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9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 五
    网.rg,!

    首都京华酒店,秦浩给冰语贤和独狼订了机票,让冰语贤回云阳,打电话告诉父母,独狼负责一家人的安全,而他和扁正阳直飞贵省。

    贵省凉都机场,秦浩和扁正阳刚走出机场,一辆商务车停在他们前面,司机急忙下车开门。

    “秦先生,老大接到您的电话后,已经亲自带五十兄弟赶往盘县,这个时候,老大估计已经进盘县了。”开车的小弟是青龙帮的人,罗老虎吩咐他来接秦浩。

    “你们辛苦了,走吧,尽快赶到盘县。”秦浩点点头,对罗老虎做事,越来越满意了。

    这就是罗老虎的聪明之处了,秦浩只是让他派人进盘县摸一摸情况,他却直接亲自前往,这样的人情,秦浩想不记住都难。聪明人,谁都喜欢。

    盘县,接近于云省一侧,因山高路险,几乎没有高速公路,二级路上,是不可能有监控的,这就是为什么陈梓萌请了那么多兄弟部门,都没有从监控中找到绑匪的踪迹。

    盘县,一个山区小县城,民风彪悍,因为经济、地理条件的落后,这些地方的人,法律意识还较薄弱。

    此时,罗老虎刚到盘县,马不停蹄的安排任务。五十多个人聚在酒店里,罗老虎严肃道“兄弟们,秦先生的事就是我们青龙帮的事,我们青龙帮能抬起头来做人,不在担心警方拘捕,这些都是秦先生的帮助,你们说,这恩情,我们能不能忘?”

    “不能!”

    五十多个兄弟齐声大吼,道上出身的人,都比较讲义气,更何况,秦浩给青龙帮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

    “那好,现在听我安排,这是秦先生给的地址,我们必须在秦浩到盘县之前,*她们,确保她们的安全,立即行动。”

    与此同时,首都希尔顿酒店里,陆金权皱着眉头,冷声道“你不是说组织的情报能力无处不在,为何这么重要的事情没有调查到。”

    红心k脸色铁青,陆金权虽然是黑桃k,他的上级,但毕竟是个新人,如此呵斥他,一点面子都不给,红心k心里冷笑。

    “你让我调查的都调查了,你没有让我调查秦浩与三大家族的关系。”

    “你……呵呵,红心k,你有情绪我能理解。但你想过没有,你是组织的老人,为何我这个新人却能压你一头,因为你无能。连这么关键的情报你都查不出来,你有什么资格做黑桃k?”

    陆金权毫不留情的嘲讽红心k,神秘组织如何考量我们不知道,但陆金权这句话,却剥开了红心k内心的不甘。

    神秘组织有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及扑克牌编号的三大暴力机器。在亚洲,扑克牌编号除了从未露过面的四条a以外,所有的事务、权利都掌握在黑桃k手里,红心k为组织出生入死多年,岂能甘心一个新人压在自己头上。

    “呵呵,你是领导,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形势比人强,红心k准备隐忍,反正黑桃k也没有权利剥夺另外三个花色的老k。

    “红心k,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无非就是我没有权利惩治你,整个亚洲的组织分部,都在你掌握中,对吧?”陆金权呵呵一笑。

    “呵呵!”红心k不否认也不默认,他没有注意到,他转身的那一刻,陆金权眼里闪过的杀机。

    “红心k,秦浩已经快到盘县了,如果人质有失,我会如实汇报上级。”

    县城东侧,一城中村的厂房了,林傲雪三女被绑在椅子上,十几个小时过去,她们滴水未进。

    仓库里,十几个带着头罩的绑匪,打牌的打牌,玩游戏的玩游戏。

    一个绑匪拿着水,来到三女前面,嘲笑道“多可爱的美人,想喝水吗,只要你帮我吹吹,我就给你水喝怎么样?”

    说话间,绑匪还猥琐的耸动几下,将矿泉水从三女眼前倒下,引诱着三女。

    三女都嘴唇干裂,饥饿、口渴折磨着她们的意志。林傲雪无力扭过头,不理会绑匪。

    “哈哈,还挺有性格,我喜欢,老子最喜欢干贞洁烈妇,让老子看看,先干谁呢。”绑匪的话,让三女同时色变。

    女人,特别是有原则的女人,她们宁可死,也不愿身体受到侮辱。侮辱了身体,就连灵魂都不会再干净,这是有原则的女人的坚持。当然,针对绿茶婊和卖肉生意的那类女人,自然不存在这个说法。

    “恶贼,你们这是在自寻死路,你还不知道我们老公是谁吧,他叫秦浩,任何敢伤害我们的人,秦浩都会让他生不如死。”林傲雪的怒斥,让绑匪眼里闪过一道阴沉。

    “哈哈,秦浩,那个花心的小瘪三?卧槽了,你们怎么这么贱,这么漂亮的女人被他一个人霸占,难道他的**大?”绑匪尽情的享受着言语侮辱的快感,心理可见有多变态。

    “呵呵,一个心理变态之人,又岂知爱情的神圣。”杨若兰硬气的冷哼一声,只要有林傲雪在的地方,她都不愿比林傲雪弱。

    “什么,老子心理变态,你挺聪明啊,老子变态都被你看出来了。哦,我明白了,你喜欢变态的,行,这就让你看看老子有多变态。”

    绑匪矿泉水一丢,伸手就要去侵犯杨若兰,杨若兰脸色惨白,但硬气的瞪着绑匪。心理却绝望了,她在想,如果自己被侮辱,她绝不会让留着肮脏的身体苟活于世。

    “畜生,你要干什么,你有种冲我来,你住手……”林傲雪尖叫的怒吼,杨若兰愣了,不可置信的看着林傲雪。

    “林……姐姐……”杨若兰眼里瞬间涌起水雾,这一刻,心理的那点不服气,完全被林傲雪的大度、奉献征服。

    “畜生,你不许伤害两位姐姐,你有什么变态的,冲我来,否则,我做鬼也饶不了你。”舒媚,一个彝家妹子,此刻体现出的胆魄,让人惊讶,让人佩服。

    其他绑匪都暧昧的看着这面,似乎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想侵犯的变态同伙又能玩出什么花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