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2章 三大家族内斗
    商务车上,扁正阳负责开车,秦浩和三女腻在后面,直到安全,三女才仿佛回到现实世界中,贪婪的缠着.网

    与此同时,守在云阳的独狼,陷入苦战中。秦浩的准备不是没有道理,他严防着三大家族的反扑,这才让独狼守在家里,保护二老及冰语贤的安全。

    套房里,二老和冰语贤简直吓坏了,二十多层,杀手居然破窗而入。

    独狼口角留着鲜血,阴沉的看着气息和他是同类人的杀手。杀手不是华夏人,从容貌上来,应该是俄国人。

    “你,可以滚了!”杀手咬着并不流利的汉语,居高临下的指着独狼。

    “狂妄!”独狼冷哼一声,军刺一挑,主动攻击。

    “找死!”俄国杀手冷哼一声,迎难而上,两人再次缠斗一起。

    十几招后,独狼惨叫一声,俄国杀手的军刺,刺入他的小腹,顿时鲜血淋淋。

    可是,俄国杀手突然脸色大变,独狼居然抓住了他的手,军刺也刺进了他的小腹。

    “伤我独狼,你死有余辜。”独狼不但对敌人狠,对自己也狠。

    噗嗤噗嗤!

    军刺不断的进出,俄国杀手口吐着鲜血,不到十秒,他的小腹、胸膛血肉模糊。独狼一松手,俄国杀手不甘的向后倒去,眼神涣散。

    噗通一声,独狼也倒在了地上,他受的伤并不轻,最后击杀了俄国杀手,更多的是靠意志驱动。

    “这,小狼,你没事吧。”二老完全吓坏了,说过都**着。

    “快,快叫救护车。”秦天毕竟是男人,急忙按压着独狼的伤口,尽量减少血液流失。

    冰语贤急忙拨通了秦浩的电话,抽泣道“秦大哥,家里出事了,独狼、独狼受伤了。”

    “什么,我爸妈没事吧,你呢,快说。”秦浩焦急万分,隔着几百公里,冰语贤都能感受到秦浩的杀气。

    “我们都没事,就独狼伤得很重,秦大哥,我们该怎么办?”冰语贤脑子慌成一团浆糊。

    “先叫救护车,我来报警,我很快就到云阳了,别怕,出不了大事。”秦浩安慰了一声。

    二老和冰语贤将独狼送到医院抢救,而家里,侦查处的小王亲自带人赶赴现场,将杀手尸体运走。

    首都,冰智权脸色铁青,愤怒的冷哼道“是谁,是谁在对付我冰家。”

    冰智权的愤怒可以理解,冰家所有的上市公司都遭空头做空,家族里的人,不断的受到袭击,即便有强大的保镖保护,也损失惨重。

    “爸,会不会是秦浩?”冰语盛到现在都还接受不了自己最疼爱的妹妹爱上了仇人的事实。

    “不会,秦浩虽然狠辣,但做事还算有原则,他不会对无辜之人下手,况且,他也没有那么钱做空那么多上市公司。”这一点,冰智权倒是挺了解秦浩的。

    “那会是谁,我先去查查,看到我们冰家不稳,盯着我们冰家的人可不会少。”冰语盛有些苦涩。

    西华山,左魁靠在躺椅上,手里拿着平板电脑,浏览着刚推送的新闻资讯。

    “奇怪了,是谁在对付冰家,不应该啊。”左魁皱着眉头。

    “魁哥,查到了。”就在这时,左舞快步而来。

    左魁放下平板,独臂一伸,将左舞拉入躺椅上坐下,说道“让我猜猜,对付冰家的人,应该是首都的大家族,而且对冰家极为了解。”

    “不错。”左舞伏下诱人的身躯,靠在左魁的怀里。

    “有实力做空冰家上市公司的,实力即使不比冰家强,也至少是旗鼓相当。那么答案就呼之欲出了,舞儿,我猜对了。”左魁独臂揽着左舞的小蛮腰,亲吻了她性感的嘴唇。

    “嗯,对了。”左舞羞涩一笑,双手抱着左魁的脖子,献上自己的香吻。

    “哈哈,喜从天降,他们忠于斗起来了,走,我们回房。”左魁脸色大喜,手伸进左舞旗袍,在她翘臀上捏了一把,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因为他们俩没有血缘关系,左宗林答应了他们的婚事,左舞已经成了左家的少奶奶。

    卧室的床上,两人恩爱结束后,左舞趴在左魁怀里,非常幸福。左魁微笑道“多亏了秦浩的配合,否则,他们两家不会这么斗起来。”

    左舞一惊,不解的惊呼道“你是说,秦浩一直都知道我们在演苦肉计?”

    左魁严肃的点点头,凝重道“他知道,否则我们不会那么容易打发了他,只是我还看不出,他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他会不会想做那么渔翁?”左舞一惊。

    “这是肯定的,舞儿,你辛苦一下,发动一切财力,不惜代价做空李家的上市公司。秦浩在可利用的资金上不如我们,这是我们的优势。”左魁自信一笑。

    “魁哥,我还要。”左舞脸色通红的往下挪了挪。

    “小妖精,你贪得无厌……”

    李家上市公司突遭做空,这让李成功更加的肯定,左家和冰家,联手秦浩布置了一个局,针对他李家的局。

    如此是在在做空冰家之前,李家有足够的财力应付左家。但现在不同,李家的流动资金,至少花了一半做空冰家,面对来势汹汹的左家,李成功不得不走进希尔顿酒店。

    李成功前来求助,陆金权得逞的笑了。三大家族的一举一动,都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李叔,你这是?”见到李成功的重礼,陆金权故作惊讶。

    “贤侄,李家有难,李叔不得不拉下这张老脸,请贤侄出手相助。”李成功有多憋屈,恐怕只有他知道。

    “李叔,我们是一家人,李家的事就是我陆家的事,你但说无妨,只要能用得着我陆家,我绝不会袖手旁观。”陆金权义正言辞。

    “冰、左两家联合对付李家,李家的上市公司突遭左家做空,现李家资金捉襟见肘,恐怕不是左家的对手。”

    “这样啊,李叔,我知道了,你先回去,我和父亲商量一下,看看怎么能让三大家族握手言和。”

    “这……贤侄,这是兴华军工百分之五的股权,请贤侄一定要帮帮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