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 这才是秦浩
    至此,李队长等人方才明白,这哪里是绵羊,分明是头饿狼。

    秦浩阴森一笑道“如果我是你们,会选择交代谁让你们来的,这样至少能让你们少受一点皮肉之苦。”

    “狂妄!我不得不承认你有几分实力,但你莫以为这就吃定我们了。”

    李队长话音一落就向劳斯莱斯冲去,秦浩眼里闪过一道寒芒。李队长刚到车前,手还没碰到拉手,秦浩已经后发先至。

    就在秦浩长腿攻来之时,李队长得逞一笑,猛然转身间,军刺直击秦浩大腿。

    秦浩面不改色,虽然身体凌空,但却不可思议的强行一扭。斯拉一声,裤子瞬间被刺破。

    要知道,身体凌空时,没有着力点之下,身体想要有所改变,需要肌肉的完美协调。

    这完美的一击居然被秦浩避过,李队长脸色有些难看。而车里的林傲雪,更是惊呼出声,芳心提到了嗓子眼。

    避开了军刺,秦浩落地,一个一字胯马,一拳轰到李队长小腹上。李队长哀嚎一声连退几步,秦浩怒吼一声,双腿不可思议的爆发的强大的弹力。

    秦浩的招牌腿法连环击,连续三腿,李队长都躲过。咔嚓几声,李队长大吐一口鲜血倒飞出去。

    就在这时,秦浩脸色一变,急忙转身扑向劳斯莱斯。这些保镖,可没有君子之风,秦浩击退李队长时,其余的保镖居然毫无底线的想要以林傲雪做要挟。

    一人已经拉开车门,林傲雪惊叫一声,吓得脸色苍白。拉开车门的保镖已经露出可恶的阴笑,只要抓住林傲雪,他不信秦浩不束手待毙。

    林傲雪似乎已经看到自己的下场,但,喜欢高空蹦极的林傲雪,表现出惊人的镇定,她知道必须要拖延时间,急忙身体往后方一靠,让已经快要抓住她的保镖功亏一篑。

    “小心……”

    就在这时,后面的保镖惊呼一声,只见秦浩从车顶翻身而过,双腿蹬在开门的保镖胸口,保镖惨叫一声,连退几步。

    秦浩满脸杀机,将车门关上后,阴森的说道“我很久没有动过杀心了,我不得不恭喜你们,你们成功激怒了我,接下来,就享受我为你们准备的盛宴吧。”

    秦浩的目光,比冷冽的钢刀还要可怕,凡是被他目光扫中之人,皆如坠冰窖,一股阴森的寒气从脚底只冲头顶。

    秦浩始终没有动过杀心,他的目的本是击败这些人,在问出谁是幕后主使者。但这些人试图以林傲雪来威胁他,龙有逆鳞,触之即死。

    下一秒,秦浩动了。无法想象他那双腿蕴藏了多少力量,要是百米**的那些运动员看到秦浩此时的速度,估计他们再无做运动员的信心。

    刚被蹬退的保镖,只觉得眼前黑影一闪,下巴就传来咔嚓的声音。

    咔嚓声中,保镖的下巴鲜血飞溅,整个下巴血肉模糊,骨骼暴碎。一拳之下,保镖两百四十度一个后翻,因为下巴被打碎,他已经失去叫喊的能力,只能趴在地上哀嚎。

    但,如果以为这就结束了,那无异是上天对他的仁慈。保镖刚倒地,秦浩的长腿紧接而至。

    咔嚓一声,保镖脑袋抬起,口喷鲜血的表情,痛苦及恐惧已经到极致。秦浩这一腿,已经废了他的脊柱,即便接好,他这一声也在没使用重力的可能。

    保镖痛苦的哀嚎声,让其余人脸色苍白,身体发颤。对付别人从没有手下留情的他们,现在才知道,为何以往那些人看着他们的目光会那般的恐惧。

    摇摇晃晃站起来的李队长一样脸色巨变,现在他百分百肯定,秦浩绝对是来自特种部队,甚至比他所知道的狼牙更高级,更机密。

    “无论各种原因,以女人做要挟,那他活着就是浪费粮食。”秦浩的杀心并没有消解。

    几人惊叫声中,秦浩如炮弹一样射到他们身前。还不给他们反应的时间,秦浩就跟人形坦克一样,不给他们丝毫反击的机会。

    如果他们知道三年前秦浩一人面对实力比他们还强的数百人,如果他们知道三年前,秦浩一人一刀,杀得首都几大家族血流成河,如果他们知道秦浩是华夏新成立以来最年轻的兵王,他们绝不敢动手。

    换做其他人,秦浩犯下那种重案,十条命都不够枪毙的。但,几个退居幕后的上将,联名出面给几大部门施压,同时给一、二号手长写联名信,秦浩最终被消除军籍,判三年的有期徒刑。

    如果他们知道,那些上将除了秦浩的老领导外,其余的都不认识,却为了一个年轻人出山,那他们就会知道自己做了何等错误的决定。

    李队长惊恐的神色中,秦浩如发狂的雄狮一样,剩余的八人虽有军刺在身,却跟小孩子在关公面前耍大刀一样,连秦浩的身都近不了。

    但是,秦浩毕竟不是三年前的秦浩,三年的监狱生活,磨去了他不少戾气,这些人的下场虽然很惨,但秦浩留了他们一命,但从此以后,残疾证是离不开他们了。

    车里的林傲雪脸色苍白如纸,这一刻,她觉得秦浩很陌生,她伸出手掌想要抓住秦浩,但秦浩就向不属于这个世界一样,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虽然见过秦浩狠辣的一面,但那些青龙帮的混混如何与这些保镖相提并论。以往,林傲雪从来不觉得秦浩会离开,但现在,她却非常担心。这不是说人离开,而是两人的心。

    九人惨叫的惨叫,哀嚎的哀嚎,李队长想逃,可他双腿居然迈不开脚步。这是惊吓过度,神经麻木的原因。

    秦浩一回头,那算寒意阴森的眸子,李队长仿佛看到尸骨如山,血流成河,而这个男人,脚踏鲜血,面无表情。仿佛一切生物,在他眼里,皆如草芥。

    李队长肠子都悔青了,如果此时问他一生做过最后悔的事是什么,他绝对脱口而出是做保镖。

    秦浩阴森的走过来,李队长双腿**着跪在地上,秦浩的目光,仿佛千金重负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