊。”肥婆等不及了,迫不及待的想要实施折磨大戏。

    “肥猪,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要干什么,我劝你一句,最好给我乖乖的。”在这种地方,你越是软弱,只会让她们得寸进尺,肆无忌惮,这一点陈梓萌十分清楚。

    “大胆,你个华夏来臭婊子,居然敢叫我肥婆,给老娘脱了她的裤子,洗洗她的小妹。”肥婆怒火冲天,她最恨的就是别人叫她肥猪。

    “你们敢!”陈梓萌大喝一声,做好防备。刷小妹,这事她只听说过,想不到还真有。

    “妹子,你这是何苦呢,你自己脱吧,这样你或许会好受这。”左右两个女人都露出同情,她们刚进来时何尝不强行,但被刷了小妹后,她们不得不妥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