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3章 你太嫩了
    网.rg,!

    酒吧里,秦浩抢到赖茅,杨爽和扁正阳无语的看着秦浩,他还是那么无耻。

    “你们去决斗吧,酒就交给我了。”

    秦浩的无耻,让两人暴怒。

    “揍他!”

    话音一落,两人凶忙一闪,不约而同的冲向秦浩,铁拳砸出,两人配合的是那么默契,可见,两人没少干这事。

    “卧槽,你们两个小兔崽子是胆子肥了。”

    秦浩大笑一声,一手提着赖茅,一手拳头一握,以最快的速度轰出。杨爽吓了一跳,虽然两人联手,但在铁三角里,他们没少吃秦浩的亏。

    砰的一声!

    两人拳头零距离接触,杨爽脸色瞬间涨红,后退两步间,眼神里闪过不甘。他们三人都是顶尖兵王,虽然称为铁三角,但都想做最强之人。扁正阳是在吃了无数次亏后,只能接受秦浩比他强的无情事实。

    但,杨爽不同,是最好的战友,同时,秦浩是他一直想翻越的一座大山,秦浩离开军队这些年,让他看到希望,可刚才那一拳,他除了震惊就是不甘。一个离家军队多年的人,居然友如此实力,他只能苦笑。

    半个时辰后,三人鼻青脸肿,虽然秦浩能压制两人,但也极为勉强。

    哈哈,痛快!

    三人一个熊抱,一切尽在不言中。一瓶赖茅,自然不够三人满足。三人最喜欢的是什么,东北的烧刀子。

    “哥,我申请退役了。”

    突然,杨爽冒出一句,秦浩愣了愣,微微一笑,没有多言。但扁正阳却不同意了,拽着杨爽的衣领怒吼道“笨蛋,你这么好的前途,为什么要退役,为祖国效力哪里不好?”

    “滚,你不就怕老子抢了你的饭碗么?”杨爽深深的鄙夷了扁正阳一眼。

    “操,你算个毛,凭你也想抢老子的饭碗,你配么?”扁正阳翻了个白眼。

    “走,出去练练。”

    “练练就练练,谁怕谁啊。”结果,这两个家伙真的出去练了。

    秦浩叹息一声,杨爽的心思他懂。三人虽然是铁三角,但其实谁都憋着一股劲,都想做最强的。如今,秦浩和扁正阳都不在军中,杨爽就是去了目标,继续在军中呆着,他的只会蹉跎。

    秦浩已经在安排杨爽的后路,自己正好缺人用,干嘛不关照自己的兄弟。

    而与此同时,邓如凤的庄园里,邓如凤穿着丝质睡袍,脑海中又浮现了那夜与扁正阳一夜欢愉的场景,不由得叹息一声。

    “一个女人,一旦失去所爱,只有两个可能。一、沉默中爆发。二、默默忍受着被抛弃的伤心与苦闷。让我猜猜,邓小姐选着的时爆发对吗?”

    突然,后面的电脑里想起沙哑的嘲讽声。邓如凤脸色大变,急忙转身呵斥道“你是谁?”

    电脑屏幕上,一朵血色玫瑰碎裂,沙哑的声音冷笑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帮助邓小姐。”

    “比如呢?”邓如凤冷笑一声。

    “比如我可以让邓小姐找回失去的尊严。”沙哑的声音充满的诱惑。

    一个正常的人,他害怕的不是失去生命与财产,而是尊严。毫无疑问,邓如凤产生的兴趣。

    “继续。”邓如凤淡淡一句,她想知道,这个让她警惕的声音,能说出什么。

    “邓小姐是聪明人,那我们就开门见山吧。”

    一个时辰后,沙哑的声音消失,邓如凤端着红酒,微笑着喃喃道“秦浩,不是我要和你作对,但摆在眼前的利益,我没理由放弃。至于我失去的尊严,呵呵!”

    第二天,秦浩、林傲血、李莹莹一起前往冰冰制药。李莹莹的抄后路,又有冰语文暗中配合,冰冰制药的股权,已经有百分之四十五被京华基金持有。

    冰冰制药总部大楼里,秦浩一行强势闯进董事会会议室。公司的员工如临大敌,公司的股权失去,这谁都知道。而且,今天的冰家已经不同往日。

    律师拿出股权转让协议,淡淡的说道“本人乃京华基金委托的代理律师,现我当事人收购了冰冰制药百分之四十五股权。根据我当事人的提议,以公司第一大股东的身份,提议召开董事会及该组。”

    “恐怕京华基金不是第一大股东吧?”

    就在这时,一声得意的声音传来,众人脸色一变,而秦浩却诡异一笑,会议室门打开,进来的邓如凤,惊呆了除秦浩意外的人。

    邓如凤和秦浩视线接触,邓如凤毫不示弱的盯着秦浩说道“秦先生,非常抱歉,冰冰制药是一家很不错的企业,我正好夜收购了一些股权,也不多,就百分之五十吧,秦先生介意我抢了你的风头吧。”

    一石激起千层浪,邓如凤居然收购了百分之五十的股权,达到了绝对控股的比列。冰冰制药有百分之五的禁售股权在员工手里,也就是说秦浩是不可能拿到剩余的百分之五股权的。

    “呵呵,当然不会,有邓小姐替我打理公司,我愿意还来不及呢。”秦浩的笑容实在太诡异,让邓如凤眉头一皱。

    据她对秦浩的了解,秦浩从不做无把握之事,现在他却这么轻易的让出了控股权,连争论没有,让她有种与她对视的不是秦浩的错觉。

    “呵呵,都说秦先生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不知道现在秦先生是否对这样的结局感到失望呢?”邓如凤不相信自己还是失败,故意挑衅秦浩。

    “哦,听你的意思,似乎是我错了,我难道应该很失望吗?”秦浩一愣,笑得更加诡异了。

    “你的意思是?”

    “没什么,就是昨夜将我收购得股权,秘密转移了百分之五十到冰语文父亲身上而已,也就是说,你收购的股权,其实是我卖出去的,一夜之间,我净赚十个亿,你说我还需要失望吗?”

    “你,秦浩,你好阴险,你卑鄙。”邓如凤脸色大变。

    “哈哈,卑鄙这个词我喜欢。邓如凤,和我斗,你还是太嫩了,再见。”

    秦浩哈哈大笑,带着自己的人一去不回,会议室里的邓如凤听着秦浩张狂的笑声,气得吐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