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5章 苦肉计
    ,热门免费!

    卧槽!

    秦浩的无礼与霸道,让所有人直骂娘。你特么是谁,人家是否康复还要经过你的同意。太无礼了,无礼到让人恨不得揍他一脸。

    舒媚无语了,发现,这样的事情让秦浩来处理,似乎不是好事。

    李固和冰语盛有多愤怒,看他们阴沉的脸就知道了。两人同时冷哼一声,却没了下文。他们要的目的已经达到,没有必要在挑衅秦浩,否则,吃亏的还是自己。

    但,秦浩会这样就放过他们,显然不会。天要亡一人,必先使他疯狂。

    秦浩点燃一根香烟,走到两人前面,阴笑道“你们在此聚会,不就是为了逼我进首都么,我来了,你们又当如何?”

    两人脸色同时一变,不错,他们此次如此高调选择首都京华酒店,就是逼秦浩进首都。如今的云阳,铁板一块,他们根本进不去。

    “秦少,华夏并不限制人口流动,秦少有权到任何自己想去的地方。”李固不由得语气一软。

    啪!

    李固话音刚落,秦浩就是一耳光过去,打得李固原地转了一圈。李固脸色惨白,眼里的杀机恨不得吞了秦浩。

    啪!

    又是一耳光,李固脸上,两个清晰的巴掌印通红,打得李固没了脾气。秦浩冷哼道“你是听不懂我的话还是不屑回答?没有经过我的同意,是谁允许你们康复的?”

    “秦浩,你欺人太甚!”李固蒙着通红的脸颊,所有怨恨化为一句呵斥。

    “操,你脑子有病啊,现在才知道我在欺负你,我就是欺负你了,你能怎样?”秦浩简直就是恶魔化身,一人镇住了两百多人,连左魁都不敢出声,其余的更加不敢了。

    让秦浩失望的,他如此挑衅,这些人居然哑火了,连李固都不敢了,显然,没得完了。

    “左魁,人是你杀的,自己去向警方交代清楚,如果有一丁点影响到酒店的生意和名气,我会亲自去西华山拜访左家。”秦浩扔下一句话,带着扁正阳三人离开了宴会厅。

    宴会厅久久没有声音,秦浩最后留下的一句威胁,如一柄随时会落下的长刀悬在左魁头上。

    左魁很怒,但他不敢表露。他知道秦浩说得出做得到,当年秦浩敢杀进左家断了他一臂,今天一样能杀进左家,再断他另一臂。

    “先散了吧,今天的事谁敢泄露一个字,杀无赦!”左魁阴沉了冷哼一声,灰溜溜的离开了酒店。满身油腻酒水的左舞,怨毒的跟在身后,对秦浩的怨毒,左舞已经超过了左魁。

    一场轰动全国的少爷聚会,居然以此耻辱的结果结束,少爷圈不知四年前内情的成员,都对少爷圈的信心大受打击。

    风之子跑车上,左舞开着车,左魁愧疚道“你配合的不错,但太委屈你了。”

    “大哥,如果不是义父的收养,左舞不知是饿死还是被人贩子卖到哪里,只要能帮到大哥,左舞心甘情愿。”左舞无所谓的笑了笑。

    左魁爱怜摸摸左舞的头,又洁癖的他,居然不顾左舞头发上的油腻。柔声道“回去后,我就向爸提出,迎娶你过门,你会介意我是个残废吗?”

    一脚急刹!左舞热泪盈眶,惊喜中有小女人的害羞,重重的点头。

    “哥,我们这出戏,能瞒过李固和冰语盛吗?”良久之后,左舞才重新启动车子,担忧的问道。

    “他们两个能瞒过,现在我担心的是陆金权,此人给我的感觉太危险,甚至不低于秦浩。”左魁皱着眉头。

    两人的对话,要是让少爷圈的那些人听到,估计得脊背发凉。这是什么人啊,如此深的心机,为了目的,不惜上演苦肉计。

    同样的,舒媚的办公室里,秦浩同样眉头皱着。他对左魁的了解,还停留在当年。事实上,秦浩从没有把李固和冰语盛放在眼里。他出现在少爷圈聚会,就是想逼李固和冰语盛动手,但左魁的出现,还是少爷圈曾经那个神秘的天哥,这让秦浩对左魁的关注,比李固和冰语盛两人更多。

    “老扁,今天的事你怎么看?”秦浩扔了根烟给扁正阳。

    扁正阳对老扁这个称呼翻了个白眼,每次的抗议秦浩都装作没有看见。扁正阳沉思了一下,淡淡道“李固和冰语盛,不过是跳梁小丑。但左魁给我的感觉,危险。”

    “呵呵,左魁能得到你这个评价,他够荣幸的了。”秦浩点点头,扁正阳和他的感觉一样,都从左魁身上嗅出危险的气息。

    世上有一种动物,叫眼镜蛇,眼镜蛇绝对是低等动物中的战略高手。眼镜蛇不轻易向敌人发动攻击。即便人踩到它,它都能隐忍不发。暗中做好袭击准备,找准时机,一击致命。

    除了人以外,凡是被眼镜蛇盯上的动物,十死无生。而往往心机深沉的人,就如眼镜蛇一样,下一秒就要置你于死地,上一秒还能和你谈笑风生,甚至讨好你。

    这样的对手,任何人都敢掉以轻心,稍微有一点失误,后果不堪设想。秦浩和扁正阳因为出身,接触过各种性格的恐怖分子、罪犯。他们的嗅觉,来源于经验。

    “不想了,今天这么一闹,想必左魁会主动靠近冰、李两家,实际上,左家这个神秘的家族,我并不想往死里得罪。”秦浩懒得再废脑经。

    舒媚三人都无语的看了秦浩一眼,你特么那样打人家的脸,还不是往死里得罪?

    “那个,你们出去逛逛,我和媚儿有话说。”秦浩无视了三人的无语,直接让两个电灯泡滚蛋,这两人,太没眼力了,这个时候,你们不应该把空间留给我们小夫妻?

    扁正阳暧昧一笑,起身离开了办公室,独狼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出门时顺手将门带上。

    秦浩起身快速将门反锁,猥琐的扑倒舒媚身上,大笑道“小媚媚,想死老公了。”

    “别,这里……嗯……”显然,拒绝是无效的,很快,舒媚就沉沦了,只能任由秦浩为所欲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