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4章 马仔上钩
    见牛大力和小四把烟卷放在鼻下陶醉的闻着,陈梓萌眼中愤怒一闪即逝,从两人的动作来看,可以确定他们与毒品经常打交道。

    秦浩见陈梓萌如此,随意的将她搂近怀里,示意她稍安勿躁。

    “浩哥,货是小海,但其中加了某种香料,恕兄弟眼拙,一时还分辨不出。”牛大力眉头皱着,他二人专门负责做毒贩的线人,对毒品一行,算得上是专业了,但却闻不出烟卷中的香料。

    秦浩给他们的自然不是毒品,而是扁正阳配的药剂。这种药剂,对身体没有害处。即便是专业的毒贩,也分辨不出它不是毒品。而加的香料,是掩盖药剂本身无法去除的药味。

    “哈哈,看来两位兄弟挺精通此道啊。这本是我发家致富的秘密,但两位兄弟两次替我解围,我就透露一点吧。小海是好东西,但偏酸涩,我无意中发现,加入这种香料,可以消除小海的酸涩,却不会影响小海的浓度,二位试试?”秦浩得意的笑着。

    两人同时一惊,**有酸涩之味,这一直是毒贩的难题。因为价格和味道,**的销量,已经被病毒超越,如果能掩盖**的酸涩,那**的销量必然暴涨。

    最重要的是,谁得到这种方法,就能形成垄断。毒品,本就是违法之物,销量就垄断在那么几个人手里。

    两人急忙点燃烟卷,第一口,两人就眼睛一亮,急着吸第二口,两人就向发现新大陆一样的激动。

    “好东西,这是好东西,浩哥,可否能告知这香料是如何配置的。”小四期待的看着秦浩,如果他们拿到香料的配方,在上级那,必然得到重用,哪里还用出来做最危险的线人。

    “卧槽,这是老子发家致富的秘密,老子能垄断一个市的销量,靠的就是这点小手段,给你们了,老子怎么混。”秦浩冷笑一声。

    两人心里大惊,垄断一个市,那是什么概念。秦浩就差告诉他们,一个市的毒品都要从我这里出手了。两人眼神迅速做了个交流,得出一结论,此人是条大鱼,千万不能放过。

    “哈哈,是兄弟唐突了。浩哥,人比人气死人啊。你我年龄相当,你已经垄断一个市了,我兄弟二人却只是一马仔而已,整天为了这一指甲壳,忍受着风吹雨打。”牛大力看似随意,实则是试探,如果秦浩回答有破绽,他们就可判断,秦浩是否真的垄断了一个市。

    “卧槽,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要马仔去拉人。如果二位不嫌弃,跟哥哥走。我告诉你们,哥哥从不做零售,那些二道贩子能拿多少货,都是哥哥说了算。”秦浩的回答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告诉两人,我是做批发的,你们快抓住我这条大腿。

    “哥哥,兄弟佩服了,但不知哥哥到傣市可有要事,我兄弟二人虽没太大本事,但跑跑腿还是可以的。”牛大力上钩了,但在他看来,是秦浩上钩了。

    他这一问,秦浩刚才还得意的神色变得有些丧气,苦笑道”不提也罢,不提也罢,来,喝酒。”

    两人被秦浩吊得心痒痒,喝了口酒后,小四劝慰道“浩哥,这人嘛,不可能事事顺利。就当酒话说出来,你我听后一笑置之,岂不痛快。”

    “对对对,你我兄弟一见如故,就当酒话了,听后就忘。”牛大力急忙帮腔。

    “唉,也罢,难得和两位兄弟一见如故,那我就说说。还不是怪那该死的条子,哥哥我的货原本是备到九月份的,谁知,半个月前被人出卖,哥哥我价值三亿的货,被条子一锅端了,现在哥哥苦啊。”

    秦浩真苦啊,但不是他说的原因,是他说该死的条子时,陈梓萌掐着他腰间一扭,疼还要忍着,他真的很苦。

    两人心里一惊,现在快七月了,备到九月的货价值三亿,那岂不是说他秦浩手中控制的渠道一年达到十七八亿,这在国内,绝对算得上大买卖了。

    “条子着实可恨,这东西能解决烦躁,能解决压力,大家公平交易,碍他们什么事了。”

    “浩哥,别难过,俗话说的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浩哥有渠道在手,生意还可以做。”

    两人心里暴喜,毒贩的生意,是从最批发商,也就是金三角地区的大毒枭,然后一级给一级,经过数十次转手,最后才到吸毒者手中。而每一级批发商,给下级的配货都是一个季度,或者半年配一次。秦浩的货被警察端了,在下个季度配货前,他无货可卖。

    两人已经确定了秦浩去傣市的目的,肯定是他原来的批发商那还不到配货期,不得不亲自到傣市寻找货源。

    至于秦浩为何没带保镖,两人没有怀疑,他们可以理解。傣市是毒品流入口岸,当地缉毒警方严密监视着流动人口,带一大堆保镖,不是故意吸引警方的注意么。

    “浩哥,方便留个电话吗,以后有空一起喝酒。”牛大力下了决定,要立即向上级汇报,千万不能让这条大鱼溜了。

    “当然可以,这是我名片。”秦浩掏出一张名片,上面只有浩哥和他本人的电话号码。可见,秦浩准备有多充足。

    玩了一会后,两人告别。秦浩和陈梓萌也回了酒店,一进酒店,陈梓萌就瞪着秦浩道“你刚才说该死的条子,是不是也把我算在内啊。”

    女人一生气,我们的兵王打人保证立马投降。这不,秦浩急忙求饶道“我的老婆大人,我这不是演戏么,我可是从心里敬重警察的。”

    “算你还有良心,你给他们的真不是毒品?”陈梓萌还是不相信,毒贩不是傻子,岂能轻易骗过。

    “我保证百分百不是,有你这么精明的老婆盯着,我哪敢去碰毒品啊,我也舍不得啊。”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在秦浩的马屁中,陈梓萌被秦浩扔上床,很快房间里就想起美妙的乐章,秦浩的需求是越来越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