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 仗义出手
    后面的两个男子,残忍的阴笑一声,两柄匕首抵住秦浩的腰,两人虽然不说话,但意思已经十分明显。因为角度问题,乘客们看不到秦浩受到胁迫的一幕。

    偷盗的小偷冷笑一声道“大家都看到了吧,他才是小偷,被我喝问的不敢说话了。”

    小偷这一声,的确引导了乘客,所有人看着秦浩的目光变成了鄙夷。小偷,最是招人恨。

    “呵呵,你们看似很聪明,但其实是个脑残。简单的偷盗不过十五天的拘留,但以管制刀具胁迫他人,这就是犯法。”

    秦浩阴森的笑容中,身后的两人突然惨叫一声,秦浩仿佛后脑长眼睛一样,双手如铁钳一样制住两人手腕。

    其他乘客听见惨叫声,如避瘟神一样的避开秦浩。这下正好,给了秦浩放手施为的空间。

    双手一拽,身后的两人就向前扑去,手中的匕首吓得乘客们尖叫不止。公交车司机从监控中看到这一幕,立即加速向派出所时去。

    “小子,你敢坏我们好事,找死。”同伴被弄翻,偷盗的那人脸色一狠,抓住一把匕首就向秦浩扑来。

    “在我面前玩刀,你是瞎了狗眼。”

    秦浩面不改色,右脚猛的一踹,正中小偷小腹。小偷惨叫中如沙包一样摔倒在车厢里。

    匕首被摔落,小偷居然还不死心,想去抓匕首。但,秦浩的脚后发先至,他的手还没有抓到匕首,秦浩的脚掌已经踩在他的手上。

    “啊……断了……断了……”小偷发出杀猪般的惨叫。乘客们都脸色惨白,普通人哪里见过这么暴力的一幕。

    “现在知道断了,偷盗时怎么没想过有一天断手呢。”秦浩冷笑一声,一脚踹飞小偷,赢得众人鼓掌。

    三个小偷艰难的从地上爬起,阴森的瞪着秦浩,手掌鲜血淋淋的小偷居然威胁道“小子,敢坏我小飞侠的好事,你给我等着。”

    “小飞侠?卧槽,你是脑袋没发育好吧。”秦浩被逗乐了,特么的,小偷还弄出个小飞侠来。

    “你等着,你给我们等着。”小偷放了句狠话就向后门冲去。

    “开门,快开门……”三人越喊,公交车开的越快,当公交车停在派出所外面时,三个小偷脸色阴狠的瞪着秦浩。

    比眼神,秦浩可不会怕,不过和这种人置气不值得,秦浩直接被无视了。

    三人被警察带走,秦浩这个擒贼有功的自然要去做笔录。做好笔录后,秦浩除了派出所,可这出来,刚好看到被公交车上被小偷盯上的老人。

    老人好像有点老年痴呆,喃喃声中就要横穿车道,秦浩大惊,急忙冲了过去。

    在急促的汽笛声中,秦浩抱起老人就往回冲,险险的避开了车辆。要是没有秦浩,这老人的下场可想而知。

    老人似乎也被吓坏了,恐惧中感激的对秦浩点点头。

    “老爷子,你要过马路吗?这里不能过,你看,要去哪里,从斑马线上过,明白吗?”秦浩指着不远处的斑马线说道。

    “哦哦,儿子,你回来了,你可想死爸了,让我看看。长高了,也瘦了,儿子,在国外吃了不少苦吧?”

    老人的话让秦浩傻眼了,老人看来记忆出现了问题。老人拉着秦浩的手,秦浩心里微微一痛。做父母的,生儿育女,图的不是儿女将来能给他们多好的物质生活,而是能承欢膝下。

    老人的穿着不错,家庭应该不错,且是城里人。秦浩拉着老人回到人行道上,耐心的问道“大爷,你记得家在哪里吗,或者你记得家人的电话吗?”

    “家,家人,我想想……”老人抓着脑袋认真的去想。别认为老人的话前后矛盾,其实对老年痴呆的病人来说,这非常正常。他们往往会忘记了上一秒自己说过什么。

    “大爷,你别想了,你看看包里有没有家里地址,我送你回去吧。”

    秦浩估计老人是想不起了,换了个方法。这时,老人眼睛一亮,高兴道“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

    “大爷,你把地址告诉我,我送您回家吧。”秦浩松了一口气。

    “地址我不记得,但我记得路,小伙子,你是好人啊。”老人似乎记忆又回来了。

    因为老人记不得地址,打车是不行了,只能陪着老人步行。可走着走着不对劲了,秦浩发现,这是要出城的节奏啊。

    不过,见老人心情不错,秦浩也就没问,继续跟着老人。两个时辰后,秦浩懵逼了,这哪里是家,是公募好不好。

    可是,老人真有回家的劲头,而且轻车熟路,似乎他的记忆里,就只剩下了这条路。还好秦浩是无神论者,否则他肯定会乱想,猜测老人是人是鬼。

    两人来到一墓碑前,老人指着墓碑道“小伙子,这就是我的家,多谢你了。”

    “卧槽。”

    任秦浩是无神论者,还是感觉阴风阵阵。试想,一个老人指着墓碑说这是他的家,你能不乱想。

    不过,秦浩的内心是十分强大的,眯眼一看,墓碑上的照片分明是女人的,还有死亡日期,秦浩明白了,这墓碑是老人老伴的坟墓。

    老人坐在墓碑前的台阶上,苍老的手掌抚摸着墓碑上的相片,喃喃道“老婆子,我好像又找不到家的路了,这只好来看你了。唉,你这一去啊,我连路都找不到了,你说我活着干什么啊。”

    秦浩微微一叹,老人的话已经说明了不少问题。老人患病的时间不短了,以前有老伴照顾。可老伴去了后,孤独之下,病情就更重了。

    不由的,秦浩真正意识到何为孝。想想自己这段时间早出晚归,每天和父母的话没有超过十句,秦浩就恨不得扇自己的耳光。

    “爸,你怎么又来这里了。”就在这时,一辆车停在后面,一个中年焦急的呼唤道。

    秦浩回头一看,此人西装革履,开着宝马5,显然是个成功人士。

    “既然来了,让老爷子多呆一会吧。”秦浩拦住了来人,老爷子心里太孤单,让他把心里话说出来就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