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8章 股权大战 五
    首都京华酒店,并没有因为吴启胜的失踪而产生营业方面的压力。反正从开业那天,他每次来也是为了应酬,或者带帮狐朋狗友过来玩。

    出租车停在酒店外,汪天宝三人步行进酒店,冰智权已经在酒店门口等候。

    三人到来,冰智权急忙迎上去,热情得与身份不符。冰智权大笑着说道“汪总今天打乱了吴兄的步骤,让老哥我大开眼界,等会老弟了不许藏私,多多让老哥我学习。”

    “老哥太谦虚了,只有老弟我学习的份,那能在老哥面前班门弄斧。”汪天宝对冰智权的目的,越加的感兴趣了。

    “哈哈,老弟才是谦虚,请。”冰智权亲自在前引路,这可让出进的名媛们震惊了,这人是什么身份,居然能得到冰智权的亲自迎接。

    “老弟,你知道这酒店是谁的产业吗?”冰智权神秘笑。

    汪天宝将进出名媛的表情收在眼里,微笑道“老哥如此轻车熟路,不会是老哥的产业吧。”

    “老弟太看得起老哥了,实不相瞒,这是吴启胜的产业,这小子,挺有手腕的,普通人眼里这是家酒店,实际上,这里是个情报点,想要知道首都发生什么事,来这就对了。”

    “原来如此,吴公子还有突出的面?”汪天宝的惊讶是真实的。

    “可不是么,你看那人,首都xx集团董事长的二奶,她来此,表面上是钓凯子,实际上是卖情报。她在床上套来的情报,转身就在这里出售,每年的收入,不下六位数。”

    “在看那位,少爷圈里的人,名媛圈里的龟公,这小子,别的本事没有,就哄女人厉害。而从他口中翘出来的情报,价值都很大。”

    “那位,是首都xx官员的小情人,呵呵,这女人可胆大了,利用自己情人的身份,大肆敛财,很多寻求关系的商人被她坑了却敢怒不敢言。”

    随着吴政和的介绍,汪天宝惊讶,而从没有来过来过首都的李莹莹完全是震惊。真是不入社会不知人心的复杂。这些名媛贵妇,居然在做这么肮脏的交易。

    后面的扁正阳手伸进裤兜,盲操手机,将京华酒店的情况向秦浩汇报。

    医院里,秦浩打开手机,看了短信内容后,脸色铁青,拨通吴刚的电话,冷哼道“吴刚,吴启胜还不老实,给我去好好照顾他,告诉他,明天天亮之前,我要首都京华酒店的所有股权。”

    吴启胜居然敢隐瞒他名下的产业,秦浩很生气。咳咳,生气是回事,股权又是另回事,能不废分钱就得到家拥有情报能力的四星级酒店,这个诱惑可不小。

    “就喜欢你本正经生气的样子。”林傲雪勾着小嘴,冰山女神居然也会说甜言蜜语了……

    “嘿嘿,我更生气的还在后面呢,等你出院后,我让你试试。”秦浩意有所指笑,林傲雪嘟着小嘴,脸色却在发烫。

    精神病院里,吴刚jin ru病房,嘴里叼着香烟,看着病床上的吴启胜阴森道“吴大少,你很不老实啊,你这样让我很难做啊。”

    “你要干嘛……不,不……咔嚓……啊……”

    吴启胜的惊恐尖叫变成了杀猪般的惨叫,吴刚突然从身后抡起手臂粗的钢管就砸在吴启胜小腿上。

    随着骨骼断裂的声音,吴启胜惨叫不已,但四肢被固定着,任凭他如何挣扎,除了青筋暴起外,他只能痛苦的惨叫。

    “我的腿断了,医生,快叫医生,求求你快帮我叫医生。”堂堂富家大少,受到这样的折磨,完全是咎由自取。

    秦浩和他吴家,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清上云君忽悠下,他就来做马前卒,死不足惜。

    “吴大少,听说你名下还有家酒店,叫什么首都京华酒店,我说的对吧?”吴刚钢管拍打着掌心,完全是对吴启胜的威胁。

    吴启胜脸色变,痛呼道“我已经把京华基金给你们了,你们还要怎样?”

    咳咳!吴启胜这声痛呼,巧妙的在告诉我们个事实,那就是他名下的京华基金易主了。

    吴启胜收购清水集团和成风集团股权,都是经过京华基金,也就是说,吴启胜忙了场,花了几十亿,最后还赔了夫人又折兵。

    “哦,看来吴大少的四肢还没有区区家酒店有价值。”吴刚恶魔般的冷笑声,钢管扬。

    “不……我和,我给你们,你们这群恶魔,我给你们。”吴启胜精神已经快要崩溃了,立即妥协。

    “这就对了嘛,股权登记证书、各种相关文件放在哪了?”吴刚笑了,事实证明,人的四肢还是比钱更有价值。

    “就在首都京华酒店我办公室的保险柜里,全套的手续都在。”

    “那好,麻烦吴大少打个电话,将密码告知酒店负责人,会自有人去取。请吴大少接受我们兄弟的感激,谢谢你的慷慨。”吴刚讥笑着拿出电话。

    吴启胜将酒店负责人的电话告诉吴刚,吴刚拨号后,把手机放在吴启胜耳边,威胁道“如果吴大少说错了什么话,这间病房就要没人住了。”

    吴启胜咽了咽口水,吴刚的威胁让他冷汗直冒,彻底放弃在电话里让酒店负责人报警的想法。

    打完电话,吴启胜沮丧到了极点,他所有的拼搏,多年的努力,全部做了嫁衣。

    “秦浩,你好狠毒啊。你拿了我的存款,拿了我的公司,连最后我维护圈子关系的酒店也要拿走,你这个恶魔,我怎么就得罪你了,我好后悔啊。”

    吴启胜的呐喊,注定是没人听得到了,后悔有个毛用,如果做错事只需要后悔就可以当做没发生过,那还要法律干什么。

    从吴启胜的遭遇,我们也可以看出,秦浩对个人报复,已经不像蹲监狱之前那样直接,但却比那时候更加让人绝望。

    吴启胜的绝望,已经给某些潜在的敌人敲响了丧钟。

    首都京华酒店,正和冰智权吃饭的汪天宝收到秦浩的短信,短信内容让他脸色大变,刚喝到嘴里的酒,直接喷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