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6章 扁正阳装逼
    网.rg,!

    清水集团,秦浩和林傲雪被一群企业家及记者挡住,名片收了一大堆,结果,秦浩居然跑了,把难题丢给了林傲雪。

    市局一面,因为公安部的红头文件,陈梓萌不得不暂停对李成功等人的审问,似乎,局势已经不明。

    就在秦浩等人回到云阳时,李家被查封的资产突然解封,除了桃和制药外,其余的资产被邓如凤迅速收入囊中。

    而,李盼,虽然回到了家族,但留给他的,只是一个空架子而已。秦浩收到消息时,已经半夜。

    拨通扁正阳的电话,阴森道“从现在起,以一切手段、不计代价拿到桃和制药的控股权。”

    “我明白!”扁正阳挂了电话,立即驱车离开酒店,直达桃和制药。

    桃和制药,坐落于首都西郊,三十层的办公楼上,一片漆黑。

    扁正阳到达门口,门外立即冲出,提着电棒呵斥道“此地禁止jin ru,请返回,如有业务合作,请明日预约。”

    “哦,要是我现在就要进去呢?”扁正阳话音刚落,两门门卫只感觉眼前一花,紧接着,喉咙传来一阵冰冷。

    扁正阳李两手持着手术刀,门外眼神惊恐,急呼道“兄弟,别,有话好说。”

    “好,关闭公司监控,打开董事长办公室。”扁正阳迈开步伐,两名门卫惊恐后退。在生命的威胁下,背叛公司,理所当然。

    门卫在对讲机里让监控室关闭了监控,小心翼翼的将扁正阳引到顶楼的董事长办公室。

    “不……你不能这样……”见扁正阳居然把锁住的办公桌抽屉强行破开,取出里面的机密文件,门卫脸色都白了。

    “是吗?”扁正阳手一松,手术刀刷的一声飞出,紧擦着两人耳垂而过,噗嗤一声,手术刀刺林混泥土墙壁中,两名门卫心惊胆战,现在他们才真正意识到扁正阳的可怕。

    这些机密文件,涉及到桃和制药股权登记,股东信息,还有机密财务讯息。

    “二位,谢了!”扁正阳冷笑一声,抱起所有文件就要离开。

    “先……先生……你……啊……”门卫还想留下文件,但他还没有说完,扁正阳一个转身,一爪呃住他的喉咙,将他高高举起。

    “你是在叫我吗?”扁正阳眼里闪过一道冰冷的杀机,剧烈的窒息感让门卫慌了神。他后悔,他后悔为何要留扁正阳。

    “先,先生,请你、不,求你放了他,这里的东西你可以全部带走。”另外一名门卫看来挺讲义气,冒着被揍的风险提同事求情。

    “放心,你们会安全的。”扁正阳阴森一笑,呃住门卫喉咙的手一松,门卫掉在地上,咳嗽几声,贪婪的呼吸着空气。

    从鬼门关走了一圈的门卫刚松了口气,扁正阳突然手掌一闪,门卫只感觉脖子一凉,一支注射器迅速将一半注射液推进他的静脉。

    “不……先……啊……”另外一名门卫刚惊呼着求饶,结果,注定的结局,并没有改变。

    两人都被注射了药水,眼睛迷迷糊糊的就倒在地上,而扁正阳,一脸淡定的离开了逃和制药。

    第二天上午九点,当职工们正式上班时,秘书的一声尖叫打破了上午的宁静。两个门卫,还像死猪一样躺在董事长办公室。

    就在公司将两人准备送医院时,扁正阳带着律师、公证员直接闯进办公室。

    “你们是什么人,要做什么?”秘书立即呵斥,但扁正阳淡淡一笑,直接坐到了董事长的老板椅上。

    “现,我替我的当事人扁正阳先生宣布,我当事人以桃和制药第一大股东的身份提议召开董事会,凡董事会成员,必须得到席,否则,立即开除。”律师拿出股权登记证书,上面的讯息,居然是扁正阳持有桃和制药百分之六十的股权,拥有绝对的控股权。

    “你们……不可能,桃和制药就没有董事会,唯一的股东就是李固先生,你们这是谋夺财产。”秘书脸色惊变,他曾是李固的心腹,如今李固进去了,他还想着把桃和制药弄到手呢。

    “是吗,你的意思是国家工商局配合我的当事人谋夺你一个市值不到四百亿的小公司?”律师可是经过精挑细选的,出口居然比扁正阳还要霸气。

    “你……你们这是谋财害命。”秘书怒吼一声,眼看就到到手的财富却成了他人囊中之物,那种悲愤,可想而知。

    “操,把老子说得这么坏。不是老子鄙视你们,而是老子真要谋财害命,一秒之内可以解决你们众人。”秦浩不在,扁正阳绝对是个装逼犯。

    “这是法治社会……”

    “狗屁的法治社会,老子哪里不**了,看到没,首都工商局颁发的股权登记证书,你敢说老子违法?立即通知所有高管十五分钟后会议室开会,过时不候。”扁正阳站起身来,眼神一扫,阴冷的眼神,让秘书脸色瞬间惨白。

    无奈之下,秘书只得通知所有高管。十五分钟后,扁正阳坐在会议室首位,高管们jin ru会议室,看着空着的两把椅子,扁正阳淡淡道“剩余的两位呢?”

    “他……他们出差了。”秘书脸色一变,他太恐惧扁正阳的眼神了。

    “按照公司规章制度,立即解除他们的工作,以劳动法的标准给予他们补贴。”扁正阳话音一落,全场倒吸冷气。

    人就这样,人性的卑劣,瞬间体现。在场的人,没有任何人敢替被开除的两名高管求情。

    新官上任三把火,扁正阳这一把火,直接烧掉了众高管的锐气。桃和制药的待遇不错,没有人会冒着失去工作的危险而替两个只算是同事的悲剧者求情。

    “今后我不会参与公司的管理,但只有一个要求,你们服从他的管理,我这人一向民主,你们如果反对,你可以举手抗议。”扁正阳指着身边的一个女人说道,她,居然是刘琪琪。

    “这……”高管们跃跃欲试,互相眼神交流,终于有人举起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