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4章 各方所动
    首都,清上国际贸易集团,说起此公司,不得不让人.网成立短短数年,从家小公司极速成长为市值超过千亿的大企业。

    但,此公司的成功,伴随着太多非议。因为,此公司到现在都没有个主营的业务,唯的手段就是财大气粗,到处买买买。把有价值的公司收购,然后注入上市体系中。

    说起此公司,不得不让人相信那句话:寒门不出贵子。因为,此公司收购的资金,来源于高杠杆,公司的董事长叫清上云君,他的父亲是华夏国际进出口银行行长。

    国内的公司,资金杠杆率普遍在百分百以下,而商界将百分之六十的杠杆率定位安全红线。但,杠杆率超过百分三百的,在国内的市场长,清上国际贸易集团是第家,也是第家如此高杠杆却没有出事的公司。

    此时,清上云君在宽敞的会议室里,他的身边,做着十几个操盘手。这些操盘手,是他公司的重要人物,这只操盘手但出手,凡是被盯上的上市公司,无不心惊胆战。

    三年前,这支操盘手第次出手,以两千万资金就做空了当时市值超过二十亿的公司,场做空,让那个市值二十亿的公司,从此蹶不振,而清上云君的收益,高达百分之三百。

    清上云君今天能有这么高的财富,清上国际贸易集团控制着那么多子公司,这支操盘手的功劳巨大。

    陈加,操盘手的队长,对清上云君忠心耿耿。陈加恭敬道“董事长,请问我们的目的是什么,做空还是收购?”

    “吴氏集团是个有价值的公司,值得收购。”清上云君就这个性格,有价值的公司收购,没有价值的做空。

    “如果是收购的话,我不介意此时吃货,按照事情的爆发点来看,我认为是有人在对付吴氏集团,我的建议是等,等股价在下挫些,我们在吃进。”陈加大胆的提出建议。

    “这里你负责就行,这只是个烟雾弹而已,吴氏,我志在必得。”清上云君阴笑声,陈加会心笑,他知道清上云君又要用老战法了。

    另外方,刘琪琪大早就来到邓如凤独居的庄园里。特么的,个女人,住的地方居然奢华至极,占地面积就达到十多亩,花园里居然还停着架小型直升机。俗话说得好:人比人气死人,马比骡子驼不成。

    邓如凤穿着粉着比基尼,前凸后翘的体魄上,肌肤光滑粉嫩,没有丝赘肉。个潜水,在游泳池里游了圈,出游泳池,佣人立即递上毛巾。邓如凤擦干水渍后,佣人小心的为她穿上浴袍。

    “琪琪,你来了。”披上浴袍,邓如凤才和站在旁等候的刘琪琪打招呼。

    “是的大姐。”刘琪琪急忙过来,从佣人手里接过毛巾,帮邓如凤擦着头发上的水。

    从这点可以看出,邓如凤在刘琪琪心里的地位很高。否则,个自己穿衣吃饭都有佣人伺候的大小姐,怎么会亲手伺候别人。

    邓如凤心安理得的接受刘琪琪的伺候,示意佣人退下后,躺在躺椅上,问道“说吧,发现什么了?”

    “果然不出大姐所料,吴先生夫妇无功而返,梁女士早就去了银行,看样子,是准备转移财产了。”

    “还有呢?”

    “还有就是清上云君早去了公司,他的那只操盘手也去了。”

    “哼,清上云君又要用他那招,欲盖弥彰,声东击西。琪琪,你觉得吴氏集团怎么样?”

    “还可以吧,药方如果没有泄露,是个有价值的公司,但药方泄露了,价值大打折扣。”

    “嗯,等会起吃早点,我有点事要安排你去做。”

    吴氏集团,现在就像头绵羊进了狼群。群散发着寒光的饿狼,都想要独自吞下这头肥胖却奄奄息的绵羊。而这些人中,有专业的投资机构,有风险投资公司,有小散。但最多的是药企。

    吴氏虽然泄露了药方,但技术还在,科研人员还在,销售渠道、市场还在,这些都是有价值的资产。

    至于药方里的罂粟,不过是个公关危机而已,食品药监局既然批准药物上市,就说明药方是安全的。这样的个企业,对同行来说,自然诱惑力极大。

    吴氏集团董事办公室里,吴政和的办公室门槛都被踩破了,公司各部分前来请示应付眼前危机。

    吴政和看着秘书送进来的收购要约,气得脸色阴沉。价值两千亿港元的工司,这些收购要约中开价最高的也只有千亿港元,这简直就是在侮辱他吴氏。

    “群落井下石的孙子,你们把我当绵羊,殊不知你们也是绵羊。”吴政和冷笑声,所有收购要约都只看不回。

    而在酒店里的扁正阳,正控制着上百个大v号,将吴氏集团的那些配方透析个遍,任何点小瑕疵,他都要曝光。

    吴氏集团这次的危机绝对不小,再加上国内吃瓜群众都有种看不得别人好的病态心理,在扁正阳的引导下,舆论成面倒的在网络上将吴氏集团骂得狗血淋头。

    但令人疑惑的是,昨夜还软力绵绵的公关,白天居然消失了。副任你如何抹黑造谣,我都不放在眼里的冷静。

    在国内,吃瓜群众也只有在网上吐槽的胆量,网络上骂声片,却没人敢去吴氏集团或者药品销售点抗议。

    真正不解的是吴氏集团的职工,公司发生这么大的危机,吴政和居然让公关部门无需理会。连其他董事要求召开紧急董事会都被吴政和否决。

    没人知道吴政和心里的苦,看着股票大跌,自己的身价极速缩水,他心都在滴血,可他又能如何。

    个上午,两个半小时的交易,吴氏集团的股价直接腰斩,跌去了百分之二十,吴政和夫妇的身价,跌去了十多个亿。

    下午开市,闻风而动的药企们开始出手了,大笔买进吴氏集团的股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