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9章 杀
    梅花那一声凄厉的惨叫,如划过夜空的闪电一样,所有目光凝聚而来。红尘找不到秦浩的身影,脸色微变,急忙撤出战斗,向汽车这面冲来。

    但,她还距离汽车较远时,一声剧烈的轰鸣,奥迪6被火光吞噬。电喷车,只要电**还通着电,油就持续供应,发动机一起火,直接引爆了油箱。

    “秦浩……”红尘惊呼一声,这一声惊呼,也泄露了她的身份。

    “黑桃,你果然是叛徒,你害死梅花,连接害死梅花,你万死难赎。”黑桃提着长刀站起来,阴森的杀气让人恐惧。

    红尘脸色一变,她被围了。众多杀手围着她,目光阴冷。

    “嗨!各位晚上好啊。”就在这时,一道不应该出现的声音出现了。

    众人一回头,顿时咬牙切齿。只见,秦浩手里提着长刀,一脸乌黑,袖子上还燃着明火,最搞笑的是,他的右脚上,居然还卡着个方向盘。

    “哈哈……”

    红尘愣了一下,顿时捧腹大笑,秦浩这副模样,太他么搞笑了。

    “嘿,美女,你笑得这么灿烂,是要迷死这些家伙?”刀尖拖在地上,咔嚓声是那么的渗人。

    “能迷倒你么。”秦浩没死,红尘松了口气,居然和秦浩开起玩笑。

    两人的无视,让黑桃等人爆怒,他们是顶尖杀手,何曾被人如此无视过。

    其实,他们认为自己很牛逼,实则不然。如果他们有幸jin ru杀手协会,他们就会知道,他们自以为牛逼的实力,在杀手协会中,前五十都进不了。而秦浩,排名第一。

    “秦浩,黑桃,你们受气吧,杀。”黑桃冷笑一声,加上他们三个杀手,一共还有九人,红尘放倒了三人。

    杀手们围杀而来,秦浩提着长刀就冲上去。一个缅甸男子居然找死,想要拦截秦浩。

    两人距离还有五米,秦浩突然猛然加速,比百米**运动员还要可怕的速度,眨眼间就到了缅甸人眼前。

    缅甸人大惊,刚要劈出长刀,秦浩手里的长刀划过一道冷冽的寒芒。缅甸男人惊恐的发现,他的右手抓着长刀居然飞了出去,他正疑惑自己的手臂为何变长时,右肩就反馈而来剧烈的痛苦。

    “啊……我的手……”鲜血如柱,右手失去,痛苦的缅甸男子惨叫着退后,眼神如吓破胆般惊恐。

    秦浩面无表情,提着长刀一个猛冲。噗嗤一声!长刀从缅甸男子的脖子上横扫而过。

    缅甸男子的惨叫声停止了,眼睛恐惧的凸起,嘴大张着,却无法发出声音。

    喉咙里传来咕噜声,两秒直后,一股血柱冲开他头颅。头颅掉在地上,身体还坚持了数秒,才倒在地上。

    其余的几人,已经近在咫尺,可这可怕的一幕,几个杀手倒吸着冷气,生生的停下,身体微微发抖。

    世人皆恨叛徒,红尘的反水,让黑桃等人暴怒,将梅花的死亡,归咎于红尘。以至于,他们放弃了秦浩,想要先干掉红尘。

    红尘虽然有点实力,但在经验丰富的三大杀手手下,连还手之力都没有。一声惨叫,小腹上一道十几公分的口子,鲜血直流。

    “叛徒,去死吧!”后面的方块怒吼一声,双手握着长刀猛劈而下。

    噗嗤一声!

    伴随着红尘的惨叫,她的后面,颈椎到腰间,一道几十公分长的口子,血肉外翻,鲜血瞬间染红了她整个后背。就连两天光滑的大腿,都被血液染红。

    “混蛋,给我住手!”秦浩脸色大变,放弃了眼前一刀就可击杀的几人,猛冲过来。

    当的一声!秦浩险险的挡住了红心对红尘的必杀一击。火花飞溅中,红尘打着摆子,连站立都难。

    “红尘!”秦浩一把抓住红尘的手,用力一拽,将她拽入怀中。

    红尘脸色苍白,视线已经变得模糊,微微睁眼,张了张嘴无力说话。

    “杀!”秦浩这一刻心很痛,之前,红尘不过是他打入神秘组织的一颗棋子。可现在,红尘为了他突然反水,暴露自己,害得自己受了这么重的伤。

    这是什么,这是战友,这是兄弟情。抱着红尘,秦浩的目光充血,一股压抑了几年的杀气,彻底释放而出。

    见过这股杀气的人,不是死了就是残了,活着的那些人,知道秦浩已经出狱却不敢报复,因为,这股杀气,成为了他们的永远的噩梦。

    左手抱着红尘,右手提刀,如魔王在世一样。黑桃三大杀手脸色惊变,有种激怒一头原本温顺雄狮的错觉。

    当当当!

    一人力战三人,左手还抱着一人,秦浩却如履平地,刀刀致命的杀招,居然逼得三大杀手有守无攻。

    连战几分钟,三大杀手都受了不轻的伤,三人脸色越来越难看,不解秦浩的实力,怎么突然间爆发了这么多。

    “不能在这样下去,否则我们都要死,散开。”黑桃大喝一声,三人立即散开。

    “你们愣着干什么,给我杀。”红心对吓坏的六人怒吼一声,这六人,胆战心惊的加入战斗。

    已经被吓破胆的这六人,已经毫无战意,让他们加入,不是让菜么。

    一个看着像越南人的男子,双手抱着长刀,见秦浩背对着自己猛攻黑桃,咬咬牙大吼道“华夏人,去死吧。”

    越南男子尖叫着向秦浩后背冲来,就在他刀要劈下时,秦浩猛然转身,一双充血的眼睛,如厮杀着同伴的野兽还要可怕。

    “啊……”

    越南男子居然被吓尿了,惊叫声中转身就跑。可是,他的速度,怎么可能有秦浩的刀快。

    噗嗤一声!秦浩的长刀从他后背穿过,血红的刀尖从身前穿出,上面滴着鲜红的血液。

    噗嗤!

    越南男子口喷鲜血,低头绝望的看着血红的刀尖,喉咙里咕噜几声,不甘的向前倒去。

    在斩一人,秦浩同样面无表情,他的杀机,并没有因此而释放多少,在他那渗人的目光下,剩余的五人,皆惊恐的后退。他们不过是一般的武装分子,这种血腥的场面,他们还无法接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