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2章 世家少爷的明争暗斗(一)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李固、冰语盛,少爷圈的顶尖人物。清上云君在少爷圈里也算地位颇高,但与这二位可不能比。

    从表面背景来看,清上家族势力比冰、李两家更盛,但真正圈子里的人才知道,清上家族就靠清上良一人撑着,独木撑起一个大家族,显然独木难支,什么时候说倒就倒了。

    但冰、李家不同,表面上,两大家族都是商业家族,但其实不然。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商政之间,都存在着“亲”与“近”,一个庞大的商业家族,能量是相当恐怖的。

    在国家伟大战略军民融合的大策下,冰、李这两个大家族的军工企业,迎来了爆发期。而且,有权者,必然想满足商的**,而商者,必然也想满足权的**。

    所以,冰、李两家近年来培养了不少人jin ru政府部门。但可惜的是,似乎两家都同病相怜,家主的直系后人,都烂泥扶不上墙。

    可以这样说,秦浩当初只被判了三年,不乏这些家族内部争斗的原因存在。当然,更多的原因是老首长发力。

    李固和冰语盛下车,两人看着三年前经常造访的希尔顿酒店,眼里同时闪过怨毒之色。他们致死都忘不了,那个男人让他们承受了何等的痛苦。

    “李兄,好熟悉的地方,建筑没变,热闹没变,但时光变了。”冰语盛冷笑一声,曾经和李固暗中争斗的他,如今有了共同的敌人,两人默契的合作。

    “是的,但我们也变了,你说呢。”李固回以冷笑,这一刻,两人眼中,皆闪过血雨腥风的画面。

    “哈哈,走,我们进去,有些事,该是清算的时候了。”冰语盛大笑一声,和李固肩并肩走进酒店。

    后面,冰语贤跟着,哥哥能康复,最高兴的绝对是她。她做梦都想着哥哥康复,想不到梦想真的成真了。

    可是,冰语贤心里更不复杂了。哥哥没康复,她能找到理由报复秦浩。如今,哥哥康复了,势必要报复秦浩。她怎么办,她已经在报复秦浩了,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冰语贤陷入茫然。

    被邀请的宾客多到令人发指,留在冰语盛和李固走进酒店后,两队清一色的奔驰s600车队驶进酒店。

    车队里下来两个年轻人,年龄皆在二十五六。两人看着旁边李固、冰语盛的劳斯莱斯车队,眼里闪过阴沉。

    “李盼兄,李少恢复了身体,李家未来的继承人,李盼兄恐无望啊。”

    冰语文,冰语盛的堂弟。他的父亲,与冰智权是一奶同胞的亲兄弟。原本,冰语盛成了植物人,谁都想,下一代冰家掌舵人,必是冰语文,可如今,悬了。

    李盼眼里闪过一道杀机,冷哼道“语文兄,你我都是相同境遇,又何必在此冷嘲热讽。”

    冰语文苦笑道“李盼兄误会我了,你我当年合作,兄弟情义早也建立,同病相怜之下,我何必要嘲讽?”

    李盼脸色稍微好了些,淡淡道“语文兄,看来,我们又得合作了。”

    “哈哈,我等的就是李盼兄这句话,请!”冰语文大笑一声,两人并肩向酒店走去。

    酒店大楼的阳台上,李固和冰语盛看着走进酒店的李盼和冰语文,李固淡淡道“冰兄,这些年你昏迷不醒,但我可没有闲着,有些人见不得我们好。”

    “哦,愿闻其详。”冰语盛眉头一皱,当年被秦浩废掉前,他就有所猜测,今天李固的话,应该不是空穴来风。

    “你我、还有他,我们三兄弟当年是面不和而心和,我们的秘密聚集地,秦浩是怎么知道的?还有,孟云的事,又是怎么会流传出去的?”李固眼里闪过一道杀机。

    “你的意思是?”冰语盛脸色一变,果然与猜测一样。

    “呵呵,我们这两个堂弟可不简单。就我那堂弟吧,自从我做轮椅以来,他处处以家族继承人自居,我原先管理的那些产业,已经被他接手,生意蒸蒸日上。”

    “哦,我听说了一些,我那堂弟也不甘平庸,听说这几年,干的是有声有色,家族里的长辈,对他可不错。”

    两人都面露阴沉,两人都面临相同的境地,继承人的地位,朝不保夕。

    虽然,大家族不会饿死一个族人,但,比如冰智权与他弟弟,冰智权一年的收入是他弟弟的十倍,而且,任何家族大事,没有他的拍板,就无法执行。而他要做的事,他的弟弟只有建议权,却没有反对权,因为,家族产业的股权,大部分是在家主手里。

    “李兄,以后我们多走动走动,家族之间需要合作多于竞争,不是么?”冰语盛开门见山。

    “当然,你我兄弟本来就多走动走动。”这两个曾经臭名昭著的富家大少,达成了合作协议。

    曾经,虽然他们臭味相投,但鉴于两大家族的不合,也就私下来往,可如今不同了。别说他们同病相怜,又有共同的敌人,就两大家族已经和睦,他们必然合作多于竞争。

    就在他们楼上,豪华的套房中,陆金权喝着昂贵的红酒,看着酒店外络绎不绝,往酒店里赶的宾客,陆金权的眼里,闪过野心勃勃的光芒。

    我们不得不承认,今天的陆金权是秦浩一手成全了他。如果当初他不把陆金权送进监狱,而是做掉他,今天或许不会有两大家族如此融洽。

    陆金权身后,站着一个中年男人,对陆金权突然压在头上,中年十分不愤,但这是组织的安排,他不愤也只能忍着。

    红桃k,一个同样野心勃勃的家伙,但他的野心,随着陆金权的任命让他失望至极。

    黑桃k,神秘组织驻亚洲次一级指挥者,黑桃k就是如今陆金权的代号。当然,陆金权表面上黑桃k,有权调动神秘组织驻亚洲除四个a以下的力量,但组织把红桃k派在他身边,显然是在监视他及限制他的权利。

    陆金权也知道,但他不在乎,他在乎的是,今天他重拳在握,坐牢前追求的那种生活对他来说,已经失去了诱惑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