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3章 反被套路
    民工们散去,秦浩脸色阴沉下来,jin ru办公室,拉了把椅子坐下,点燃一根香烟,淡淡道“王总,现在可以告诉我工程款哪去了吧。”

    “我……我不知道,你别问我。”王总已经没有之前的嚣张,恐惧的看着秦浩。

    张大全冒着冷汗,其余的工作人员站在一旁,战战兢兢。秦浩一手举起王总的那一幕,印在他们的脑海中无法抹去。

    “到了现在还想死扛,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总裁已经派会计和财务去子公司查账,你以为能扛过去?”秦浩眼睛射出骇人的光芒,吓得王总脸色惨白。

    “我……我不敢说。”王总结结巴巴,额头的冷汗如雨下一样。

    “那我来替你说,你身为子公司总经理,和下面的财务、项目经理常年挪用公款。眼看这季度的审计越来越近,你怕被公司查出账目有问题,就将主意打到了工人工资上,是不是?”

    “但你也是集团的老人,你知道这事总有一天会被查到。正好这时,有人找到你,愿意帮你解决财务难题,而条件是,要你激怒工人闹事是不是?”

    秦浩的推论,让王总脸色大变,惊恐的看着秦浩,他甚至怀疑,秦浩是不是能看透他的心,或者是个幽灵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说,他是谁?”秦浩抓住王总的精神空档期,突然暴喝一声。

    “是个女人,我只知道她来自首都。”被吓到的王总脱口而出。话一出口,王总脸色大变。

    秦浩并不肯定王总受人指示,可这一诈,让他眉头一皱,怎么又是首都的人。秦浩发现,自认识冰语贤后,首都的人就不断的出现在他视线中,莫非某些人忘了三年前的教训,又想找死。

    “其余的你们和警方去说吧。”秦浩突然感觉精神上有些累。

    秦浩真的只想平平静静的生活,不想在和首都有什么联系。可现在他发现,他错了。他能放下过去,可某些人放不下。

    他不相信一个清上云君敢如此肆无忌惮,这其中肯定有人在耍幺蛾子,因势利导。秦浩敬畏阴谋论,华夏是玩阴谋论的祖宗,他可不敢小觑那些老家伙的阴险。

    将两人交给警方,已经是下午,发生子公司克扣工钱的事,林傲雪怒不可遏,通知总公司所有高层加班开会。成立内部调查组,分派进驻所有子公司,严查账目。凡是有违反规章制度者,无论级别多高,一律交给法律制裁。

    另一面,秦浩开着车来到李莹莹住处,他想试探试探冰语贤。冰语贤一直呆在云阳,让他有些如履薄冰。

    无人驾驶系统正在做着最后的测试,浩雪公司的员工,几乎每天都要加班。冰语贤每天就呆在房里,看看电视,吃的叫外卖,过着腐女般的生活。

    一开门,见是秦浩,冰语贤惊喜交加,惊呼道“秦大哥,你怎么来了。”

    秦浩无语的扫了一眼冰语贤,七分睡衣,手里还拿着啃了一半的苹果,苹果让还留着尖尖的小虎牙印。

    “我说,你年纪轻轻就颓废,等长大了那还得了?”秦浩无语的进门。

    “嘻嘻,等我一些哈。”冰语贤调皮的吐吐香舌,丢掉手里的苹果,冲进卫生间洗洗手,激动得连水都没擦,就跑到秦浩对面坐下,微微害羞。

    “你怎么不回家,一直呆在这里好吗?”秦浩实在不解,豪门小姐不做,却和李莹莹挤一张床,吃着一顿几十元的外卖。

    “因为他还没有答应我……”冰语贤埋着头,羞羞的轻声,估计连她自己都没有听到自己的声音。

    “你说什么?”秦浩无语的放弃了试探,以他的识人能力,冰语贤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没……秦大哥,我好长时间没有出去逛街了,你能陪我去逛街吗?”冰语贤期待的抬起头,秦浩轻轻摇头,冰语贤瞬间失望至极。

    “我还有事,走了。”秦浩站起身来,决定和李莹莹好好谈谈,让她尽快将冰语贤赶走。

    冰语贤眼里瞬间出现水雾,委屈不已。秦浩已经走到门口,冰语贤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突然追上去,从后面紧紧抱住秦浩。

    “秦大哥,我知道你们男人都喜欢矜持的女孩。可我等不了了,我喜欢你,我爱你,你别赶我走好不好。”

    “我去,这是神马情况,老子居然被表白了?”秦浩有些不敢相信。

    “我没说要赶你走。”秦浩这家伙,居然口不对心,明明要赶人家走,可一个表白就让他沉沦了。

    “你骗人,从你知道我来自首都后,你就对我冷冰冰的。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喜欢首都的人,但我能感觉得到,你拒我于千里之外,还处处防备。”冰语贤跺着脚,脑袋靠在秦浩背上哭成了泪人。

    “我什么时候拒你于千里之外了,我是有女朋友的人,再说男女授受不亲。”秦浩强硬的扳开冰语贤抱着他腰间的小手。

    “不,这不是原因,你就是在防备我。我都看到了,你都正牌女友是林傲雪,莹莹姐和蓉蓉姐是你的情人。”冰语贤委屈的又紧紧抱住秦浩。

    “什么?她们是我的情人,我去,我什么多了两个情人我都不知道,你怎么知道的。”秦浩乐了,他和李莹莹都止步于亲吻,和姜蓉蓉完全是同事关系。

    “你骗人,上次你受伤,躺在沙发上我都看到了。你醒来的那个早上,两位姐姐的嘴上都有东西。最先我以为是豆浆,后面我发现不是。”

    “我个,这是什么情况?”秦浩惊呆了,突然想到某种不可能。

    “那天早上,两位姐姐都钻进了你的被子里。秦大哥,你喜欢吹是不是,我也可以。”

    冰语贤居然绕到秦浩身前,半跪着就去拉秦浩的拉链。

    “卧槽,你要干嘛,小心老子告你强奸。”秦浩吓得冷汗直冒,现在的女人,难道都这么胆大。

    冰语贤脸色一白,但牙关一咬,豁出一切就拉开秦浩的拉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