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五章 黑人劳尔
    ,精彩小说免费!

    秦浩虽然答应了冰语文二人,但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他相信扁正阳能够处理好。

    不得不佩服华夏某些部分的厉害,仅仅两天,劳尔的真实身份就传给陈梓萌。

    美联大厦,秦浩和陈梓萌进入大厦,乘坐电梯来到四十八层。刚出电梯,就看到一快大大的标示牌。

    拿瓦国际金融有限公司,租了整层,规模还算不小。此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就是劳尔,但此劳尔不是周世如在顶楼见的那个劳尔。

    前文提到过,古巴因长期受到米国全方位制裁,国内的金融体系与世界金融体系并不完全挂钩,因此,很多有渠道、有能力将外汇通过国际金融体系汇出或者转入的大人物,选择在古巴置业,大发综合费之财。

    这类企业,一能创造税收,二能给古巴的企业带来便利,是以,古巴政府相当的支持。

    千万别小看古巴这个加勒比海的群岛国家,世界上长期受米国制裁而不经济崩溃的只有古巴与朝鲜。

    古巴国内的企业,皆是半国企,政府控制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股权,而管理,却大部分交给了职业经理人或者民营企业家。

    拿瓦国际金融有限公司一样如此,而劳尔,与政府除了利益之外,并没有太大关系。

    据国内传来的情报,劳尔并不是古巴人,但能在古巴混得风生水起,还能得到古巴政府的信任,显然此人拥有巨大能量。

    而劳尔这个姓,就是因为他深得古巴政府的信任而被赐予的。虽然古巴也是社会主义,但赐姓这事,非常常见。

    各种线索,都汇聚到哈瓦那这个城市,秦浩已经有估计,sl银行,必然就在古巴。

    因为,sl银行并没有网点,任何人通过sl银行汇款,都必须经过总部,而劳尔有汇款记录,他控制的公司又在哈瓦那,秦浩甚至怀疑,sl银行就在美联大厦内。

    “秦浩,sl银行到底是什么样的组织,为何国际刑警通缉了十几年,却没有掌握任何线索。”陈梓萌刚接任务时还信心满满,但到古巴后,她发现,这个任务相当的艰难。

    “国际刑警也不是万能的,这世界上还有很多灰色地带,是国际社会也难以制裁的。而且,这其中还牵涉到利益。别忘了,西方那些所谓的民主国家,国家首领是为大财团服务的。”

    要说劳尔与世界著名的大财团没有利益挂钩,打死秦浩都不信。原因在于,国际金融体系虽然是各国联合组建,但那些富可敌国的大财团,就是米国总统也要让着三分,因为他们的竞选资金,来源于这些大财团。

    “管他的,我只想尽快完成任务回到国内,还是国内好。”

    “嗯,进去吧,看看这位劳尔是何方神圣。”

    秦浩两人经过预约、等待,苦等了几个小时,才确定可以见到劳尔。但见之前,需要交出身上的武器与通讯设备。

    秦浩没有拒绝,将随身携带的军刺与手机交给保安,陈梓萌虽然不愿,但见秦浩都交了,也就没说什么。

    办公室的奢华,在意料之中,这样的一个大人物,要是太普通,秦浩反而要怀疑他是不是劳尔了。

    劳尔,五十岁左右,居然是个黑人,光头,身高达到两米以上。

    “老板,访客带到,请问还有什么吩咐。”秘书将秦浩两人带进办公室,秦浩从她的目光中捕捉到,她对劳尔的惧怕。

    “你先出去吧。”劳尔头都不抬,看着办公桌上的文件,一手拿着上好的古巴雪茄。

    劳尔连看都不看一眼,秘书出去后,劳尔忙着自己的事,把秦浩两人当成了空气。

    秦浩眉头一皱,你身份在怎么牛逼,既然答应接见,一般性的尊重总该要有吧。不过秦浩不急,示意陈梓萌稍安勿躁,自顾自的坐到沙发上,点燃从国内带来的香烟。

    听到打火声,劳尔圆鼓鼓的眼睛里闪过一道微怒。秦浩是第一个在他办公室里如此不尊重他的人。即便是古巴政府的要员来访,也需要他的同意方能坐下,而且,劳尔有个洁癖,就是不习惯纸烟的味道。

    说起来也可笑,一个习惯抽雪茄的人,居然不喜欢纸烟的味道。

    秦浩如此,让劳尔更加不想和他有交流。在古巴,除了少数人外,来此的不是求他就是合作,他把秦浩两人当做是求他的,否则,怎么会抽纸烟。

    事实上,在世界上,纸烟还真没有雪茄贵。最贵的纸烟不过十多万一条,而劳尔手中的雪茄,一支就过万,这不是抽烟,是烧钱。

    秦浩两人一坐就是近三个小时,三人同处一室,却这么长时间没有一句交流,三个都是奇葩。

    最终,劳尔熬不住了,这里毕竟是他的地方,外人在此,很多工作他无法进行。

    “还有五分钟我要参加个会议,我给你们两分钟的时间。”劳尔抬起头来,见秦浩两人如此年轻,且穿着普通,劳尔瞬间后悔答应接见了。

    “感谢劳尔先生给出的宝贵时间,但在这之前,我认为有必要讨论讨论尊重的话题。”秦浩弹了弹烟灰,翘着二郎腿,背往后一靠,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

    劳尔目光一凝,有些怒意,秦浩这个举动,十分的嚣张。嚣张的人来源于两个原因,一是装逼,二是有实力。

    劳尔想要看清秦浩是哪一种,可当他的视线与秦浩直视时,劳尔脸色微变。秦浩的眼球里,就像一个饱经风霜洗礼的老人一样,深邃无比。

    “呵呵,何为尊重?”一个眼神,自然不可能让劳尔就忌惮,语气略带讥讽。

    “尊重,也可以理解为礼貌,我二人一点四十分到此,现在正好是四点,劳尔先生凉了我们两个多小时,劳尔先生,这非常不礼貌。”秦浩目光一凝,直视劳尔。

    劳尔微微皱眉,他发现,秦浩的目光,似乎能穿透他的内心一样,居然让他有些心虚,这个年轻人是何人物,为何会有此等目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