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1章 诡异的地下室
    秦浩面色疑惑,心里却大惊。老首长果然没有说错,这个组织图谋甚大。这不是普通的国外间谍组织,一般的间谍组织,不敢这么嚣张的行事。

    根据老首长的告知的情报,秦浩心情非常凝重。根据华夏安插在别国的特工,现已经可以确定,有几个小国家的导弹发射密码被盗。

    虽然这些密码丢失很机密,但五个核大国的特工暗中接触过,这些密码的丢失,都指向同一个组织,但迄今为止,耗费五个核大国不少情报之力,都没查到这个组织的有用信息,可见这组织的神秘,堪比一国最高军事机密。

    历史以来,雇佣兵、恐怖组织、国际大盗,他们都奉行着一个原则,就是不惹五个核大国,华夏的**组装东突除外。

    可眼前这家伙,一开口就要华夏军队的绝密,这显然不是以上三类组织。莫非他们和东突恐怖组织有关系?

    东突,全名为东突厥斯坦解放组织,起源于华夏战争年代。东突在境外建立基地,培养暴力恐怖分子,不断潜入华夏境内,策划、指挥恐怖破坏活动。

    在国际一些**势力的资金、情报支持下,试图分裂我国,重点就是我国新疆。试图将新疆从我国分裂出去,独立为东突厥斯坦,这些年在华夏军队严厉打压下,此组织气焰消散了不少,但距离灭绝,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秦浩和这个组织可是老对手了,在境内还是境外,交手的次数不少。梅花组织这么快就盯上了他,又幻想窃取华夏的军事秘密,他不得不怀疑,梅花组织是否与东突有关。或者,梅花组织就是东突的变种或者下属。

    “新闻上出现过东突厥斯坦恐怖组织试图窃取华夏军事机密,你们不会是东突恐怖分子吧?”

    秦浩看似随意一笑,但眼睛却死死的盯着三十号,试图从三十号的脸色变化中找到破绽。但,他失望了。三十号虽然有变,到却是嘲讽、不屑,而不是惊讶或者意外。

    显然,三十号看不起东突,鄙夷东突。这说明,他们和东突无关,而且,势力比东突还要强大。

    秦浩更凝重了,恐怖袭击,是全世界面临的一大难题,华夏一样深受恐怖袭击之苦。东突就让华夏头疼,这又冒出一个比东突还要厉害的,反恐局势更加不妙。

    这些为了野心或者一些莫须有的名义,肆意发动对普通人的恐怖袭击,全世界都痛恨,但,他们却如野火一样,周而复始,始终不绝。

    “秦先生,只要你回答我的问题,签了这份协议,你就是我们的兄弟,你可以马上带他们离开。”三十号点点头,二十九号立即拿出一份协议递给秦浩。

    秦浩接过协议,试图从中找到这个组织的名字,可对方实在太奸诈,整份协议里,都没有组织的名字。但协议里,规定的却非常严格。

    比如,一但秦浩加入,秦浩就必须无条件服从组织的命令,即使让他立即干掉父母,他都不许迟疑。而相同的好处是,组织会以资金和人才帮助秦浩将事业做大。比如现在都浩雪,组织可以提供他巨额资金,将企业壮大。

    秦浩讥讽一笑,这份协议只有傻逼才会签订。他不用怀疑,一但签订了这份协议,他将万劫不复。以后公司发展到什么地步,都不在属于他。

    但,这份协议,如果是落在不理智,或者抱着侥幸的人手里,肯定会有人签。华夏文字博大精深,一字之差,往往意思就是两个极端。

    与此同时,云阳大道上,青龙帮的小弟恨不得挖地三尺,都没有找到定位芯片,扁正阳越来越焦急。

    拨通罗老虎的电话,焦急道“罗老虎,赶快找到云阳大道下水道规划图。”

    “好,我这就去找人。”罗老虎不敢耽搁,急忙打电话给熟人,拖关系到市委打听,

    而扁正阳放弃寻找,让青龙帮的小弟去搜索周围的停车场,特别是重点搜查地下停车场。也许是巧合,扁正阳凑巧来到商务车jin ru的停车场。

    扁正阳正找着时,罗老虎回电话了。惊人的是,云阳大道的下水道都是以巨大的管道转移到外面。为了保护云阳大道的古建筑,市政府下过红头文件,任何组织、个人不得在云阳大道实施重大工程。

    古建筑的承受力本就很差,地下更是严格规定,连下水道都不得地下直接开发,这就让云阳大道的地下的土地资料空白,连市政府都没有水土资料。

    挂了电话,扁正阳脸色阴沉,没有下水道,那定位芯片为何一直不动。

    “莫非?”扁正阳突然脸色大变,急忙跑到墙边。扁正阳因为没有跟上商务车,所以他不知道他所在的停车场就是地下基地的入口。

    停车场是上世纪就留下的,属于私人产业,外来车辆并不允许停车,所以,里面并没有什么监控器。

    扁正阳打开手机手电筒,照着墙壁,将手掌放在墙壁上。众所周知,地下室,靠近地下土的一面,墙壁的湿度和温度都会不同变化。扁正阳想到了地下可能有基地,又没有检测的设备,只好用手去感觉。

    “这里距离广场有两百米左右,如果真有地下基地,那这里或许有通道,亦或者墙壁的背后就是基地。”

    手感没有回馈有用的讯息,扁正阳更加焦急,继续抚摸着墙壁,转了一圈后,还是没有湿度和温度明显的变化。

    突然,扁正阳不经意间看到,原本阴暗潮湿的地面,突然出现一块干燥的地方。地上是混泥土地板,潮湿和干燥非常明显。

    扁正阳脸色一变,急忙蹲下身体,将手掌放在干燥的地面上,没有寒气。然后放到潮湿的地面上,透骨的寒气袭来,扁正阳大喜。

    “找到了,就在地下。”扁正阳惊呼一声,急忙转着身子,寻找着入口。可是,四周墙壁,地面,都没有门或是缝隙,这实在是太诡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