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6章 交锋
    整个吴氏科技公司,浓烟滚滚,消防警报大响。公司内部,只要是与公司内网连接的电子设备,无论是电脑、手机、平板、就连网络电视都没有躲过这场病毒灾难。

    可怕的这病毒以碾压式的速度攻陷公司网络防火墙,所有电子设备的硬盘、内存全部被摧毁,没有任何修复的可能。

    可奇怪的是,如此浓烟滚滚,却没有出现一颗小火星,公司并没有发生火灾。

    整栋大楼的人,拼命的涌进安全通道冲出大楼,在广阔的大楼外,看着浓烟吞噬了大楼。

    咳咳!

    整个公司的人,被浓烟呛得咳嗽不止。一眼望去,这些人哪里是白领,分明是从煤窑里刚出来的挖煤工人。

    “咳咳!”

    清上云君和吴启胜几人终于冲出大楼,看着自己一声漆黑,只剩两个眼珠在转的清上云君怒喝道“这就是你半个多月的,花费一千万的结果?”

    “云君少爷,这不能怪我啊,都是秦浩那个小杂种和刘琪琪那个贱人骗了我。云君少爷,损失最大的是我,这一场病毒攻击,我损失不可估量。”

    吴启胜冷哼一声,他捧着清上云君,不代表他是清上云君的奴仆,清上云君还没有资格对他发号施令。

    清上云君乌黑的眼睛里愤怒一闪即逝,转而安慰着说道“抱歉,我是一时没控制好情绪。看来,我们的对手很嚣张呐。”

    “哼,他在嚣张又如何,我要他让知道,得罪我吴启胜,他在劫难逃。”吴启胜还不敢得罪清上云君,见好就收。

    “吴少,不可掉以轻心,以前是我小看他了,这这是对我们宣战呢。”清上云君看似在警告吴启胜,可这时候的吴启胜,已经被怒火淹没了理智,越是安慰和劝告,越加的激怒他。

    “云君少爷,你就等着瞧吧,我会让他们这对狗男女付出惨重的代价。”吴启胜阴森的冷哼一声,坐上车就离开了公司。

    对吴氏来说,这样的公司没了就没了,不超过十天,他就可以用钱砸出一个同样的公司。

    吴启胜暴怒而去,清上云君眼里闪过一道阴冷,坐上车,司机立即开着车离去。

    清上云君拨通杨若兰母亲张金霜的电话,微笑道“阿姨,是我,云君。”

    “是云君啊,云君,你要过来吗?若兰在家的,我和你叔叔都在外面,一时还回不去。”张金霜这个还没成为岳母的女人,对这未来的姑爷很好啊。

    “这样啊,我还说等会我来看看叔叔,和他谈谈新机场项目审批和贷款的事。这样吧,那我先过去,等你们回来再谈。”清上云君主动出击了,今天秦浩的挑衅,让他意识到,这个他看不起的小蚂蚁,或许还真有点本事。

    “这样啊,那好,你们小两口先聊着,我们下班就回去,一起吃饭。”张金霜大喜。

    “好的,那阿姨再见。”挂了电话,清上云君眼睛变得阴森可怕。

    回家清洗了身体,换了套限量版的阿玛尼运动装。还真别说,论外表和气质,秦浩真无法和清上云君比。

    清上云君本就长得帅气,加上从小培养的贵气,又有高档服装包装,他这就是无数女人心里的男神。不用怀疑,清上云君这类人要是去各大高校走一去,收到女学生的求爱信息绝对达到让人羡慕嫉妒恨的地步。

    每个女人都有一个男神梦,但男神注定不是轻易能得到的。她们心里的男神,并不会随着她的恋爱、婚姻而改变地位。

    这与爱情无关,就是一个对美好事物欣赏或者崇拜而已。我们男人何尝不是一样,不少女明星,不也是我们的心里的女神。

    自从秦浩上次一别,杨若兰几乎没有了微笑。家里越逼越紧,父母就差没有把她直接打包扔进清上云君家了。

    穿着比基尼,坐在游泳池边,享受着目光浴。如此妙人,却少了微笑,就像娇艳欲滴的鲜花少了水滴衬托,完美之中留下了些许遗憾。

    “小姐,云君少爷来了。”远处的保姆一出声,杨若兰立即拉过衣架上的浴袍包好身体。

    虽然现在社会开放,在沙滩上,女人穿着比基尼任由男性观赏,但杨若兰绝不会让清上云君看到她性感的一面,那样,她会认为自己背叛了秦浩。

    清上云君只瞄到杨若兰那性感的比基尼一眼就失去了美妙的风光,不免有些失望。

    “若兰,一个人游泳,不显得无聊么。”清上云君的微笑,也只对杨若兰一人绽放。

    杨若兰脸色有些愤怒道“清上云君,你不觉得闯入私密游泳池是非常不礼貌的吗?”

    “若兰,抱歉,我不知道你喜欢早泳,保姆说你在这面,我以为你在锻炼身体。”清上云君一副抱歉的苦笑,让人想发火都找不到理由。

    “云君少爷,你是来找我爸妈的吧,他们上班去了,如果没什么事,我想去补个觉,就不奉陪了。”杨若兰拒人于千里之外,说完转身就走。

    “我和阿姨打过电话了,阿姨让我陪着你,若兰,我真的就想陪陪你。”清上云君有些急了。

    “抱歉,我不需要人陪,你可以走了。”杨若兰头也不回的走了。

    “你就不想听听秦浩吗?”清上云君高呼一声,杨若兰的脚步一顿,转过身来看着清上云君。

    杨若兰的转身,让清上云君心里怒火交加,显然,杨若兰心里只关心秦浩一人。

    他早已视杨若兰是自己的禁脔,自己的物品,她的心里却装着别的男人,清上云君感觉自己头顶的草原绿油油的。

    “秦浩怎么了?清上云君,我警告你,我把你当朋友,但如果你敢对秦浩不利,我发誓,我杨若兰会在心爱的男人讨回公道。”杨若兰这是第一次在清上云君面前承认她秦浩是她的男人,承认她深爱着秦浩。

    “朋友?哈哈,我只是朋友?为什么,我哪一点不如他,让你对他死心塌地。”清上云君情绪有些失去控制,质问的语气,说明他很生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