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8章 功亏一篑
    “我看他手里的电脑挺值钱的,要不我们拿他的电脑算了?”男保洁员盯着三十号手里的笔记本电脑。

    “小子,我们哥俩是闻名道上的飞贼,死在我哥俩手上的富豪不少,如果你不想死,马上交出电脑和所有现金,否则,哼哼。”女保洁员阴笑的声音非常渗人。

    “贪得无厌,又不知二位打算让我怎么个死法。”三十号知道躲不过去了,快速扣下电池,向窗户外扔去。

    两名保洁员脸色一变,女的身体一个弹跳,抓向已经飞到窗口的笔记本电脑,而男保洁员,手中出现一把手术刀,快速向三十号攻去。

    女保洁员有惊无险的抓出笔记本电脑,落地之时,头发居然掉了,他居然是秦浩。

    三十号避开了手术刀,惊见秦浩露出本来面目,意料之中的说道“秦浩,果然是你。”

    “操,为了你们两个小瘪三,老子男扮女装,还有一个呢,给老子滚出来。”秦浩有些郁闷,废了这么力,就是想不知不觉的拿到三十号等人的秘密,可三十号在警觉了。

    “秦浩,良禽择木而栖,你如此不给我们面子,你失去的,将是你无法想象的。”三十号脸色阴沉。

    “是吗,失去的是你们,而不是我。”秦浩冷哼一声,突然一个猛冲,扁正阳也随之出手,手术刀快速划过三十号的喉咙,但三十号绝不是弱者,身体向后一弯就避过了手术刀。

    而秦浩,居然一个九十度转弯,身体飞跃,一脚蹬在门上。

    砰的一声,门后一声清晰的闷哼声传来,刚落地的秦浩,冷笑声中又是一记飞腿。

    门后的二十九号脸色大变,双手刚要推开门,一股猛烈的**声反馈而来。二十九的双掌,顿时咔嚓一声,手指反向弯曲。

    “啊……”

    手指断裂,二十九号惨叫一声,被门砸在脑门上,顿时两眼金星直冒。

    二十九号的惨叫声让三十号慌了神,三十号拔出军刺,且战且退,向门口退去。

    “想跑?”扁正阳冷笑一声,手术刀猛攻而至,三十号避开之时,扁正阳身体一跃,一腿压下。

    砰!

    脚跟正中三十号胸口,三十号被蹬倒在地,但这家伙,反应不是一般的快。刚倒地,居然一个扫盘腿快速反攻。

    扁正阳一脚扫出,两人的小腿瞬间**,三十号惨叫一声,滚了一圈站起来,感觉腿快断了一样。而扁正阳也不好受,虽然没有三十号那么痛苦,但淤青是肯定的。

    就在这时,二十九号又是一声惨叫,三十号一回头,瞬间脸色铁青。只见,二十九号被秦浩脚踩着胸口,嘴里的鲜血咕噜咕噜的冒。

    三十号这一回头,给了扁正阳极佳的机会。扁正阳身体一跃,斜着身体,双腿重重的击中三十号胸口。

    三十号如扔出去的石头一样,撞到墙壁上,闷哼一声,嘴角鲜血淋淋。

    三十号一个弹跳而起,可还没有站稳,扁正阳手术刀已经逼进他的喉咙。喉咙传来刺骨大寒意,三十号脸色绝望,可手术刀居然停下了。

    扁正阳一把揪住三十号的头发,冷冷道“就这点实力,也敢胡作非为?”

    三十号气得吐血,他们以实力排名做名号,他是三十号,说明在组织里,他的实力是前三十的存在,可在扁正阳眼里,居然不值一提?

    “好了,这下我们可以聊聊你们的死法了。”秦浩淡淡一笑。

    “哼,秦浩,你犯了天大的错误。你的实力我承认很强,但你最不该的就是和我们组织作对,我们组织的强大,不是你能想象的。”在生命的威胁下,三十号居然眼神没有一丝慌乱,可见梅花组织训练杀手,是如何的残酷。

    “是吗,你们组织或许很强,但一个见不得光的组织,我又有何惧?我很好奇,你们两个华夏人,是如何被招募的。”

    秦浩面不改色,心里却有些凝重。他是不惧,但不代表他不担心。一个敢盗取国家导弹发射年密码的组织,世界上两百多个国家的情报组织,就连杀手协会,都没有他们的任何情报,可见这组织的严密性。

    一个组织的强大,第一要素就是严密。试想,如果米国的各种战斗武器的机密被公开,米国还能保持各种武器比其他国家先进整整一代?

    从上将那里得到消息,有几个小国的导弹发射密码丢失过。丢失的手法几乎相同,这就可以指向一个组织。但就是在这么多国家的情报人员眼皮底下,这个组织,仿佛会隐身一样。

    “哈哈,你不惧,那是你还不知道我们组织有多强大。秦浩,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们组织对你还是保留着欢迎的态度,只要你加入组织,你就会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多么明智。”

    三十号的话,让秦浩冷笑,上次三十号就说过,他们招募秦浩的目的,是秦浩脑海中的军事机密。

    “要想我加入,你不应该先告诉我你们是什么组织,有什么信仰,存在的使命,总部在什么地方。”

    “秦浩,这时候你还想套我的话,你当我白痴不成。”三十号能独当一面,智商自然不低。

    “我不是在套你话,而是给你一个死得痛快的机会。”秦浩阴森一笑。

    “哈哈……”三十号见招募无望,突然大笑一声,紧接着牙齿一咬。

    “不好,快阻止他。”秦浩脸色一变,扁正阳急忙出手,一爪卸了三十号的下巴,但为时已晚,三十号的嘴里,血液紫黑,显然是服毒了。

    这突然一幕,是秦浩没有想到的,急忙阻止二十九号,但令人失望的是,二十九号一样咬开毒药,自尽了。

    “得,白忙活了。”秦浩失望的摇摇头。

    “真够狠的,牙上栓着毒药,这种多少年的老方法,居然有人用。”扁正阳一样有些失望。

    “就是这种老方法,才让人防不胜防,走吧,这下应该能清净一段时间了。”秦浩叹了口气,捡起地上的假发戴上,离开酒店。

    ps:鲜花,求鲜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