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2章 有何不可
    ,精彩无弹窗免费!

    先下车的是李固,李固一现身,惊呼声成片。最近李家与冰家的媾和,在首都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李固少爷,我的天,传闻,他与冰语盛及另外三人同列a级成员,在圈子里权势滔天。”

    “左魁、李固、冰语盛、涂海、于良,这五位大少,如此年轻就已经站在人生的顶峰。所谓的寒门出贵子这句话,被此五人击得粉碎。”

    “兄弟,寒门出贵子这句话,不过是安慰那些刻苦读书的学子而已。寒门贵子,千万无一。”

    “也是,纵观华夏五千年,这句话安慰了多少寒门之心,却被无情的事实击得粉碎。”

    寒门,能出贵子,但事实上,太难!这句话,原本是激励寒门之子,但试想,你投资三万却需要借款,而出身豪门的,三万还不够一顿饭钱,你还相信寒门出贵子?

    犹记得前几年,我国王姓首富,扔给自己大少五个亿,高调的说是让他玩玩。五亿,多少人一生梦寐以求而无法得到的财富,在人家眼里,不过是玩玩而已。再比如人家定的小目标,先赚他一个亿,这样的事实,寒门之心岂能不寒?

    李固并不急着jin ru酒店,而是等后面车队的人下车。

    后面的车队上,下来的是冰语盛。冰语盛一下车,两人默契一笑,冰语盛验证了身份后,两人并肩走进酒店。

    “传闻,李固和冰语盛臭味相投,当年的事在小圈子里流传了良久。如今,两大家族又媾和一起,看来,这二位是要接过家族大权了。”

    “呵呵,两个二世祖,虽然与另外三位并列a级成员,但显然,任何一方面,他们都比另外三位差的多。”

    “不然,我认为最差的应该是左魁。你们想想,左魁几乎很少露面,为什么?这么好的炫耀机会,他会放过?”

    “不然,左魁是出了名的低调,少爷圈的审核机制那么严格,他能成为a级成员,必然有原因。”

    “来了来了,卧槽,这是谁,怎么开这么老的车?”

    就在众人惊呼中,一辆上世纪三十年代的老爷车驶进酒店,听那马达的声音,此车明显病得很重。

    车子在红毯前停下,坑爹的驾驶员居然猛轰油门。后面的排气管里顿时黑眼滚滚。

    “卧槽,这是那个傻逼,脑袋有病吧?”

    “嘘,你不要命了,连涂海的车都不认识。这位爷,不爱美人爱古董,这家伙,家里收藏了十几辆这种老爷车,每辆的成交价都超过亿元。”

    “卧槽,一辆过亿,他是谁?”

    “呵呵,你说他是谁,华夏重工董事长的独子。”

    “卧槽,华夏重工是我国最牛逼的军工企业,虽然是国企,但董事长享受百分之二十股权的分红,怪不得如此牛逼。”

    “站在明白了吧,李固和冰语盛比起他,弱爆了。”

    涂海之后是于良,一个比一个牛逼的人物现身,让人墙之外的那些人,嘴惊呼不停。单是迎接成员,就到了中午十二点。较为了解圈子的人都发现,所有人都现身了,就差最低调的左魁了。

    左魁很少参与少爷圈的聚会,就在很多人都以为左魁估计又要缺席时,一辆风之子拉风的驶进酒店,凑巧的是,时间刚好是十二点。

    车辆停下,剪刀门打开,驾驶位上下来的是一个极美的女子,女子一身旗袍,勾勒出的曲线,那性感的翘臀,让无数狼友口水直流。

    左舞面无表情的走到副驾驶,搀扶着左魁下车。

    “是左魁少爷,他居然来了,等等,左魁少爷的手臂呢?”

    “奇怪,左魁少爷消失了近四年,居然丢了条手臂,可惜了,这样的天之骄子,居然……”

    “哼!人心不古,自作孽,不可活!”

    左舞扭动着性感的身姿,落后半步于左魁,向酒店走去。

    首都京华酒店豪华、宽敞,专为这种聚会准备的大厅里,所有成员都没有落座,以等级排序,整齐的站在大厅里,等候着创始人莅临。

    他们收到的聚会令,整个圈子只有创始人有权限发出。除了创始人,谁敢发聚集令,将面临整个少爷圈的追杀,他的家族及与他家族有利益往来的企业、家族,都将成为整个少爷圈报复的目标。可见,少爷圈表面自由,实则等级极为森严。

    听见脚步声,两百多个成员激动的看着门口。事实上,左魁从没有以创始人的身份在圈子里露过面,以往,都是由他选择一人代替他出席,而他又以a级成员的身份参与。这家伙,可见心机有多重。

    “操,居然是左魁,左魁,你消失了这么多年,这来一次,还踏着点来,是不是不给我们面子。”

    “这个家伙,居然出现了,我们还以为你又要缺席了。”

    “呵呵,快四年了,我也该出来见见老朋友不是。”左魁微微一笑,直接走到最前面,属于创始人的座位上坐下。

    李固和冰语盛一脸的果然的神色,显然,两人已经从陆金权那里得知左魁是少爷圈创始人的讯息。

    涂海和于良脸色一变,皆不动声色。显然,两人对于这个结果惊讶,但选择了静观其变。

    “左魁,你好大胆子,居然敢坐创始人的座位,你这是要犯众怒吗?”还真有傻子跳出来。

    左魁不说话,左舞转身,阴冷的目光在这个二十四五岁的青年身上一扫。

    “左魁,你这是什么意思?创始人没到,你非但坐下,还坐了创始人的座位,你这是谋夺创始人的宝座?”

    又有人跳出来,可以理解,他们这是要向神秘的创始人表达忠心,但他们不知道,自己完全搞错了对象。

    “有何不可!”左魁开口了,淡淡的四个字,不解释,霸道至极。

    “你……放肆,你平日的低调都是骗人的吧,你忘了圈里的规矩,你这是在挑战圈子的权威,你应该被驱逐出去。”

    “不错,你狼子野心,你应该被驱逐,各位,你们能都说句话,左魁是不是该驱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