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9章 瞒天过海
    ,精彩无弹窗免费!

    “二位,不反,这是秦先生的安排!”开车的是吴刚,让罗老虎的贴身保镖来送两人,可见秦浩在这事上有多谨慎。

    “秦先生的安排?秦先生安排我们去哪?”两人并没有放心。

    “市局侦查处!”吴刚阴森一笑!

    “什么,停车,快停车,否则,死!”两个保镖脸色大变。

    “二位,你们少爷是否安全,这一步很重要。秦先生的安排不会出错,到警局,自然有人会保护你们。秦先生让我告诉你们,进去想好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你的意思是……哦,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两个保镖是聪明人,立即想通了秦浩的用意。

    市局,陈梓萌站在局外,两人一到,直接带到侦查处。

    另一面,李盼和冰语文被安排在飞扬娱乐会所。如今的飞扬娱乐会所,已经不是简单的会所,这里还是飞扬安保公司的总部。如今,青龙帮已经完全洗白,主动向警方缴纳罚款,送了些人给警方拘留。以飞扬安保公司的名义生存,虽然钱赚得少,但弟兄们不用整日提心吊胆。

    会所里,秦浩微笑的看着两人,嘲讽道“你们这形象,让我想起一句话。”

    “落草的凤凰不如鸡,秦先生就不要取笑我们了。”两人苦笑一声,他们哪里是不如鸡,是比鸡还不如。

    “好吧,我需要你们配合我演场戏。”秦浩收起嘲讽,两人不接话茬,嘲讽也没有意思。

    “协议中也有说明,只要能让我们拿到家族控制权,一切听从秦先生的安排。”见到秦浩,他们放下所有戒备。

    这也是无奈为之,秦浩保他们安全,已经表示了自己的诚意,除了秦浩,他们也无任何后援。

    “来啊,带他们去化妆。”秦浩让人将两人带下去。

    一旁的罗老虎佩服的看着秦浩,以往,他对自己控制着云阳整个道上而沾沾自喜。而随着时间流逝,他才知道,与秦浩相比,他太弱了。秦浩的这些对手,随便拉出一个,都可以将青龙帮团灭。

    “老虎,派一百名精灵点的兄弟去首都,我会让人安排他们。”秦浩沉思了一下,靠扁正阳一个人,顾不了太多,必须得有人去帮忙了。至于邓如凤,秦浩不想她牵扯进来,因为,邓如凤还没有取得他的信任。

    “好的,我这就去安排。”罗老虎对秦浩已经是忠心耿耿,从投诚秦浩以来,他的财富虽然有缩水,但势力版图却已经扩充到云西一代,直到缅甸边境。

    等两人化好妆回来,正在喝水的秦浩一口喷了!李盼和冰语文一脸的生无可恋。

    这两人,要不是他们还能动,还有呼吸,绝对是个死人。那张脸,化得比死人还要真实的惨白,嘴角还化了鲜血。而身上,衣服破破烂烂,血迹斑斑。

    “咳咳……这化妆师不错,该赏。”秦浩这家伙,明明是他让这样化的,却还要嘲笑人家。

    “秦先生,这副模样有用处?”两人实在太恶心这副妆容了,生无可恋的问道。

    “卧槽,当然有用,走,我带你们去拍照去。”秦浩收起嘲笑,拎着两人来到布置好的仓库。

    在秦浩的指示下,两个没有一点演技的富家少爷,硬是有着演员的演技,嗯,演尸体!

    拍摄了照片,只要不是亲眼见到活着的两人,绝不认为这是活人装扮的。

    秦浩选了效果最好,看不出破绽的照片发给陈梓萌。陈梓萌将这些照片以特殊渠道公布,只有全国的警务系统能看到。

    当然,这是陈梓萌和专案组负责人商议好的,得到公安部派下来的专案组同意,这些照片才得以流传。

    首都,希尔顿酒店,冰语盛和李固急匆匆jin ru陆金权房间。扔了几张照片给陆金权,焦急道“陆少,出事了,那两个废物被人干掉了。”

    “嗯?怎么可能!”陆金权脸色一变,急忙拿起桌上的照片,仔细观察,想要找出破绽。但,这是秦浩指挥拍摄和挑选的照片,秦浩敢说,即便是最专业的专业人士,也看不出这是两个活人扮的。

    “操,怎么会这样,是不是你们派去的杀手一不小心把他们给做了。”陆金权愤怒的爆了粗口。

    “没有,我们已经确认过,我们派去的人就怕这两个废物出意外,袭击他们的保镖时,特意远离这两个废物。”李固和冰语盛头摇成拨浪鼓。

    “那是谁做的,难道是秦浩?不可能啊,秦浩不是这么冲动的人,眼下这关头,他不会这么白痴让自己陷进去,那会是谁?”陆金权脸色铁青,那两个废物一死,打乱了他很多部署好的步骤。

    “陆少,会不会是……”李盼和冰语盛同时惊呼!

    “这也有可能,这样,你们如此……嗯,然后在……”陆金权沉思了一会,给两人定下了新的行动方案。

    首都西华山下,这里有一片大隐隐于世的陈旧庄园。说是陈旧,是因为这庄园,是清朝时期留下的建筑物,全是石木结构。因远离都市的喧闹,显得此处清幽而避世。

    但,知道庄园主人的却对庄园的主人极为忌惮。一个比冰、李两家更鼎盛、更久远,但也低调的令人发指的家族,就坐落于此。左姓,这个姓在清朝晚期意味着什么,大家都知道。

    此时,正中阁楼中,一个只有一条手臂的青年和一个中年人下着围棋。

    两人的貌相有七分相似,独臂青年叫左魁,中年叫左宗林,二人乃父子关系。

    从棋局上看,两人的棋艺造诣极高。左宗林微笑道“魁儿,心平而心安,心静而神净,三年了,你终于走出来了,该放下的终于放下。”

    左魁微笑道“爸,我当年不懂事,铸成大错。三年的痛苦,磨炼了我的心智。从某种意义来说,我还要感谢他。如果不是他取了我这条手臂,我或许永远意识不到做人,该有底线。”

    左宗林欣慰的笑道“不错,做人都必须时刻严守底线,这就是我们左家屹立不倒的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