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2章 变化巨大的刘琪琪
    情侣主题酒店里,圆圆的大床,房间里还有各种情趣用品,那布料少得可怜的情趣内衣,让刘琪琪脸色潮红。

    一进房间,刘琪琪就有种不好的预感,可是为时已晚。秦浩从后面门一关,立即从后抱住她,一手**着她的酥胸,一手伸进她裙子里,直奔三角花园。

    “不……不,秦浩,你听我说,你不能这样。”刘琪琪慌了神,上下突袭,让她失去以往的高傲,如惊慌的小兔一样。

    “不能怎样?”秦浩阴笑着,手指挑开小裤,直接按压着神秘的源动。

    刘琪琪身体一僵,脸色闪过红晕后变得苍白。双手死死的抓着秦浩可恶的大手,惊呼道“秦浩,你不能这样,你有女朋友,你不能背叛她。”

    “看你说的,逢场作戏而已,你看我都有感觉了,你不也一样,都湿了。”秦浩身体紧贴着刘琪琪翘臀,坚硬的硬物抵着沟渠,刘琪琪惊呼着想要逃离,但秦浩的手臂,却如铁钳一样,让她无处可逃。

    “不……不,秦浩,我不喜欢男人,我是**,你不能这样对我。”刘琪琪虽然讨厌男人,但绝不是**,为了自保,惊慌中直接给自己安了个让人鄙夷的癖好。

    “是吗,如果你是**,那为什么这么就湿了呢?”秦浩突然手指加速,刺激着刘琪琪的敏感地带。

    “哦……嗯……秦浩,秦浩,不要……不要……”刘琪琪那高傲的心,在生理反应中,很快就崩溃得一塌糊涂,抓着秦浩的手都快无力,眼神微微有些动情。

    “卧槽,不会吧,老子别把火玩大了。”刘琪琪动情了,秦浩却被吓到了。

    秦浩可不想和这女人发生超友谊的关系,可就在他要放弃时,刘琪琪突然转过身来,抱着秦浩,喃喃道“秦浩,求你不要继续了,你不就是想知道我和吴启胜的目的吗。”

    刘琪琪这突然改口,秦浩是绝对不会相信的。一个人的话和表情可以骗人,但她的眼神绝对骗不了。刘琪琪改口时,眼神明显不对口。

    “比起你们的目的,我更感兴趣的是你的身体。”秦浩本都要停止了,可刘琪琪还不悔悟,秦浩只好在进一步。

    秦浩有多大胆,看看他身边沦陷的女人就知道了。直接拉起刘琪琪的裙子,手指勾住那蓝色的丁字小裤,向下一拉,刘琪琪那神秘诱人的三角地带就向他开放。

    秦浩手掌一翻,刺激着刘琪琪。秦浩已经不是刚回来时的初哥,一个处子,怎么可能受得了老司机的挑逗。

    不到一分钟,刘琪琪就无力的靠在秦浩肩上,双手违背了意志,抱着秦浩的腰。

    “琪琪,你看,好湿了,我可要进去了。”秦浩猥琐一笑,不给刘琪琪反应的时间,手指突破防御,直接jin ru门户中。

    “嗯……”

    刘琪琪羞涩的喘息一声,哪里还有处女的矜持。

    “卧槽,这死女人还不说,这是要逼老子上下两难啊。”刘琪琪已经完全动情,对秦浩几乎没有了抗拒,这可让秦浩为难了。

    “琪琪,告诉我,吴启胜的目的是什么。”秦浩手指加快速度,温柔的声音飘进刘琪琪耳中。

    “他想要无人驾驶系统原始代码。”刘琪琪**中,实在受不了了,居然脱口而出。

    “嗯,代码我带来了,就在硬盘里。你告诉他,我只想平静的生活,不想和首都有什么关系。”秦浩脸上闪过阴森。

    “嗯,快一点……”刘琪琪居然提出这么一个让男人欲罢不能的要求。可是,秦浩快速收回手指,将她的小裤穿好。

    “你……”

    刘琪琪不敢置信的看着秦浩,感到深深的屈辱。第一次,她发现秦浩和别的男人不同。以往,那些讨好她的男人,不是为了她的钱就是为了她的身体。

    而秦浩,可以算得上是手段卑鄙,可到这一步,他居然忍住了。难道自己的美貌还不足以入他的法眼,可他破用手指破了自己的身,他把自己当什么了?

    刘琪琪所有的高傲被秦浩的卑鄙击得粉碎,从来到云阳,她所有的心思都放在秦浩身上,调查,分析,制定计划。

    俗话说得好,男人的心思你不要去猜。刘琪琪整天都在围着秦浩,连她都没有发现,从调查到的情报中,她不知不觉间在心里留下了秦浩的身影。

    否则,一个人的意志怎么会那么弱,要真是这么弱,那强奸犯肯定数不胜数。

    调查中,她发现秦浩除了财富无法和她身边的那些富家大少相比,但秦浩有原则,有正义感,虽然花心这一点让她不耻,可女人,有时候何尝不是扑火的飞蛾。

    当然,说刘琪琪喜欢上秦浩还谈不上,最多是秦浩在她心里的印记,超过了以往围绕在她石榴裙下的那些富家大少。

    “我走了,硬盘就在包里,你用什么办法交给他我不管,但如果不能使他信任,我会生气的。”秦浩阴笑着转身出了房间。

    “秦浩,你王八蛋!”房门关上那一刻,刘琪琪感觉到天大的委屈,大骂一声居然蹲在地上哭了。

    “秦浩,我恨你,我恨你!我好恨你。”刘琪琪哭的那叫一个让人心疼,她都忘了,自己多久没有哭过了。身在豪门,最不值钱的就是眼泪,她早已学会了隐藏眼泪。

    “秦浩,你就是个王八蛋,非要我说出来吗,你难道是个木头不成。”

    “秦浩,我承认我一开始是要对付你。可你好可恶,你明知是在对付你,你为什么还要对我不理不睬,还故意让我进董事会。”

    要是秦浩听到刘琪琪的话,必然大呼冤枉。我特么什么时候说过不对付你,这不是你们还没有真正上钩么。

    秦浩一时的隐忍,居然给了刘琪琪完全相反的暗示。可见,臆想有时会害死人的。

    哭了半天,刘琪琪擦干眼泪,不甘道“秦浩,你是第一个让我如此软弱的男子,你休想一走了之。好,我替你做事,我要你给我一个交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