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0章 精彩对决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从众人的惊讶来看,便知第一个回和谁胜谁负。大岛正雄脸色铁青,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他此次来澳港的目标,就是全方位碾压华夏赌界,向世界宣告,大和民族才是最伟大的民族。

    但,此刻,他非常愤怒。接连的不顺,让他迫不及待想要压制秦浩一场,赢回主动。

    第三副扑克,两人的手都够不到,两人前都有一张切牌的空牌。两人视线一接触,大岛正雄目光阴冷,秦浩淡定如常。

    大岛正雄冷哼一声,手掌一扫,颇有点电视剧中拈花指的姿态,两指夹住空牌,手指一弹,空牌向牌堆快速飞去。

    秦浩淡淡一笑,手指在空牌上一弹,薄薄的空牌如飞行器一样,后发先至。两张扑克快速接近牌堆,就在这时,两张扑克同时jin ru牌堆。

    两张空牌各剩一半在牌堆外,就在众人以为势均力敌之时,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大岛正雄的空牌,仿佛受到巨大**力一样,居然反向飞行。

    刷的一声!

    噗嗤!

    “啊……”

    大岛正雄惨叫一声,他控制的空牌居然如暗器一样,在他的手背上带走一朵鲜红的血花。

    “抱歉,力道大了一点,你手没事吧?”始作俑者的秦浩,一脸歉疚,比大岛正雄还要委屈。

    “你……”

    大岛正雄愤怒的站起身来,可秦浩又是微笑又是道歉,让他有火无处发,只能暗恨的看着秦浩手掌在赌桌上用力一拍,空牌切的上半堆扑克牌飞舞而起,形成一条长龙在赌桌上绕了一圈后,直冲剩余的半堆扑克。

    什么是不可能,什么是震人心魄,接下来,连赌王都惊讶了。他们总算见识到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

    半副扑克形成的长龙,居然在剩余的牌堆四周,以三百六十度分散,同时飞向牌堆。

    这如果还不够惊人,那么飞舞的扑克进角就足够让人惊掉下巴。因为,每一张飞入的扑克,与牌堆中的刚好是1加1的交叉式jin ru。插牌,还有比这更惊艳的。

    就在众人惊掉眼球,寻找那张空牌时,秦浩手掌一身,两指一夹,牌堆中的空牌,如被细线牵引着飞向秦浩的两指中。

    啪啪啪!

    整整安静了五秒,整个包房里响起了掌声。优秀的技术、神乎其神的技艺,任何时候,都值得赞赏。大岛正雄一样情不自禁的鼓掌,这样的掌声,反而体现了他不是个心胸狭窄之人。他之前表现出的那些,只能说明他是被倭国文化毒害太深。

    “阁下,您的赌术,大岛正雄佩服,请原谅我之前的无礼。为了表示对阁下的尊敬,我会拿出最精湛的赌术,和阁下一较高下。”大岛正雄深深的鞠躬,对秦浩,不在是轻视、鄙夷,而是尊敬。对对手的尊敬,是一种品德。

    可是,没人知道,秦浩是非常郁闷的。验牌在精妙,对赌局的胜负,并没有太大关系。他在验牌阶段碾压大岛正雄,目的是打压大岛正雄的士气,让他忙中出错。

    可如今,大岛正雄居然如此冷静,且对他这个未了解过的对手示以最严肃的准备,从此可以看出,大岛正雄横扫拉斯维加斯并不是运气使然,而是有着超强的赌术。

    “大岛先生客气了,能有大岛先生这样的对手,鄙人也实感荣幸,请选牌吧。”秦浩自然不会在自己的主场而失去风度。

    出奇的,大岛正雄选择第三副,秦浩渐渐露出欣赏的目光。一个心胸开阔的人,才能成大事。大岛的选择,说明他认定秦浩不会在扑克上做手脚,这一点,值得尊敬。

    秦浩当然不屑于在扑克上做手脚,虽然他有着连监控器都抓拍不到的方法做无数次手脚。

    “尊敬的阁下,我知道你们华夏不喜欢扬名,否则像您这样的高手,国际上不可能默默无闻。但我希望,赌局之后,无论结果如何,我能知道你的名字,让我铭记,此生遇到过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大岛正雄诚意十足。

    “好,我答应你。大岛先生,如果我侥幸赢了,我可以给你一个提高赌术的机会,条件是你失去三年的自由。”大岛正雄的心胸开阔,让秦浩改变了之前的决定。

    强劲的对手,收服他的回报远远高于干掉他。各行各业,顶尖的人才难得。秦浩此次欠了赌王一个人情,而他,最不喜欢的就是欠人情。

    赌王笑了,从和秦浩相识以来,他的每一次诚意,都得到了巨大的回报。秦浩这样的朋友,值得任何人深交与珍惜。

    大岛正雄脸色变了变,慎重的说道“澳港一行,让我对华夏人的印象大大改观,如果我不幸败在阁下手中,我会慎重考虑阁下的建议,请。”

    按照协议约定,第一局比大小。由荷官洗好牌,五十二张扑克铺开,各抽取一张牌。黑桃a最大,方块2最小。

    荷官洗好牌后,五十二张扑克铺开,这考验的是荷官洗牌时,赌客对洗牌声的分辨和记忆。从五十二张盖着的扑克里抽一张最大的,难度系数有多难,大家可以亲手试试就知道。

    扑克铺开,两人脑海中都浮现着荷官洗牌的声音。不同的点数、不同的花色,都有不同的声音。但,这声音微乎其微。能听到、记住这声音的,一百个专业赌客里,或许不超过三人。

    突然,两人的目光同时锁定第三十一张扑克。两人目光一凝,同时拿起桌上的空牌,双指一弹,空牌向第三十一张飞去。

    整个包房里鸦雀无声,都死死的盯着两张飞舞的空牌,生怕错过这精彩的一幕。

    两人都选同一张,都对彼此产生了佩服。这看似比的是大小,其实比的是对点数、花色的洗牌声分辨及排序的记忆。

    毫无疑问,赌博,或许人人都会,当这样极具考验性的操作,不是人人都会,或者精通。

    有了验牌时的教训,这次大岛正雄谨慎了太多。就在秦浩想要撞开他的空牌时,他的空牌居然在不可思议的改变飞行轨迹。(文中所涉及的赌术都是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