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3章 世家少爷的明争暗斗(二)
    ,精彩无弹窗免费!

    希尔顿酒店顶楼的宴会大厅里,可以容纳数百人的大厅,此刻也显得拥挤。

    华夏的风俗是,招待宾客,能有多浪费就一定要多浪费。看看圆桌上的菜肴,普通人连菜名都没听过,更别说见过。

    这一桌菜肴、酒水的价格,就够普通人工作一年。所有宾客都以到位,有资格jin ru顶楼的宾客,身份地位都非常的不一般。

    李成功和冰智权两个老脸上笑成了菊花,他们是真的高兴。儿子康复,还有什么比这更值得高兴的。

    他们是高兴了,但与他们同桌的某些人,却脸色不那么好看,甚至还有些阴沉。

    古代时期,为了帝位,兄弟骨肉相残,这样的悲剧,其实一直在延续,只不过今天由争帝位变成争夺大家族的掌舵权。

    这样的宴会,自然要有人上去发言,人,就是这么虚伪,说着连自己都不信的话,过着明知道是错误的生活。

    冰智权和李成功一起走上主席台,他们似乎迫不及待的让外界知道,他们是好朋友,他们是合作伙伴。

    两大家族突然合作,对其他有竞争的家族来说,可不是好消息。别看这么多宾客面露笑容,都献上重礼,其实,这些人心中,巴不得李固两人永远不要康复。

    主席台上,冰智权和李成功宣布两大家族从此携手合作,更是当场签订了若干合作协议。

    两人突然签订协议,事先跟家族居然没有任何商量,这让到会的两大家族其他人脸色铁青。

    两人吐沫狂喷了一个小时才结束让人想要睡觉的发言,宴会正式开始。

    冰智权带着冰语盛,李成功带着李固,向来宾们敬酒,每一桌都敬一次。

    两大家族以为的宾客到没什么,宾主尽欢,但敬到本族人时,却明显有着火药味。

    冰智勇,冰智权的亲弟弟,表面上兄弟二人和和睦睦,但心里是否如此,就不知道了。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自从冰语盛变成植物人后,冰智勇的野心,得到了神速的膨胀,已经分瓜了不少属于冰智权的权利。

    “二弟,感谢这几年的支持,语盛昏迷不醒,让大哥心里憔悴,要不是有二弟鼎力协助,大哥不可能把稳住家族。”

    冰智权一语双关,以家主身份警告冰智勇自己才是家主外,又示意,冰语盛已经康复,这些年你抓过去的权利该放手了。

    冰智勇眼里闪过一道阴沉,压制着怒火,微笑道“大哥说的这是哪里话,你我是一母同胞的兄弟,本就该兄弟齐心。如今语盛侄儿康复,可喜可贺。”

    冰智勇同样一语双关,我们是兄弟,我拿走你一点权利,是理所应当。语盛是康复了,但别忘了,他是怎么受的伤。

    大家族之人,就连说话都藏着机锋,累!长辈二兄弟火药味极浓,小一辈更浓。

    另一边,冰语盛去向弟弟们敬酒,冰语贤和冰语文坐一桌,冰语贤高高兴兴的恭喜哥哥,其余的人态度也都不错,除了冰语文。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在家族里能与冰语盛抗衡的,也就是冰语文。

    “弟弟,这几年麻烦你了。我醒来就听父亲说,我昏迷的这些年,我曾经打理的那些产业,是弟弟在代劳,这让哥哥好生愧疚。不过,弟弟辛苦了这么多年,哥哥怎能忍心,所以,我准备坐回本职工作,请弟弟配合我,怎么样?”

    冰语盛可就没有冰智权那么隐晦了,他就差没直说,我回来了,你也可以滚了。

    冰语文眼里闪过一道阴沉,轻笑道“大哥这说的什么话,你我虽然是堂兄弟,但比亲兄弟还亲,来,弟弟先敬大哥,恭喜大哥身体康复。”

    冰语文端起酒杯,冷嘲热讽冰语盛不顾兄弟之情。兄弟俩的目光如敌人一样瞪着对方,火药炉极浓。

    冰语盛毫不掩饰眼里的杀机,冷笑道“堂弟,亲兄弟明算账,有些事既然做了,总有一天要还的,你说对吗。”

    冰语文脸色一变,轻笑道“大哥说的正是,欠下的债终归要还的,听说秦浩现在事业不错,弟弟可等着哥哥大展手脚。”

    一提秦浩,冰语盛脸色瞬间铁青,他何尝不知道冰语文的显恶用心。冰语文无非是在警告他,等你收拾了秦浩,再来和我谈。

    这两兄弟,谁不知不是好惹的主,兄弟二人争锋相对,让一旁的冰语贤叹息一声。自从知道冰语盛的伤来源于秦浩,这个单纯的少女,快速成熟,学会了去揣摩别人的心。

    冰语贤之前能保持一颗单纯的心,是因为她对争权夺利不感兴趣,但随着冰语盛康复,家族里内斗不休,她注定要卷进来,她除了站在哥哥一方,别无选择。

    是以,堂哥和亲哥争锋相对,冰语贤暴怒。站起身来嘲讽道“堂哥,有些时候该放手就放手,因为一时的贪恋而做出错误的选择,承受的代价,是非常痛苦的。”

    一语惊呆众人,之前,包括冰语盛,对妹妹的印象,还停留在那个天真烂漫,整天围着他身边转的样子,可现在,他才发现,自己的妹妹长大了。那个曾经自己保护的小丫头,会保护自己了。

    冰语文脸色难看,和冰语盛之间,双方在怎么恶劣,他都能够坦然接受,毕竟这是未来家族掌舵权的争夺,无关乎脸面。可冰语贤一个女人居然呵斥他,这让他的脸往何处放?

    冰语文冷笑一声道“呵呵,堂妹说的有理,错误的判断往往要承担承重的代价,堂哥,妹妹这话,可是警示良言啊。”

    冰语盛得意的大笑“哈哈,不错,我的妹妹终于长大了。妹妹,哥哥再加一句怎么样?”

    冰语贤天真无邪的笑道“哥哥请说。”

    冰语盛目光突然变得极为阴冷,阴森的说道“敢问苍天饶过谁!”

    冰语文脸色一变,冰语盛这句话意有所指,明显是冲着他来。从此刻起,两人之间那点淡薄的兄弟亲情,已一去不返。这次宴会,就是冰语盛向他宣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