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7章 默契的配合
    将舒媚放在床上,秦浩帮她盖好被子,说道“你睡吧,我先走了。”

    “嗯!”舒媚轻轻点头,秦浩刚转身,舒媚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来。随着卧室门关上,舒媚的心,好像空了一大截。

    秦浩开着车准备去接加班的林傲雪,快到清水集团时,秦浩脸色一沉,立即改变行程,加速从清水集团门口驶过。

    后面,两辆路虎揽胜紧紧跟随,两辆车都是满载。虽然两车都是满载,但比起秦浩开的奥迪6,性能好太多,直线上,秦浩想要甩掉他们较难。

    车上,傣市那个独眼大师,以前的梅花,现在的梅花,独眼中闪烁着阴森的杀机。

    副驾驶上的红尘脸色有些焦急。梅花阴森道“黑桃,当日你不会是有意放他一条生路吧?”

    “属下不敢,您可以问当天和我一起执行任务的人,他们亲眼所见我开了三枪,三枪都击中了秦浩,我们离开时,他已经断气了。”红尘冷哼一声,梅花升职以前,她是独眼的上级,现在倒好,自己变成了他的下级。

    “黑桃,我要警告你,秦浩数次针对组织,屡坏组织大事,你最好别让我查到你和他有私交,否则,即便你是总部派来的人,我一样会干掉你。”独眼冷哼一声。

    “不敢。”红尘眼里闪过一道恐惧,显然对组织十分忌惮。

    “谅你也不敢,哼!”独眼冷哼一声,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黑桃,目标已经向你们的伏击点过来了,你们必须谨记红心的命令,干掉目标。”

    “请领导放心,我们级四大杀手出手,还没有人能逃得过我们的暗杀。”

    秦浩猛踩着油门,奥迪6已经飚到一百七十迈,但后面的路虎揽胜还紧追不舍,秦浩有种不妙的预感。

    “东突还是红尘所在的那个组织?”秦浩皱着眉头,他得罪最深的就是这两大组织,东突他不惧,但红尘所在的那个组织,他有些忌惮。

    “就让我看看你们是谁?”秦浩方向一打,车子驶上绕城高速。

    “黑桃,目标已经上了东绕城高速,还有三分钟到伏击点。”后面路虎揽胜上,独眼和伏击的杀手通报着秦浩的行踪。

    绕城高速上,秦浩始终甩不掉后面的揽胜。清水集团配的公车,全是奥迪6最低配,仅20引擎,动机太弱,哪里能和揽胜比。

    就在车辆会过一临时停车点时,临时停车点上两辆路虎揽胜瞬间起步,6,30的马达,爆发出愤怒的嘶吼。

    不到二十秒,两辆路虎就超过秦浩的奥迪6,在前后四辆路虎揽胜的逼迫下,秦浩被逼近路边废弃的加油站里。

    车子一停,秦浩迅速解开安全带,拉开扶手箱,拿出里面的甩棍下车。

    四辆揽胜前后左右挡住了奥迪6,明亮的大灯照射下,犹如白昼。

    秦浩甩开甩棍,站在奥迪车旁。四辆路虎揽胜车门同时打开,一共十四人。见到红尘和独眼的那一刻,秦浩眼角一缩。但这并不是他忌惮的原因,真正的威胁来自车前的四个男子。

    这四人,从他们的杀气中,秦浩捕捉到浓烈的血腥味,这是杀人不少的杀手才会凝聚于杀气之中的特征。在看四人的步伐和方位,他们不但是实力强大的杀手,而且还配合十分默契。

    “浩先生,秦浩,我们又见面了。”独眼阴笑一声。

    “独眼大师,我秦浩何德何能,让大师从缅甸一路追到了云阳。”秦浩淡淡一笑,手中的甩棍一紧,做好出击的准备。

    但,这些人经验太丰富了,包围他的同时,在五米外停下,让他无法突袭。

    “说实话,我不喜欢华夏,这里太不自由,秦浩,因为你,我不得不入华夏,你说,你是不是该死。”独眼冷哼一声。

    “我很好奇,你妈生你的时候是不是在华夏。”秦浩鄙夷的冷笑。

    “想激怒我,秦浩,你太小看我了,你是不是想说,我一个华夏人却不喜欢华夏,属于典型的抛弃祖宗的无耻之徒。”

    “这话都被你说了,我还能说什么?”秦浩无语的耸耸肩,人家都不要祖宗了,他还能说什么。

    “秦浩,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但我给你个活命的机会,你是个聪明人,当知道该怎么做选择。”独眼冷哼声中,级四大杀手手里寒光一闪,四把长刀,做好战斗准备

    。

    “是吗,虽然我这人不愿受人威胁,但我有兴趣听听你想要什么。”秦浩提着甩棍的手微微向后,一样做好了战斗准备。

    “很简单,只要你说出你之前服役的部队番号、基地在哪,导弹发射密码,你就可以活着离开。”独眼的要求秦浩不是第一次听到过,之前混入低下基地时,三十号也问过相同的问题。

    秦浩眼角一缩,这个组织果然是死不悔改,在云阳被他干掉那么多人,不可达成的幻想居然还没有放弃。

    “你真是看得起我,我区区一个无名小卒,要是能知道军事机密,我隔壁还为了一日三餐奔波。”

    秦浩话音一落,突然身体猛冲而出,向独眼扑来。短短时间中,秦浩就看出,独眼是这些群人的领导,擒贼先擒王,只要拿下独眼,就能化解这场危机。

    秦浩突然发难,独眼脸色一变,向后退了几步。但红尘不能退。她一但退了,无疑就是叛徒。

    秦浩提着甩棍向前,与红尘对视中,两人眼神在虚空中坐着交流。红尘还不出手,独眼大呵道“黑桃,你还愣着干什么,莫非你们真有奸情。”

    “呀,去死吧。”红尘怒吼一声,突然转身,手中的刀寒光一闪。

    噗嗤!

    刀子进肉的声音是那么清晰,鲜血如柱中,一颗头颅飞起。独眼做梦都想不到,他死的会如此憋屈,更想不到会死在自己人手中。

    独眼的头颅掉到地上,或许还死不瞑目,眼睛瞪得大大的,流恋着世间的繁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