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4章 做君子还是做禽兽?
    饭后,双方告别,汪天宝带走了秦浩的收购要约,这顿饭,汪天宝十分复杂。但他始终不解秦浩的自信来源于何处。

    车上,李莹莹忍不住问道“你怎么突然盯上了成风集团,以我们现在的实力,不可能收购得了成风集团。”

    “因为这是一个承诺,你真以为我看上了成风集团?错了,我看中的是汪天宝而已。”秦浩阴森一笑,李莹莹身体莫名一寒,感觉秦浩实在太阴险了。

    “你好阴险。”李莹莹似乎想到了什么。

    到李莹莹楼下,车灯一关,车里突然沉默下来。李莹莹埋着头,莫名的脸色通红。

    秦浩微微一笑,突然身体前倾,李莹莹还没有做好准备就被偷袭了。温热的嘴唇被盖住,李莹莹的情感瞬间到宣泄口,如洪流一样宣泄而出。

    解开安全带,双手抱着秦浩的背,热烈的回应着。热吻中,秦浩的手又不老实了,拉开李莹莹的衬衫,一前一后,后背的手指轻轻一扣,小衣扣子一解,憋了一天的玉峰瞬间得到释放。

    李莹莹心里惊呼一声,一只微微粗糙的大手就掌握了她的玉峰。养了二十多年的小白兔,就这样落在恶魔手里。那手掌就像是有无穷的魔力一样,让李莹莹欲罢不能,迫切的需要更进一步。

    很快,李莹莹的呼吸粗重急促,小腹一股暖流涌出,李莹莹下意识的**双腿,生怕那热流冲过布料的阻挡宣泄而出。

    秦浩是贪婪的,手掌几乎游离遍了她的上半身。李莹莹发誓,秦浩的手绝对有魔力。手掌走过的地方,总能让她神经紧绷,皮肤又不可思议的放松。

    有个很有意思的调查,男女拥吻时,女人喜欢静静的亲吻,最好是双方都闭着眼睛,不要有其他的动作。但男人,亲吻之时,眼睛几乎睁着,而双手,恨不得走过女人身体的所有地方。

    当秦浩的手掌试图从腰间往下入侵那神秘丘蕾时,李莹莹一惊,双手急忙抓住秦浩的手,祈求道“别在这里”

    这句话,无疑是对男人发出了战书,这时候,君子可忍禽兽不能忍。秦浩是君子还是禽兽?

    下一秒,奥迪6发动机发出野兽般的咆哮,在小区里几个漂移就消失在黑夜中。

    秦浩一手开车,一手拿出手机,快速打开外卖软件,定好了酒店。副驾驶上的李莹莹从新扣好小衣,脸色通红的整理着衬衫。心里惊喜中带着些许害怕,毕竟这是女人的第一次,说不怕那是假的。

    特别的无良的岛国片中,那些女优饰演的第一次,那惨叫声,还有血迹,让不少想要偷食禁果的女孩造成了小小的心理障碍。

    jin ru酒店,房门一关,秦浩如多年没有尝过人生乐趣一样,拦腰抱起李莹莹扔到大床上,两人的衣服很快就丢到了地上。

    前戏很快结束,李莹莹双眼泛着水雾,轻咬着秦浩的耳垂,喘息道“好好爱我。”

    一切水到渠成,当两人融为一体时,李莹莹紧咬牙关,眼睛流出晶莹的泪水。

    泪水包含着丘蕾的疼痛及心里的幸福,压制了这么久的情感终于得到释放,女人又是感性的动物,可想而知。

    李莹莹家里,冰语贤和姜蓉蓉已经入眠,但冰语贤并没有睡着。看了看手表,时间已经是凌晨。

    “大坏蛋,这么晚还不送莹莹姐回来,你肯定是欺负莹莹姐了。”冰语贤喃喃自语,咬牙切齿中,带有些许幽怨。

    “哼,你就是个坏人,大坏蛋,你太可恶了。”冰语贤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李莹莹不回来,她心里莫名的酸楚。可这不是因为关心李莹莹,而是因为秦浩。

    “语贤,你怎么了,做噩梦了吗?”冰语贤的声音吵醒了姜蓉蓉。

    “啊没没有。蓉蓉姐,你说莹莹姐怎么这么晚还没有回来?”冰语贤差点惊叫一声。

    “傻丫头,秦总带她去应酬,应酬一般都会很晚,快睡觉吧。”姜蓉蓉轻笑。

    “我还是不放心,秦浩那家伙是个大坏蛋,蓉蓉姐以后你要小心他。”都说女人的直觉很准,秦浩此时不就是在做坏坏的事么。

    正在李莹莹身上耕耘的秦浩突然打了个喷嚏,喃喃道“哪个大半夜的想我?”

    李莹莹没有听到秦浩的话,她已经完全陷入那狂风暴雨的冲击中,每一次**,她都有种灵魂上了天堂一样的快感,她需要更猛烈的**,她需要秦浩的爱填满她的心,温暖她的生理。

    半个小时后,两人同时身体一哆嗦,同时从喉咙嘶吼而出,双双同时迈入云端。

    翌日天还没亮,李莹莹就回到家里,做好了早餐,姜蓉蓉两人才起床。

    “莹莹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怎么不知道?”冰语贤质疑的绕了一圈,见李莹莹完好无损,她似乎有点不甘心。

    “小懒猪,我回来时你已经睡死了,快洗漱吃早餐吧。”李莹莹脸色莫名一红。

    冰语贤抓耳挠腮,总觉得哪点不对,但又说不出来。而姜蓉蓉回头看了一眼卧室里的女士拖鞋,李莹莹的分明没有动过,姜蓉蓉意有所指的一笑,心里闪过一道不情愿的酸楚。

    大战一夜,秦浩神清气爽,开着车回到小区时,林傲雪刚好从楼上下来。秦浩暗呼见鬼,林傲雪今天怎么提前半个小时出门,这下好了,刚好撞个迎面,想躲都躲不了。

    急忙看着后视镜,确保自己身上没有留下痕迹后才急忙打开车门。

    秦浩在车里的小动作并没有躲过林傲雪的眼睛,林傲雪站在车前,面无表情的看着秦浩,心里有种杀了秦浩的冲动。

    “老婆,怎么这么早,休息不好对身体会有损伤的。”秦浩嘿嘿笑着,刚伸出双手去抱林傲雪。

    林傲雪皱了皱眉,避开了秦浩。冷漠的说道“整个清水集团压在我身上,我哪里能像某些人,整天就像偷腥的猫一样。”

    “老婆,怎么一大早心情就这么差,告诉老公,是谁欺负你了,我削不死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