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7章 两个绝望的女人
    就剩夫妻二人,冰智权再无隐瞒,冷哼道“此次我稍微试探,可以确定,李家不愿意放下当年的事。”

    “谁放得下?你能放得下?我们的儿子现在还是个植物人躺在医院里,这笔帐,迟早要算,只是你这次太冲动了,今天的秦浩,比三年前更要理智。”冰母怨毒的神色,说明她对秦浩的恨意极高。

    “什么,哥哥的伤与秦大哥有关?不,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卧室里,偷听到的冰语贤脸色惨白,双眼的泪珠,向雨滴样不断滑落,紧咬的嘴唇,渗出鲜红的血丝。

    “哼,鹤蚌相争,渔翁得利。李成功来找我,我答应出面试,果不其然,秦浩的雷霆手段,让他损失惨重。”

    “此仇非报不可,现在他不过是个无权无势的普通人,我就不相信,某些人这次还会出来保他。”

    “当然,他断我冰家香火,我要断他秦家传承。”

    等晚上吃饭时,佣人才发现冰语贤没在家。不过,二老也没有太在意,冰语贤经常独自跑出去,玩够了她就会回来。

    首都大街上,冰语贤满脸泪痕,没有目的的奔跑着。她想起,从她记事那天,最疼她的不是爸妈,而是哥哥。

    在小区里、在学校里、在亲戚家……每当她受委屈时,保护她、替她出头的都是哥哥。哥哥就像避风港样,她需要时,哥哥总能出现在她身后,时时保护着她。

    可切,从三年前就变了。那个疼她、宠她的哥哥,躺在病床上成了活死人,他不能说,他不能吃,什么都要靠医疗设备。

    冰语贤憎恨自己,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要爱上伤害哥哥的仇人。为什么自己要把女人最重要的东西交给不共戴天的仇人。

    冰语贤路跑到医院,扑到哥哥的病床上,抱着连呼吸都要靠呼吸机的哥哥,抽泣道“哥哥,妹妹对不起你,妹妹是个坏女人,哥哥……”

    “哥哥,你知道吗,我直在找,是什么人伤害了哥哥。妹妹直有个誓言,此生就是拼了所有,也要替哥哥报仇。可是……可是妹妹爱上了仇人,他,他好恶毒。他知道我是你的妹妹,他还……他还……哥哥……”

    冰语贤的泪水,打湿了他哥哥胸膛的病服。抽泣了良久,冰语贤哭累了,颗汇聚了亲情、爱情的芳心,碎了。

    冰语贤擦干眼泪,坐在病床前,拉着哥哥没有温度的手掌,面无表情的说道“哥哥,妹妹没事了。妹妹答应过你,定替你报仇,请哥哥好生修养,妹妹定要杀了他。不,我要让他绝望,我要他的父母,尝尝亲生儿子成植物人的痛苦。”

    那个单纯的冰语贤,从这刻起,彻底消失了。善良,被仇恨掩盖。爱情,被无情的事实吞没。从这刻起,那个单纯、天真、善良的冰语贤,极有可能去不回,走上条被仇恨、怨毒、憎恨而控制的错误之路。

    杨家,杨若兰家三口坐在客厅里,张金霜无奈道“清上良今天是给我们个警告,如果若兰在不嫁过去,我估计他对我们杨家,还会有更激烈的打压。”

    说到让自己嫁过去,杨若兰就不高兴,不解道“妈,我们杨家有今天,是你和爸爸手打拼来的,他清上良凭什么打压我们,我们又为什么要看他的脸色行事,没有清上家族。难道我们就不能活了?”

    “孩子啊,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华夏,就是个人情、关系的国度。在华夏,你不懂人情世故,不结交关系,你寸步难行。你可以问问你爸爸,如果清上良真要证垮我们杨家,需要多少时间。”

    清上良出手警告,张金霜也十分恼怒。但正如她所说的,在华夏,个没有关系背景的人,想jin ru上流社会,比登天还难。

    可以去查查华夏近年来产生的富豪,多少都能查到他们背景多少有点来历。寒门出贵子,这句话只是理想化而已。寒门,永远出不了贵子。你比别人低,别人吃顿饭的时间所创造的人脉、财富、地位,或许你需要努力辈子方能得到。

    女人想嫁高富帅,男人想娶白富美。我们与其说现在的人现实,不如说是这个社会太现实。

    试想,你是甘愿陪个无所有的草根,还是愿意进门就可以给你梦寐以求的财富和地位的白富美?

    鹤草根结婚,注定了你们以后的孩子,只能上公立学校,上不起培训班,上不起高等学府。好不容易大学毕业后,因为没有关系,不但要从最基层做起,还要忍受别人的白眼。

    为了加薪、升职,自己拼了命的工,却发现,屁事不干的同班同学豪车豪房,人生的价值观,怎能不扭曲。

    张金霜是过来人,又是女人,她清楚的知道,女人需要什么。没有物质保障的爱情和婚姻,最终只能是悲剧。女人,如果在爱情和面包之间做选择,百分之九十的会选择面包。

    杨若兰期寄的看着父亲,她需要的答案是杨家不需要清上家族来指手画脚。

    “女儿,如果清上良铁了心要搞垮我们杨家,我们最多能坚持三个月。”杨天明不得不说出事实。如果清上良只是华夏国际贸易银行的总行长,他还不是那么忌惮。要命的是,清上良是银监会的常务委员。银监会有多大权利,众人皆知。

    “什么,三个月。”杨若兰脸色变了,他知道父母在这个时候不会骗自己。

    “女儿知道了。”杨若兰无力的站起身来,失魂落魄的回到卧室,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张惨白,无助的脸,两行清泪,瞬间滑落。

    “待我长发及腰,你会脚踏七彩祥云来娶我,可……”杨若兰面如死灰的拿起剪刀,剪刀,将自己扎着的头发剪断。

    只剩下原本三分之的秀发,瞬间披头散发,那剪断的秀发,就像她的过去,去而不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