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 两个保洁员
    杨若兰脸色苍白,手指关节发白,身体不禁**。这一刻,她非常想念秦浩。和秦浩在一起,虽然有林傲雪的竞争,虽然秦浩吊儿郎当,但秦浩却视她比自己还重要,她多么希望秦浩能突然出现,带她走。

    清上云君看了一眼杨若兰,急忙说道“伯母,您不要责怪若兰,我没事的。若兰刚回来不久,很多事还不习惯,让她习惯就好。”

    “看看,你还没过门呢,云君就已经替你说话,这样的男人,天下有几个,你先回房吧。”毕竟是母亲,责怪女儿的同时,心里也不好受。杨若兰继续怵在这里,也是尴尬,还不如让她回房。

    “伯母,我还有事,我先走了。您不要为难若兰,若兰迟早会明白,婚姻,门当户对才好。”清上云君温和的说道,张金霜满意的点头,对清上云君,她几乎挑不出任何缺点。

    杨若兰指节发白,清上云君的意有所指,让她明白,此人,并不像表面那么风度翩翩。

    “好,云君有事要忙,那你先去吧,有空就过来看看若兰,这孩子,自从回来,整天呆在家里无所事事,我怕把她闷坏了。”张金霜这句话,似乎在暗示某些东西。

    “这样啊,伯母,我明天没有行程,您看要不明天我带若兰出去走走?”清上云君大喜。

    “那麻烦云君了,若兰,还不快谢谢云君。”张金霜微微一笑。身为女人,她自然知道该如何追女人。

    “没事,若兰,那你今天好好休息,我明早过来接你,我先走了。”清上云君这太极玩得很妙,杨若兰肯定不会和他说谢,还不如把好话先说了。

    清上云君一转身,脸色瞬间阴沉,以他的地位,还没有哪个女人敢如此不给他面子。

    “坐下,若兰,不是爸妈要逼迫你。你看看清上云君,家里有钱有权,嫁给他,你能拥有天下女人羡慕的地位,而且云君这孩子性格温和,能力又好,人家能看上你,这是你的福气。”张金霜叹了口气。

    只有到了一定年纪,才会明白什么是生活。生活就是面包,而不是天真浪漫的爱情。就连法律,也没有依据爱情而制定的条令,这说明,爱情,是世间最不可靠的。

    “我知道了。”一向强势的母亲突然温和下来,让杨若兰无法反驳。天底下,哪有母亲害自己女儿的。

    云阳,一快捷酒店里,三十号和二十九号坐立不安,送走红尘后,他们紧急中接到组织的命令,不得不潜回云阳。

    “二十九号,你出去打探一下风声,怎么了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消息。”三十号有种不祥的预感。

    “三十号,我看不用去了,这已经过去十几个小时了,他们还没有消息,我看……”二十九号有种不妙的预感。

    “你是说……不好,我们要马上离开。”三十号脸色一变,急忙收拾东西。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了,一女声传来,请示道“先生,请问你们需要打扫房间吗?”

    “不……”二十九号刚要说话,三十号急忙蒙住他的嘴,快速比划了几个手势,二十九号点点头,表示明白。

    “等等,我这就开门。”三十号回应了一声,二十九号走到门后,贴在墙壁上,三十号才打开门。

    进来的是身穿保洁服的一男一女,三十号眉头一皱,总感觉两人有些熟悉。三十号盯着女人的眼睛问道“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先生,我们是酒店的保洁员,您见过我们并不奇怪。”女保洁员随意一笑,眼神却瞟着房间的布局。

    “嗯,那你们打扫吧。”三十号似乎也觉得女保洁员的话在理,这才让开身体,让保洁员进房。

    保洁员进房,三十号看着两人走路的姿势,眉头深深皱着。特别是两人的右手,即便拿着保洁的工具,前后摆动都没有超过大腿范围。

    这一点发现,让三十号脸色一变。千万别小看这个姿势,右手不摆动,距离大腿步超过五公分,这是保证最快拔枪的最佳姿势。三十号右手放进外套里,但没有轻举妄动。

    “你打扫客厅,我打扫卧室,干认真一点,一定要打扫干净了。”女保洁员吩咐了一声,就拿着保洁工具进了卧室。

    jin ru卧室,保洁员气质变了,似乎多了一股男人的气息。卧室里两张床,两张床的被子都挺乱,显然是有人睡过。

    保洁员看了一眼床边的垃圾桶,垃圾桶里什么都没有,床头柜上也没有东西,急忙转身回到客厅。

    客厅里,男保洁员用毛巾擦着桌子,眼睛却盯着桌上的笔记本电脑。就在这时,一双手合上笔记本电脑,三十号轻笑道“不好意思,你们继续。”

    “先生,你的电脑很漂亮。”男保洁员呵呵一笑,三十号刚回应一笑,男保洁员突然出手抢夺笔记本电脑。

    “哼,我就知道你们不是保洁员,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三十号眼疾手快,有惊无险的避开男保洁员的抢夺。

    “我们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选择怎么个死法。”从卧室出来的女保洁员,居然以男人的声音说道。

    “我就说你们不是保洁员,两位,我和你们无冤无仇,想必你们是讨生活吧,这是一千快钱,拿着走人,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三十号拿出一千块钱丢在桌上,他已经猜到来人是谁了,但,他不敢点明。

    “什么,一千块?操,你看我们哥俩这么帅,一千快钱就想打发我们,这是对我们这张脸的侮辱。”女保洁员说着男声,还一脸愤怒,让人有些无语。

    “兄弟,我们也是讨生活的,一千快钱就当是交个朋友,可不要太贪心了。”三十号脸色阴沉,拖延着时间,心里却在寻思,该如何躲过这一劫。

    “卧槽,兄弟,他这么侮辱我们哥俩,老子很生气,你说,该怎么办?”女人恶狠狠的说道,颇有强盗风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