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清上云君
    首都二环内,天骄国际,灯火通明。天骄国际,首都富豪区,这仅有八十八栋的别墅区,每栋的毛坯价值就超过二十亿。

    不入首都,不知华夏的文化渊源。不入首都,不知自己多渺小。天骄国际已经不能称为别墅区,更应该称为庄园区。

    总有华夏古典特色的庄园,每户都拥有私人直升机停机坪、足球场大的泳池、私人花园。总之一句话,豪华度只有你想不到,没有这里办不到。

    门牌号为十六号的庄园里,酒会刚刚结束。杨若兰穿着一身修剪得体的低胸长裙,裙摆比一般人的婚纱还长。粉颈之上,一百零八颗钻石镶嵌而成的项链,在耀眼的灯光下,泛着闪亮的光芒。

    杨若兰端着高脚杯,如鲜血一样的酒杯中,倒影着粉颈上的钻石项链,如月宫仙子般不食人间烟火。

    杨若兰站在走廊边,看着云阳方向,娇艳的双唇轻触酒杯,血色红酒流向嘴唇,让无数男人暗恨自己的命还不如一支酒杯。

    后面,一个身穿白色条纹西服的年轻男子,头发打着发胶,梳得贼亮的头发,要是秦浩看到,绝对会说这家伙是个爱装逼的主。

    清上云君,华夏国际贸易银行董事长独子。华夏出口银行虽然比宇宙第一大行的工商稍微不如,但市值也是超过万亿华夏币的超级银行。

    虽然华夏国际贸易银行属于国企,但改制后,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有个人或者组织持有,国家控股百分之五十一。而清上这个在华夏几乎要灭绝的姓氏,却有一人成了华夏国际贸易银行的董事长。

    清上云君的父亲虽然只持有银行百分之八的股份,但鉴于他是国际上名声远扬的金融家,国家特聘他出任董事长一职。

    俗话说龙生龙子,老鼠的儿子会打洞。有个牛逼的老子,清上云君这个超级富二代用实力证明,他不只是躺在老爹财富上的富二代。

    以二十八岁的年龄,已经登上福布斯富豪榜四百多名,个人财富达到一千多亿华夏币。毫无疑问,这是一个超级家族。

    而这样的超级家族,这样年轻有为的年轻人,毫无疑问是无数女人的梦中情人。由此可见,杨若兰成为利益牺牲品,完全合情合理。除了感情以外,嫁给这样的男人,她不会受太大的委屈。

    清上云君挥挥手,陪着杨若兰的闺蜜急忙退下。清上云君站在杨若兰旁边,淡淡道“我知道你和他的事,我会给你时间忘了他,我相信不需要多长时间。”

    杨若兰冷漠的说道“你注定会失望的,这一生,我都不会忘了他,而且我相信,过去、现在、未来,我都只属于他。”

    清上云君保持着面无表情的高冷说道“我相信现实,一个靠女人资助的废物,我相信他会有自知之明。”

    清上云君完全无视了秦浩,在他眼里,秦浩太小,小到让他连记住的力气都不屑为之。的确如他说的,如今的秦浩在社会地位、财富、家族实力上,他可以完全无视秦浩。

    杨若兰一样面无表情,但眼神却坚定的说道“你忘了华夏的一句古话,一遇风云便华龙。”

    “我期望他如此,那时候我会让你看到,你眼中的龙不过是一条虫而已。”清上云君声音越来越远。

    杨若兰不为所动,清上云君的来去,就像拂面而过的微风一样。清上云君无视秦浩,她何尝不是无视清上云君。不过是两人无视的方面不同而已。

    清上云君离去,刚才躲开的闺蜜朝着清上云君吐了吐香舌后小跑到杨若兰旁边,同情的说道“这家伙真够冷的,以后见他一定要开空调。”

    杨若兰微微一笑,打趣到“你又不嫁给他,干嘛要见他?跟我说说,你是不是喜欢他,我可以撮合你们哦。”

    “呸呸呸,谁喜欢那寒冰一样的男人。我喜欢的是那种即便在白雪皑皑之中,他也能想一把热情的火把我温暖的男人。”

    庄园外,清上云君坐上价值超过一亿华夏币的加长版迈巴赫离去。他不缺女人,和杨家联姻,他同样是为了利益。

    这也是为什么他无视秦浩的一方面,即便他知道杨若兰已经不是处子,他虽有一点不满,但并不是不可以接受。在他眼里,财富和地位远比女人更有价值。

    “少爷,要不要我去做了他?”对面的独立沙发上,西装革履、眼神阴狠的中年问道。

    清上云君无视道“一个废物何需放在心上,不值得。杨若兰知道怎么选择,何必去脏了手。”

    “少爷教训的是。”中年急忙点头。

    要是秦浩知道居然有人敢无视他这个曾经大杀首都的兵王,他估计会蛋疼。向来只有他无视别人的份,低调了几年,居然有人敢无视他,着实可笑。

    实际上,上层社会之人,有几个真正尊敬过保卫国家领土安全的军人,又有多少人尊敬过保卫治安、生命财产安全的警察。

    在他们眼里,他们每年纳巨额税收,本就该得到应有的保护。没事时,鄙夷、看不起那些奋战在第一线的战士。有事时,以各种特权施压,甚至引导舆论。

    古话说仗义多是屠狗辈,这句话其实说的就是任何年代都存在的社会现象。

    不过,清上云君无视秦浩也很正常。当年的事,被列为了绝密。别说清上云君当时不在国内,即使在,他也可能不会知道那场惊动无数大人物出面才压下来的大事。

    如果他知道,秦浩是那件大事的当事者,清上云君绝对不会无视秦浩。

    显然,今夜过后,清上云君的记忆里,不会再有秦浩这个人。

    出奇的,远在云阳的秦浩和陈梓萌大战了两个回合后,陈梓萌甜蜜的睡去。而秦浩毫无睡意。

    穿着陈梓萌买给他的睡意,拿着香烟来到客厅,站在落地窗后,抽着香烟,看着首都方向,心里莫名的有些烦躁。今夜,烦躁的又何止他和杨若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