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3章 挺身而出
    候车室的一幕,被网友拍成视频传到网上,顿时引起热烈的讨论,视频的点击量多达十亿次。

    跟帖讨论的多达数千万,特别是曾经受到自然灾害,解放军战士救灾中的英勇,奋不顾身等图片被翻出,赞扬人民解放军的帖子,数不胜数。

    动车上,秦浩坐到经济舱,凑巧的是,他和新兵刚好是一个车厢。随着动车开动,秦浩的思绪也回到了刚参军,和新兵战友一起乘坐绿皮车奔赴军区的场景。

    回忆中,秦浩居然有了个很大的构想。这些年,退伍军人找不到好的工作,沦为社会底层的新闻不断见报,他觉得,自己或许可以做点什么。

    这个经济开放的社会,所有企业都要效益,多少人为了利润,为了财富,早也忘记,华夏的社会安宁,政治稳定,军人在其中扮演着多么重要的角色。

    就是这些为人民,为国家默默付出的军人,哪里有难就有他们的身影。可一但退伍,他们却沦为社会底层,连份像样的工作都难找到。

    就在秦浩思虑中,卫生间那面突然传来吵闹,秦浩抬头一看,顿时眼里爆发出可怕的杀机。

    卫生间门口,一个头发染的五颜六色,吊儿郎当的青年指着一个新兵恶语相向,而新兵,脸色涨红,不断的道歉。可他的退让,反而成了青年嚣张的资本。

    “操,看你这怂样,也只配做了垃圾军人,给老子跪下,否则老子就到纠察部投诉你。”一声垃圾军人,所有军人全部愤怒的站起身来,其他的普通乘客同样脸色愤怒。

    “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帮你擦擦,真的很抱歉,我不是有意的。”

    新兵急忙掏出纸巾,就要弯腰去擦青年皮鞋上的水渍。

    “发生了什么事?”新兵连长阴沉着脸走过来。

    “报告连长,我不小心弄湿这位同志的皮鞋,我正要给这位同志处理干净?”新兵脸色一惊,急忙汇报。

    “嗯,这位同志,非常抱歉,你看,后面还有人等着上卫生间,我的兵也像你道歉了,要不我们先让开,别耽误了其他同志方便,如何?”新兵连长语气十分温和。

    “哈哈,你算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么?这是我的错吗?不是我要耽误别人,是你们这群穿军装的垃圾,大家来看看啊,军人欺负老百姓啦。”吊儿郎当的青年不但嚣张,更是侮辱军人,秦浩坐不住了,阴森的站起身来。

    “同志,我的兵错在前,我们愿意道歉,但侮辱军人,我绝不允许,你必须道歉。”新兵连长脸色阴沉下来。

    “连长,对不起,是我错在前。同志,我这就擦干你鞋上的水渍,请你不要耽误其他同志方便好吗?”新兵拿着纸巾就要弯腰。

    可这时,一只有力的手掌抓住他的肩膀,新兵无法在弯下一分。秦浩拿过新兵手里的纸巾,微笑道“让我来。”

    “多谢同志,但这是我的错……”

    “你有什么错,你是华夏的军人,军人,要有骨气。你是光荣的人民解放军战士,你已经道歉了。但,他已经涉嫌侮辱军人,这是犯法,你知道吗?”秦浩虽然微笑着,但语气却不容置疑。

    所有军人都感激的看着秦浩,特别是秦浩说到军人要有骨气时,包括新兵连长都郑重的看着秦浩。

    “操。你是哪里冒出来的小瘪三,这是我和这个垃圾……啊……”

    吊儿郎当的青年还没有骂出口,秦浩一耳光扇过去。青年顿时惨叫一声,脸上一个鲜红的巴掌印触目惊心,嘴角渗出鲜血。

    “身为华夏人,侮辱华夏的军人,你又是东西?你爹妈没有教育过你怎么做人?你有什么理由侮辱军人?”秦浩眼里冒着恐怖的杀气。

    “打得好,这样垃圾就不配做华夏人。”

    “这就是社会的悲哀,总有一些人平日恨军人,恨警察,但出事时,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军人、警察,这样的人,就应该吊销国籍,让他滚出华夏。”

    “你看他样子,分明是社会的渣滓,侮辱军人,不过是为了衬托他那可怜的自尊而已。”

    秦浩一耳光,赢得广大乘客的赞赏。秦浩一爪呃住青年的喉咙,阴森道“当你侮辱军人时,你可想过是谁保卫国家的完整,又是谁保卫社会治安,又是谁抢险救灾中不顾自身安慰。”

    致命的窒息,让青年双眼恐惧,惊恐的露出求饶之色。秦浩搜青年的身,找到青年的**,看到青年的家庭住址和年龄,杀气更盛。

    “汶川人,十八岁,汶川大地震时你刚好十一岁,你良心被狗吃了,汶川大地震时,解放军战士没日没夜救援,多少群众如果没有解放军的救援必死无疑,也许,你或者你的家人,也是被救的一员,只要你还有点良心,你就不该侮辱军人,你自己摸着良心问问,你还是人吗。”

    秦浩手一松,青年瘫在地上,脸色苍白的咳嗽,惊恐的看着秦浩,再无之前的嚣张。

    秦浩霸气挺身而出,不但赢得广大乘客的赞赏,同时赢得军人的感激。

    军队有着严格的禁令,即便青年再嚣张一点,军人也不能出手,否则迎接他们是严肃的惩罚,甚至被驱离军队都有可能。

    “自己好好想想,军人,不容诋毁,更不容侮辱。你是人,千万不要选择做垃圾。”秦浩将**丢给青年,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好,教训得好,做人还是做狗,这需要我们每个人沉思。”一个七老八十的大爷站起身来,第一个鼓掌。

    众人鼓掌中,乘警姗姗来迟,青年见到乘警,顿时如见到救命稻草,急忙状告秦浩。

    可是,当乘警询问时,整个车厢的人都说没看见秦浩打人,只看见青年侮辱军人。连新兵连长都出来作证了,乘警以涉嫌侮辱军人带走青年。

    “谢谢!”新兵连长感激的看着秦浩,严肃的敬礼。

    “不客气!”秦浩微微一笑,回了个军礼,这让新兵连长一惊,但并没有多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