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0章 三个女人一台戏
    坐在病床前的秦浩脸色一僵,不知所措。林傲雪的现在身体很虚弱,秦浩生怕陈梓萌刺激到林傲雪,急忙起身。

    秦浩还没有说话,陈梓萌抢先一步说道“林姐姐,我来看看你,现在好些了吗?”

    “梓萌妹妹,快过来坐,秦浩,给梓萌妹妹倒杯水。”林傲雪苍白的脸上居然微微一笑,秦浩懵逼了。

    心虚的给陈梓萌倒杯水,冒着冷汗站在一旁,随时准备一但陈梓萌话有错,立即制止。

    “林姐姐,这么晚才来看你,你不会怪我吧。”陈梓萌微微一笑,拉着林傲雪的手。

    “怎么会呢,我们姐妹之间就不要说这些了,对了,你呢,工作还顺利吧。”

    一旁的秦浩懵了,这还是林傲雪?他可清楚的记得,当林傲雪知道陈梓萌的存在时,没吵没闹,但却一有空就榨他,让他那段时间看到女人就打摆子。

    可今夜,注定是挑战秦浩心理的一夜,舒媚和陈梓萌像是约好了一样,陈梓萌刚到一会,舒媚居然也来了。

    “我的天,她来凑什么热闹。”秦浩冷汗冒得更厉害了。

    “林姐姐,你怎么样,急死我了。”舒媚关怀的跑到病床前,把手上的水果和鲜花递给秦浩,直接从陈梓萌手里抢过林傲雪的手。

    “舒媚妹妹,谢谢你,姐姐没事。”林傲雪还是微微一笑。

    秦浩见陈梓萌和舒媚之间,还没有说话就有了火药味,心里哀嚎一声,心虚的慢慢后退。

    “秦浩,这位大大咧咧的妹妹是谁啊?”陈梓萌将妹妹两字咬得极重。陈梓萌心里咬牙切齿,以女人的直觉,她相信舒媚和秦浩之间,必有见不得人的事。这个花心大萝卜,有自己和林傲雪还不够,还要在外沾花惹草,实在是太过分了。

    “那个……那啥,我来给你们引见,她是舒媚,她是陈梓萌,嗯,就这样。”秦浩结结巴巴的,说话都不利索了。

    林傲雪嘴角上扬,静静的看着秦浩掉进难题,秦浩把舒媚给推了,林傲雪一样不舒服,但她和陈梓萌不同。林傲雪的冰雪聪明,也是秦浩最爱她的原因。

    “陈处长,你好,我叫舒媚,是一名记者,希望有机会,能给陈处长做一个专访。”舒媚优雅的伸出小手,语气虽然客气,但她称呼陈处长,这可是有用意的。

    陈梓萌称呼她妹妹,是试探她和秦浩的关系,而舒媚称呼她的职称,是不承认她和秦浩的关系。

    刑警出身的陈梓萌,岂会看不出舒媚的这点小心机,微笑着和舒媚握手,说道“原来是舒记者,舒记者不会是来采访林姐姐,准备将林姐姐受伤曝光吧。”

    “陈处长呢?听说陈处长短短半年时间,查处了几件大案,从片警升到市局侦查处处长,今夜来不会是为了调查案件的吧?”舒媚是记者,自然不惧陈梓萌的挑衅。

    “哈,查案、保护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是我们的使命。更何况我和林姐姐一见如故,有着很好的默契,我自然有责任查清事实。”

    “哎呀,原来你们这么默契啊,林姐姐,你送我的那套内衣好舒服,我昨天特意去买了同品牌的一套,等姐姐康复了,我就给姐姐拿过来。”

    噗!

    口干舌燥的秦浩,刚喝了口水,结果直接喷了。舒**疾手快,急忙转身,拿出纸巾帮秦浩擦着嘴角的水,温柔的说道“你呀,喝水都不让人放心,以后还是我喂你吧。”

    “无耻,下流,不要脸。”陈梓萌气得吐血,只能在心里咬牙切齿。

    不过,陈梓萌灵机一动,端起桌上秦浩倒给自己的水,转身温柔的说道“亲爱的,医生说了,喝水呛了后,要喝一点润润嗓子,否则容易伤到嗓子。来,我喂你。”

    陈梓萌比舒媚还要妖精,左手搂着秦浩,右手把水杯递到秦浩嘴边。

    “可恶,不要脸,不知羞。”舒媚一样气得吐血,堂堂侦查处处长,居然这么不顾身份,太不要脸了。

    秦浩冷汗流得更厉害了,这简直是要人命啊。求救的看着林傲雪,结果林傲雪转头看这窗外,显然是不想管秦浩的死活。

    秦浩咬咬牙,反正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现在要是不树立自己的威严,以后就没得混了。

    是以,原本还冒着汗珠的秦浩,王八之气瞬间暴涨,冷哼道“你们干什么,傲雪身体还很虚弱,你们这样吵吵闹闹,让她怎么休息?”

    秦浩突然不怂了,反而吓了三女一跳,从认识以来,秦浩从舍不得和她们说一句重话。陈梓萌和舒媚这才后知后觉,自己这是干什么,这不是影响病人么。

    “两位妹妹,过来坐吧,别管他,我们姐妹说点知心话。”聪明的女人知道自己该什么时候开口,毫无疑问,林傲雪的情商,不是舒媚和陈梓萌能比的。

    两女尴尬的笑了笑后,坐在两侧,说话的说话,削水果的削水果,紧张的气氛顿时轻松了不少。

    从这时候起,林傲雪的地位,已经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两女对她都敬服。

    与此同时,云阳机场,刘琪琪看了云阳城一眼,走上飞机,听从邓如凤的交代回首都。

    而航站楼里,一个男子拨通电话。汇报道“少爷,刘琪琪已经坐上回首都的航班,看来小姐圈准备撤离云阳了。”

    “嗯,我知道了,你去精神病院,拍几张吴启胜的照片,交给报社,把这件事捅出去。”

    “好的少爷,我这就去。”男子挂了电话,转身离开了航站楼。

    首都,清上家族里,清上云君挂了电话,喃喃道“邓如凤,你的动机是什么?你既然要扶持秦浩,为何这个时候选择撤离,你这是要对以退为进?”

    “不过,不管你是真退还是假退,吴氏,只能是我清上云君的。”清上云君一口干了整杯红酒,脸上的阴笑,十分狠辣。

    当天夜里,一些小报社、网络自媒体上曝出吴氏集团继承人吴启胜患神经病,在云阳精神病院治疗的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