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5章 李莹莹的举动
    林傲雪虽然住院,但却心里却非常甜蜜。秦浩平日就够贴心的了,这住院中,秦浩就像个乖宝宝样,对她那是无微不至。

    此时,秦浩正端着瘦肉粥,细心的喂她。秦浩吹凉后,温柔的说道“老婆,张嘴。”

    林傲雪张来小嘴,秦浩将汤钥放进她小嘴,小心立起,让她吃得舒服。

    四老在旁看得微笑满面,对他们来说,还有什么比儿女的健康和幸福重要。

    “亲家,我们找个日子,让他们把婚定了吧。”林震南满意的说到。

    “亲家,这也真是我想我说的。”秦天惊喜的点头。

    “咳咳……”

    声亲家,林傲雪直接喷了秦浩脸,别说林傲雪了,就是秦浩都呆了。

    林傲雪被呛到,四老大急,急忙过来,忙着忙那的照顾林傲雪,生怕呛出事来。

    “爸,你们刚才说什么?”林傲雪和秦浩,都没有想过这么快就让婚姻把自己绑架了。

    “傲雪啊,我们都老了,你和小浩的事早日定下来,趁我们还有点精神,你们赶快生个孩子,我们帮你带,你们该忙事业的忙事业。”林母过天少天,没人比她更迫切的需要个外孙。

    林傲雪还有脸苍白的脸色,瞬间多了些可爱的红晕,羞涩的轻嗯道“妈。”而眼睛,却偷偷的瞄着秦浩。

    秦浩也被弄得没主意了,他非常愿意和林傲雪结婚,可陈梓萌、杨若兰、冰语贤……怎么办?要是不经过她们的同意,就和林傲雪订婚,那还不翻了天。

    但此刻,如果他不答应,会伤了林傲雪的心,会伤了四个老人的心。

    秦浩想通后嘿嘿笑,回答道“傲雪,我也想做父亲了。”

    “你……”林傲雪大羞,这家伙,当着老人的面都这么撩,让人家怎么见人嘛,可是心里好甜蜜啊。

    “哈哈,此事就这么定了,亲家,走,我们就不要打扰他们小两口了,我们去算算日子,等傲雪出院,这事马上办。”林震南做生意是决定的是立马做,对待家务事也是如此。

    四个老人扔下两人,去商量两人订婚大计了,秦浩去卫生间洗洗脸出来,心虚的坐在病床上。

    “都是你花心惹的祸,这下我看你怎么和妹妹们交代。”林傲雪叹息声,她是离不开秦浩了。经历这次死而复生,又听爸妈说,输给她的血全是秦浩的,她想明白了。

    秦浩花心已经是事实,这虽然是个女人都憎恨的缺点,但,秦浩花心却不烂心。他不像别的男人,喜新厌旧。相反,秦浩和其他人交往,并没有因此而冷落林傲雪。

    既然离不开秦浩,不如主动退步,好好抓住秦浩的心,在他心里,和未来的家里奠定自己的地位。林傲雪很傻,傻到她这样优秀的女人却和别人分享自己的男人。但她又很聪明,知道以进为退,让秦浩爱她比其他女人多,同时奠定了自己大姐的地位。

    “傲雪,我爱你。”秦浩轻轻用嘴唇碰了碰林傲雪的嘴唇,发自内心的愧疚。这样的好女人,世间难得。

    “少来,要亲人家就亲,干嘛说这么虚伪的话。”林傲雪轻咬嘴唇,被撩得不要不要的。

    秦浩呆了下,这女人,嘿嘿,我喜欢。亲吻了片刻,让林傲雪躺好,帮她盖好被子,又调了她喜欢看的电视频道,秦浩才去把餐具洗了。

    股市快要收盘时,成风集团里,几个操盘手都快睡着了。盯了天,李莹莹没有任何指示,不睡着才怪。

    距离交易结束还有五分钟时,李莹莹突然大声说道“吃货,有多少吃多少。”

    几个操盘手急忙惊醒,急忙大笔买进吴氏集团的股票。虽然白天吃货的不少,但那些药企也不敢大吃,生怕引起大机构的连锁反应,形成抢单。

    李莹莹介入的时间太精妙了,这个时候,马上就要停止交易了,她这时候吃货,其他机构根本反应不过来。

    五分钟的时间,李莹莹以全天最低价买进上亿股,直接吃了吴氏集团总股本百分之五,举突破了举牌线。

    清上国际贸易集团,陈加脸色变,急忙道“董事长,有机构在吃货,我的天,五分钟时间,突破了举牌线。”

    清上云君脸色变,急忙过来观看大盘,他过来时,天的交易刚刚结束,后台jin ru数据清算时间,他们想查是哪个机构吃的都查不到。

    “是谁这么看好吴氏集团,在这个时候举牌。”清上云君眉头皱。

    “董事长,会不会是吴政和,这几年,他每年都要增持公司股票,会不会是他想来个绝地反击?”陈加的猜测虽然有道理,但狗屁不通。

    “他现在不会增持的,下班吧,明早就知道是谁了。”清上云君实则有了怀疑。

    待操盘手都走后,清上云君拨通了个电话,接电话的是个女子。

    “你家小姐今天有什么动静?”清上云君语气带着威胁。

    邓如凤的庄园里,站在阳台上的保姆看了眼在泳池边穿着比基尼晒目光浴的邓如凤,小声的说道“云君少爷,早上刘琪琪小姐来过,具体谈了会就走了,小姐天都没有出去,也没有和谁打过电话。”

    “她们说了什么?”

    “对不起云君少爷,刘小姐来后,小姐让所有的佣人都退下了。她们就在泳池旁谈话,所以没有偷听到。”保姆焦急的辩解。

    “废物,你不会用录音器啊,我警告你,在犯这种低级的错误,休怪我辣手无情。”

    “云君少爷,对不起对不起,下次我不再犯错了。”

    “你知道就好,你妹妹可想着你呢,哼!”清上云君冷哼声挂了电话。

    保姆抹了抹眼泪,回到房间,找出早已买好的录音笔,挣扎着说道“小姐,我对不起你,可清上云君不是人,他抓了我的妹妹,请你不要怪我。”

    保姆悄悄的jin ru邓如凤的卧室,录音笔藏在花卉后,愧疚和不安的退出卧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