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2章 论憋尿的痛苦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都市至强狂兵最新章节!

    秦浩发现个问题,他没有钥匙,他想,舒媚的脚不适合动,所以,秦浩善解人意的没有敲门,直接开锁而入。

    坐在床上的舒媚脸色涨红,憋得似乎十分痛苦。听到开门声,舒媚大喜道“秦浩,是你吗,快进来。”

    “我去,你这么心急,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吧?”秦浩推开卧室门,邪笑的声音差点把舒媚给气死。

    可下秒“哈哈,秦浩,你这是去做小偷了?哈哈,笑起我了。”

    秦浩现在还真有点滑稽,条白色的裤子,足踝都露出来了。他穿着黑色运动鞋,白色袜子拉的老高。再看上衣,件青色短袖衬衫,明显不合他的身。

    “再笑,我就打你屁股。”秦浩恶狠狠的来了句。

    舒媚身体颤,秦浩这说,让她有种真被拍打翘臀的错觉。尿急,再被打屁屁,是什么感觉,大家都懂。

    舒媚脸色涨红,她清晰的感觉到,身体颤之时,不小心挤出了几滴。

    “死贱人,无耻、恶心。”舒媚在心里骂得秦浩狗血淋头,她都后悔了,干嘛要让秦浩来帮忙。要是让他知道,自己憋着尿要他帮忙,那……

    秦浩阴笑声,他刚进门就看出舒媚在憋尿,但他就是不说。

    “嘘嘘……”

    “王八蛋,太无耻,太不要脸了,求你别吹了……”

    舒媚快哭了,她本就很急,秦浩这家伙还嘘嘴,这不是逼她出丑吗。

    “舒大记者,我唱首歌给你听啊。啦啦啦……嘘嘘嘘……嘘嘘……啦啦……”

    秦浩不等舒媚同意,就开始唱了。可特么的,他这唱的是什么歌啊,嗯,应该是催尿歌。

    “别唱了……”舒媚尖叫声,她快憋不住了,她已经感觉到内裤的温热了。

    “怎么,不好听?那换首。我有头小毛驴,从来也不骑,直到有天我骑着它去赶集……”

    “咳咳……秦浩,我求你,你别唱了,也快憋不住了。”舒媚输了,在身体的痛苦和自尊之间做选择,她认输了。

    “憋不住了,什么意思?”秦浩充傻装楞,让舒媚气得吐血,恨不得喷他口盐汽水。

    “秦浩,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真的很贱。”舒媚咬牙切齿,痛恨不得。

    “切,我不是很贱,是非常贱,我是贱人我自豪。”秦浩这王八蛋,得意忘形中,居然还配个兰花指。

    “噗!”

    舒媚被伤得不轻,她意识到个错误,和秦浩斗嘴,那是死。

    “秦浩,你难道就看不出老娘想上卫生间?”舒媚尖叫着吼出这句,恨不能连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

    秦浩心里得逞笑,神色却大囧道“卧槽,你早说啊,我先出去等你,你快去上吧。这尿啊,千万不能憋。尿毒症病人那么多,就是憋尿憋出来的。”

    秦浩嘴上说出去等,脚却生了根,站在原地动不动。

    “噗嗤!”

    舒媚差点吐血而亡,这王八蛋,你知道了老娘在憋尿,还不快快的扶老娘去卫生间?还尿毒症,你全家都尿毒症。

    “秦浩,快扶老娘去卫生间,真把老娘憋出尿毒症,老娘缠你辈子。”舒媚放下了廉耻,她只想尿尿……尿尿……

    “什么,你要缠我辈子,哈哈,我求之不得。媚儿啊,你终于说出心里话的了,你不知道,我等这句话等得有多苦。”

    咳咳!秦浩又飙戏了。在他那柔情、惊喜、郑重其事的表情下,舒媚身体颤,芳心突然**了下,从所未有的感觉就这么突然间出现,让舒媚瞬间失去了思考能力。

    “你……你刚才说什么……”舒媚突然声音温柔,期待的双眼吓了秦浩跳。

    “操,又玩大发了。”秦浩郁闷了,难道自己上辈子投胎转世时,带着超强桃花运,接近自己的女人,总会不由自主的爱上自己。

    “老天,救命啊!”秦浩突然打了个激灵,他还记得,林傲雪发现陈梓萌的存在后,每天都要榨他五次以上,要不是他身体素质好,估计早已精尽人亡。

    舒媚期待的眼神瞬间闪过失望,平静道“麻烦扶我去卫生间。”

    刚才还有些暧昧的气氛,瞬间冷了场,秦浩尴尬的捏了捏鼻梁,走到舒媚身边,不顾舒媚拒绝,直接抱起舒媚向卫生间走去。

    舒媚拍打着秦浩,却舍不得用力,小脸红得像熟透的红苹果样。

    卫生间里,居然是蹲式的马桶,这就尴尬了。秦浩嘴贱的毛病又犯了,说道“不是坐式的马桶,看来我只有帮人帮到底了。”

    “你……能不能不要说了……”舒媚无语了,你刚才抱我时的霸气哪去了,你直接解开我的裤子,抱着我尿了不就完了,你这说出来,谁还敢让你帮忙。

    又羞又囧的舒媚挣扎着,可是,秦浩突然手松,让他没受伤的脚落地。贱贱的笑道“我还是第次帮女人尿尿,经验不好,别介意啊。”

    杀了秦浩的心舒媚都有了,可就在她愤怒的瞪着秦浩时,秦浩快速解开她牛仔裤的纽扣,不顾她是否同意,就脱下她的裤子。

    接着,秦浩转到她身后,双手撑着她光滑的大腿抱,她就成坐式,尿道正好对准了马桶。

    舒媚脸色涨红,小嘴张得大大的,她完全被羞耻将脑海充斥着片空白。

    “他怎么能这样,他这样不是把我都看清了,混蛋,他怎么能这样,呜呜……”舒媚两眼呆呆的看着前方墙壁,都忘了放开尿道口放水。

    “嘘嘘……嘘嘘……”

    “别嘘嘘了,你以为是小孩子把尿呢。”舒媚怀疑,和秦浩呆不到天,她估计就得吐血而亡。

    尿尿声响起,特别是因为秦浩站着,距离太高,冲得马桶很响,舒媚都快羞死了。

    “嗯?”秦浩脸震,他的运动鞋……湿了……

    尿完,不知该不该向往常样用纸擦擦。可不等她选择,秦浩已经转身,让她面对着纸巾盒。好吧,这家伙太善解人意,已经帮她选了。

    舒媚抽出纸巾,可手在**,自己真要当着他的面,擦那么私密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