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 又有人找死
    张祥站在张若凡的病床前,已经很多皱纹的脸上,阴沉得可怕。一个中年妇女坐在病床上,拉着张若凡的手心疼的直掉眼泪。

    “张祥,你还站着干什么,儿子都这样了,你还不让警方快点抓住凶手。”中年妇女指着张祥咆哮。

    “抓,上哪去抓,你以为警局是我们张家开的不成。我早就警告过他,做人要低调,你问问他,自他回国,给家里惹了多少事。”张祥虽然呵斥,但心何尝不疼,张若凡去独子,哪有父亲不疼儿子的。

    “还不是你,要回云阳你自己不回,偏偏让儿子来折腾,他什么经验都没有,能不得罪人吗。”

    “哼,他是我张祥的儿子,现在不累积经验,将来怎么继承公司。不过,敢伤我儿子,我要他以命抵偿,等他醒后,你问问他,在云阳他得罪过谁。”张祥冷哼一声就离开了病房。

    秦浩下班后,来到清水集团,早接晚送,这已经是雷打不动的事。而林傲雪,在公司还是保持着高冷,只有在秦浩面前,才会表现出温柔的一面。

    一上车,林傲雪就的的愤怒道“气死我了,那帮股东实在欺人太甚,他们整天呆在家里看看报纸喝喝茶,就有分红,他们还不满意,难不成要我把公司让给他们不成。”

    林傲雪这还是第一次对股东不满,秦浩安慰道“何必跟他们一般见识,反正实控权都在你爸手上,他们还能上天不成。”

    “你不懂,清水集团一向都是一年分红一次,可最近他们居然联合起来,要求一个季度分红一次,问问全世界的公司,有哪个公司一个季度就分红?”

    秦浩眉头一皱,每个公司都有章程,每个公司的分红期不同,但一般情况都是一年一次,这也是保证公司资金链的一个手段,这些股东怎么突然发了疯。

    “明天你召开股东大会,我去看看他们是不是穷得连饭都吃不上了。”

    秦浩很快就想到了关键,一是浩雪公司需要不断的投钱,二是招标会上的标的都不怎么赚钱,这些股东是做好不对劲就撤的准备了。

    “你去干嘛,这点事我能解决。”林傲雪可不敢让秦浩去,这个家伙手段太残忍,要是血染股东大会那可就不妙了。

    秦浩没有在坚持,不过心里有了打算。正准备问林傲雪晚饭想吃什么时,秦浩冷笑一声道“坐好了。”

    林傲雪脸色一变,历史的经验告诉她,每当秦浩说这句话时,证明有危险接近。

    劳斯莱斯后面,两辆改装的切诺基紧追而来。三车道的街道上,劳斯莱斯正好在中间车道上。两辆切诺基猛的加速,一左一右将劳斯莱斯夹在中间。

    此时正是下班的高峰期,行车速度与车子是否豪华无关。前面的车速度不快,只能保持每小时四十公里左右的速度。

    甩掉对方并不现实,看来对方经过仔细调查。因为劳斯莱斯上了高架,切诺基才让秦浩发现。高架上无法调头,车流量又大,左右都挡住,要是一般人,这样的局面肯定够呛。

    秦浩左右瞟了一眼,切诺基的车膜太黑,他无法看到车里的人。不过从车架五轮胎的距离来看,两辆车都是满载。

    “怎么办,要不我打电话报警。”林傲雪有些担心,虽然她相信秦浩能保护自己,但她不会让秦浩去冒险。

    “没用,他们和我们保持着平衡,我们拿什么理由报警。你坐稳就行,其他的交给我。”

    秦浩淡淡一笑,估计对方有十人,但他并不认为对方能威胁到自己,这是对实力的自信。如果区区十人就能威胁到他,那他也不用去蹲三年监狱了。

    快到出口时,右手边的切诺基紧挨着劳斯莱斯,目的显然是逼迫秦浩无法下高架。果不其然,到出口时,切诺基逼得更近,秦浩只要动一点方向,两车就要相撞。

    秦浩就没有打算下高架,既然对方要玩,何不陪对方玩玩。秦浩对云阳的交通情况那是十分了解的,高架通往城边,因为老城不在开发,所以城边的治安环境较差,相应的监控设备几乎没有。

    当高架尽头不远时,车流已经变少,两辆切诺基死咬着不放,逼秦浩必须到尽头才能下高架。

    尽头已到,四十五度的斜坡,秦浩猛然加速,12,60升的发动机发出野兽般的怒吼,以时速一百五冲下斜坡,给对方无法造成交通事故。

    虽然两辆切诺基改装过,但提速远不及劳斯莱斯。猛然加速中,两辆切诺基前轮飞跃路面,二十多米后才落地,而这时候的劳斯莱斯,已经进了一块荒地。

    荒地空旷,双方都要避开的监控设备自然没有。秦浩减慢车速,两辆切诺基跟着jin ru荒地后,秦浩才停下来。

    后面的切诺基也停下了,从车上下来十个西装革履的大汉,看气势,十人不弱。

    秦浩淡淡道“坐在车上别下来,我去热热身。”

    “小心。”林傲雪不赞同秦浩和对方硬碰硬,但她知道秦浩不是托大的人,自己能做的就是从精神上支持他。

    秦浩下车,点燃一根香烟,走到车后,双方距离不到三十米。

    “呵呵,你还有自知之明,给自己找了块不错的埋骨之地。”前面的大汉冷笑中,眼里闪过残忍的寒芒。

    秦浩笑了,有人就是这么自负。殊不知他们眼里的绵羊,实际是头恶狼。

    “你们怎知这不是替你们找的?”

    “哈哈,你还是第一个敢这样跟我们说话的人。鉴于你的无知,等会我会让你少受一点痛苦。”大汉张狂一笑。

    做私人保镖多年,还没有他完成不了的任务。他可是退役军人,即便做保镖了,他也没有放下对身体的压榨,实力非但没有下降,反而因为更多的厮杀,让他比在军队在更强。

    “那就不好意思了,你们最大的错误就是惹到我。我一般不生气,但生起气来连我自己都害怕。”秦浩丢掉烟头,手指关节捏的咔嚓作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