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7章 股权大战 十四
    另面,郑先生拿到周总手里的股权后,并没有停止脚步。

    当天晚上,郑先生回到投资公司,从包里拿出三份转让协议,拨通了冰智权的电话。

    “冰董,任务已经完成,我现在共持有成风集团百分二十五的股权,以股权比重计算的话,是第三大股东。”

    “好,你完成的很好,明天你去成风集团,改组董事会,无论如何,定要拿到成风集团的实控权。”

    “好的。”

    投资公司外,两辆面包车脚急刹停下,车上的人戴上头套,提着钢管冲进投资公司。

    前后不到两分钟,冲进去的数人就出来,跳上车逃之夭夭。公司里,郑先生满口鲜血倒在血泊中,桌上的三份转让协议已然不见。

    “喂……喂……老郑,老郑,你在听吗?”电话里,冰智权大吼着。

    “冰……冰董,转让协议……转让协议被抢……”郑先生话还没说完,就下嗝屁了……

    “老郑……老郑……喂……”冰智权这次没有再唤醒老郑。

    医院里,秦浩拿着三份转让协议,微笑着将转让协议放进包里,以林傲雪的名义,解除了并没有辞职的两个董事职位。

    “你这是要弄什么大举动,怎么接连解除高管的职位。”林傲雪微笑的靠在秦浩肩上。

    “因为,我舍不得我老婆辛苦。”秦浩记马屁,让林傲雪嘴角勾,女神范表露无疑。

    半夜,秦浩刚要关了台灯,抬头看了眼门口,眉头皱,将台灯关了,抱起还没有睡着的林傲雪就走。

    “怎么了?”迷迷糊糊的林傲雪下意识的抱着秦浩的脖子。

    “嘘,别说话,你先躲卫生间里,千万别出声。”秦浩悄悄句,手扯起被子,包着林傲雪jin ru卫生间。将林傲雪放在椅子上,用被子包好,轻声道“乖乖等我。”

    走出卫生间,秦浩将门拉上。关门声响,病房中正摸到病床旁的两个黑影急忙转身。

    “呵!”

    两人眼疾手快,刚转身就向秦浩冲来。虽然没有开灯,但两人手中军刺的刀锋,却散发着冷冽的寒芒。

    秦浩冷哼声,双拳握,个反冲锋,弹跳之中,右腿扫向右面的黑影,而拳头,却砸向左边之人。

    砰砰两声!

    两个黑影闷哼声,被击退几步,身体撞在病床上。病床咯吱响,卫生间里的林傲雪脸色惊变,轻步来到门后,从花纹玻璃中,勉强能看到三个黑影你来我往,伴随着拳拳到肉和闷哼声。

    林傲雪又是焦急又是担忧,想要报警,可电话没有带进来,紧要着嘴唇,眼睛眨不眨的盯着闪动的黑影。

    病房里,秦浩脸色凝重,虽然两人不是他对手,但两人的实力,已经超过了般保镖的范畴。秦浩第个就想到神秘组织,可两人闷哼的声音,分明有首都的地方腔调。

    “不管你们是谁派来的,先拿下你们再说。”秦浩冷哼声,个扫盘腿,两道黑影默契的同时后退。

    秦浩要的就是这个机会,下蹲的腿猛然用力,半蹲的身体如猛虎样扑出。两人被逼到墙角,退无可退之下,被秦浩抓住小腿,猛力扯,两人瞬间拉了个字。

    拉字,对训练有素的人来说是小二科,但这样来,他们就陷入了更大的被动。

    秦浩冷笑声,趴着的身体不可思议的立起,手个,抓住两人的头发快速后退。

    “啊……”

    两人惨叫不约而同的响起,差点吓坏了卫生间里的林傲雪。握着粉拳的林傲雪,听出不是秦浩的惨叫声,松了口气时才发现,自己已经出了声冷汗。

    外面,可以试想下,拉着字,被踹着头发向前,那会是何等的痛苦。两人的惨叫,非但没有引发秦浩的怜悯,反而释放了他的凶性。

    猛拽之中,两人惨叫无法化解,手中的军刺,成了他们的救命稻草。不约而同的将军刺向秦浩的手臂刺去。

    两人虽然抗拒及时,但都在秦浩的掌握之中。军刺出,秦浩眼疾手快,抓住两人刺来的手腕,左右交错。

    噗嗤!

    “啊……”

    又是两声痛苦的惨叫,两人的军刺,都刺进对方的肩膀中,鲜血淋淋。秦浩冷笑声,右手夺过军刺,眼花缭乱中,刀子进肉的声音快速响起。

    “啊……啊……”

    两人杀猪般的惨叫声中,秦浩退回到开关前打开灯。这才看清,来人是两个中年,不过此刻,两人趴在地上除了哀嚎,已无法动弹。看他们的四肢,秦浩居然断了他们四肢筋脉,他们已经彻底变成了废人。

    “啊……秦浩,你敢断我们的手脚筋,你好狠毒。”左边的中年怨毒的咒骂,脸上的汗珠如雨下样。

    卫生间里的林傲雪吓得差点惊呼出声,虽不懂医学,但不代表她没有常识,对秦浩的狠辣,她非常焦心。她不是当心秦浩对她狠辣,是担心秦浩被关进监狱。

    正在她心急如焚时,秦浩说道“狠辣,不不不,如果你们不听话,我保证这只是小儿科。说吧,谁派你们来的。”

    “哈哈,秦浩,你把我们当什么,想要我们背叛雇主,你是在做梦。”

    “秦浩,我们已经是废人了,还会怕你玩阴暗的手段,你休想从我们这里得到言半语。”

    两人怨毒无比,如果还能动弹,他们恨不得将秦浩大卸八块,但,这注定是他们的幻想而已。

    “够硬气,我喜欢。”秦浩笑了,越是硬气的人他越喜欢,因为只有硬气的人,逼到他招供,他说的才会是真话。

    秦浩拨通罗老虎的电话,让他让人过来带人。地上的两个中年脸色大变,怒吼道“秦浩,你要干什么,你不得好死。”

    “我是不是好死不知道,但可以确定的是,你们是别想好死了,我很好奇,你们能坚持多久,可别太短,否则就没有意思了。”秦浩邪恶笑,让两个中年剧烈的**,心里阵恐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