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6章 柔情似水
    把王刚送到医院,邓如凤交了住院费,叫来两个保镖照顾王刚,向秦浩两人告别后,邓如凤脸色阴沉的离开医院。

    医院应急车道上,一辆没有挂牌红旗5停着。邓如凤刚到,中年司机急忙下车,见邓如凤的狼狈样,惊呼道“小姐,您这是怎么了?”

    “没事,回家。”邓如凤冷冷的说了一句。司机急忙打开后门,让邓如凤上车。

    邓如凤还披着秦浩的衣服,邓如凤紧了紧秦浩的衣服,突然手碰到兜里有东西,掏出东西一看,是秦浩的钱包。

    钱包里,除了秦浩的**和银行卡外,就几百块钱现金。邓如凤嘴角微微一笑,眼睛看着窗外的霓虹灯,思绪又回到秦浩从天而降到那一幕。

    “秦浩……”邓如凤喃喃一声,眼里突然闪过一道阴冷的寒芒。如果不是秦浩,她不止要失去清白,还要葬身深山老林,可想而知,邓如凤有多愤怒。

    秦浩拉着杨若兰的手,两人走出医院。秦浩说道“我们去吃饭。”

    “去酒店吃吧。”杨若兰脸色微红,秦浩眼睛一亮,拉着杨若兰冲向医院对面的酒店。

    开房时,秦浩愣了,钱包不见了,这才想起,自己的衣服被邓如凤带走了。

    “糟糕,我的钱包在邓小姐那里。”秦浩有些尴尬,没有钱包,他身无分文。

    “我来吧。”杨若兰拿出**和银行卡,秦浩将自己的身份信息手写在登记栏里,这才开到房间。

    一进房间,两人哪里还顾得上吃饭。秦浩刚关上门,杨若兰抱着他到脖子身体一跃,双腿夹住他的腰,柔情的说道“爱我。”

    秦浩双手托着杨若兰翘臀,吻上她的双唇,向浴室走去。花洒之下,热水喷洒,两人都舍不得分开,吻得天昏地暗。

    片刻,两人全身湿透,杨若兰那凹凸有致的**若隐若现。浴室中的温度,热情似火,两人刚分开,秦浩就迫不及待的掀起杨若兰的衣服,攻城略地。

    片刻之后,两人湿漉的衣服丢在地上,在热水之下,两人将爱意、思念融为一体,阴阳相融之时,两人都从喉咙里发出欢快的嘶吼。

    秦浩如发疯的野兽一样,始终保持着快、深的冲击,在美妙的乐章中,杨若兰就向漫步于云端之中,连绵起伏,**迭起。

    邓如凤的家,居然比杨若兰家的庄园还壮阔,邓如凤一回到家,就把自己关进房间,把秦浩的衣服脱下,细心的用衣架挂好,与自己的贴身衣物相触。

    邓如凤脱下身上衣服,一具完美到极致的**上,充满了无穷的诱惑。光着脚jin ru浴室,躺在浴缸里,拿着手机拨通电话。

    “初来,帮我个忙,盯住清上家族,清上云君一露面,立刻通知我。”

    “我的大小姐,你不会因为清上云君要和杨若兰结婚吃醋了吧。”

    “废话真多,说,帮不帮忙。”

    “当然帮了,你我是好闺蜜,我当然帮了。”

    挂了电话后,又拨通一个电话,邓如凤冷声说道“英子,帮我混进华夏国际进出口银行,我要知道银行的所有账户。”

    “我的大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没有什么,就是玩玩而已。”

    “原子,帮我盯住清上家族的人,我要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

    “我去,你让我一个女人去盯一个家族,你确定没有搞错?”

    “一句话,帮不帮。”

    “我帮,我敢不帮么,你可是大姐,谁敢违你的意啊。”

    连打了三个电话,邓如凤找的都是女人。从她的语气来看,在她的闺蜜圈里,她有着别人难以企及的地位。

    “清上云君,你是第一个敢侮辱本小姐的人,你等着受死吧。”打完电话,邓如凤将手机随便一扔,眼里闪烁着不该出现在她这种富家小姐身上的寒芒。

    躺在浴缸中,邓如凤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梦中,邓如凤做了个梦,梦中,秦浩的身影总是出现在她身边,等水凉了,邓如凤醒过来,微微有些苦涩。

    酒店里,秦浩和杨若兰贪婪的索取着,从浴室到客厅,再到床上,一次次的**,将两人都送上了云端,

    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连续**数次,两人这才停息大战,相拥着躺在床上,杨若兰脸色潮红看着秦浩,生怕一眨眼秦浩就消失了。

    “老公,我这不是做梦,真的是你。”杨若兰双手紧紧抱着秦浩,似乎还担心秦浩消失,突然翻身压在秦浩身上。

    “是我,我从没有离开过。”秦浩温柔一笑,吻了吻杨若兰的嘴唇。

    “嘻嘻,我的嘴亲过你那里,你就不嫌赃……”一句情话,让杨若兰大喜,居然开起了秦浩的玩笑。

    “咳咳,要不我们吃饭吧。”秦浩猥琐一笑。

    “呕,你坏死了,人家刚才喝了你那么多豆浆……”杨若兰趴在秦浩肩上,羞得面红耳赤。

    这雄雌激素一接触,会发生什么谁都知道。这不,疲软的巨物,在杨若兰那柔暖的芳草摩擦之下,昂首挺胸的发出抗议。

    “你……又要了,是不是林傲雪委屈你了。”杨若兰大羞,轻咬着秦浩的耳垂吹着热气。

    秦浩刚要说话,杨若兰的小手就抓住他的宝贝,准确无误的jin ru蜜洞,湿润,火热,紧致的包裹感,让秦浩战意飙升。

    但,杨若兰似乎受不起了,就这样结合一起,但却一动不动。

    “她没你好,她整天都在忙。”秦浩嘿嘿一笑,这时候敢说他和林傲雪夜夜笙歌,那不是找死么。

    “嗯,老公,我想谁一会。”杨若兰真的很累,登了一天的山,又发生了那么多事,要不是思念的意志支撑着她,她早睡了。

    “嗯,睡吧。”秦浩抱着杨若兰,就这样让杨若兰压在身上,巨物成了连接两人的桥梁。

    杨若兰这一睡,可苦了秦浩。杨若兰近九十斤的体重压在身上,如果是普通人,最多半小时就要被压得窒息。可秦浩,见杨若兰疲惫中带有憔悴,心疼得要命,就这样撑着杨若兰,让她睡得安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