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3章 突发状况
    烤羊腿很快就上来,彝族老汉淳朴的笑道“小伙子,烤羊腿配米酒,那可是绝配,来一壶?”

    “哈哈,自然要来,彝族老乡的小锅米酒可是很难喝道正宗的,快来一壶尝尝。”秦浩眼睛一亮。

    “哟,小伙子还知道我们彝族的小锅米酒,得嘞,你稍等。”老汉眼睛一亮,彝族村寨,不向汉族那么开放,能知道彝族特产和风俗,和彝族交流起来,就方便的多。

    酒壶,是土制陶器。盛酒,土质器皿才是绝佳。老汉送来这一壶,大概有三两左右,量正好。

    客人并不多,老汉微笑的看着秦浩,对这个年轻人,老汉有种说不出的亲近。这可就怪了,他每天接触的人那么多,和秦浩又是刚相识,这股亲切,来得太突然。

    秦浩打开酒壶,浅尝一口,眼睛一亮,接着又大喝一口。

    “好酒,既保留了小米的清香,蒸馏时又火候控制得极好,当属米酒上品。”

    秦浩点头赞赏,他虽然不懂酒的工艺,但对酒的了解可不少。老汉得意的大笑道“这酒,出自老汉之手……”

    老汉淳朴而健谈,游客们不是忙着录像就是和彝族同胞们跳着欢快的舞蹈,老汉不忙,秦浩干脆请老汉坐下来,吃喝聊天。

    广场上,游客越来越多,而彝族同胞们,穿着民族服装,男女老幼都欢快的庆祝着节日。彝族的歌曲,秦浩听得不是太懂,只能听听旋律。

    “小伙子,快看快看,那是我女儿,楚州市电视台记者。”说话间,老汉突然兴高采烈,骄傲的指着广场边,一个拿着话筒,现场直播的彝族女孩。

    女孩二十五六岁,梳着马尾辫,身穿彝族服装。从服装来看,女孩还是单身。注听说彝族的女人,结婚前后,服装有差异,小金也不是太了解,这里就不详细叙述了。

    “不会这么巧吧?”秦浩眼睛一瞪,这不是自己此行的目标之一,舒媚吗?

    “我女儿,舒媚,云阳大学传媒专业,这丫头,可给我老汉争气了。”老汉骄傲的说到,眼神中尽是磁性,看得出来,他对自己的女儿很满意,也很爱她。

    “嗯,的确。声音中带有灵动,眼神清澈见底,含有灵气。大爷,你这女儿是个好女孩。”秦浩看人可是很准的。

    生活在城市这个大染缸里,还是保持眼神清澈,颇有种出淤泥而不染的清纯品质,这样的女孩,是非常难得的。

    “唉,我这女儿什么都好,就是不急成立家庭,这都二十六岁了。老汉每次催她,她都不急,这可愁坏了我。”老汉叹了口气。

    女孩,二十五一过还没有结婚的,就可以称为是剩女。而彝族,比其他民族结婚的平均年龄更低,身为彝族的舒媚,的确是剩女了。

    “大爷,现在讲究自由恋爱,您老就不用太担心了。”秦浩随意的说道,眼神却盯着舒媚。

    可能是看出秦浩聊天的兴致不是很高,老汉让秦浩慢吃,起身忙生意去了。

    舒媚坐着现场直播,介绍着彝族的风俗和火把节的来历,围着跳舞的广场转圈,以直白却不失押韵的言辞推介着楚州。

    秦浩端着酒壶,静静的看着舒媚,突然,秦浩看到燃烧着熊熊大火的火架向一方倾斜。。

    秦浩脸色一变,火架这是要倒,火架下那么多人,要是火架倒下来,后果不堪设想。可,要是立即通知现场的游客,同样容易造成恐慌,那时候,很可能造成踩踏事故。

    人太多,音响的声音又大,火架下的人都没有发现,还在欢快的跳舞。秦浩脸色焦急,快速扫了周围一眼,急忙小跑到老汉前。

    “大爷,要出事了,你快点告诉其他摊位主,让他们撤掉摊位,让出一条撤离的路。”

    “小伙子,要出什么事?你不是吓老汉吧。”老汉脸色一惊,怀疑的看着秦浩。

    “大爷你看。”秦浩指着倾斜速度并不快的火架。

    老汉脸色顿时大变,惊呼道“糟糕,火架要倒了,快通知人们跑啊,这要塌了,还得了啊。”

    “不行,大爷,人太多了,一但造成恐慌,必然造成踩踏事件。你快告诉其他摊位主,请他们撤掉摊位,同时拨打报警,我去试着让人们撤离。”

    秦浩扔下一句话就快步向广场跑去,老汉有些慌了,也不知道秦浩的安排对不对,急忙跑到仅有的几桌客人前,将情况告知,并且请他们协助通知其他摊位主。

    客人中的年轻人急忙打电话报警,灾难面前,他们不敢迟疑,急忙撤离出广场,但通知其他人时,不是的淡定,而是大吼大叫。

    广场上跳舞的人至少上千人,秦浩不可能一个一个的通知,最好的方法就是拿到中央的话筒,用个能吸引所有人的借口,将人骗走。

    秦浩焦急的混在人群里,距离话筒还相当远,可他又不能强行推开人,否则破坏人家的节日,彝族同胞非得找他算账。

    跳舞的人都手拉手,秦浩只能不断和别人换手,混进最里面的一圈。秦浩脱离跳舞的队伍,跑到音响旁,音乐一关,拿起话筒。

    音乐一停,游客们到没什么,但所有的彝族同胞愤怒的瞪着秦浩。火把节,是彝族同胞最重大的节日,这围着大火跳舞,是一种祈福仪式,破坏他们的仪式,罪无可恕。

    彝族同胞谩骂着向秦浩冲去,秦浩脸色一变,拿着话筒大吼道“广场东面,政府正在发钱,大家快去领吧。”

    人群外的舒媚,原本保持着微笑的她,小脸突然怒气冲冲,她不但是彝族,更是记者。政府可能发钱么,她第一时间就对秦浩这个骗子非常反感。

    一听政府发钱,站着不动的游客再无跳舞的兴趣,向广场东面涌去。外面的摊位已经撤开,让开了足够宽敞的路。

    “你干什么,你找死不成?”

    “该死的,他居然破坏了我们祈福仪式,把他抓起来。”

    “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游客们开始撤离,可秦浩遭殃了,七八百彝族同胞包围着他,恨不得将他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