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想谈艺术?
    一顿饭各有所思,陈梓萌毫不避讳的和秦浩秀恩爱,让周孟白一家食难下咽。其实最尴尬的还是陈父陈母。

    饭后,付账时周孟白终于看到机会。高调的拿出一张金卡给服务员,结果服务员一句说秦浩已经付了,让周孟白脸色涨红。

    处处完败的周孟白不甘心,这已经不是争陈梓萌那么简单了,而是涉及到男人的脸面。

    酒店外,周孟白急忙道“叔叔阿姨,坐我的车吧,我爸妈和你们二老好久没有见面了,正好拉拉家常。”

    “对对,老陈,自上次见面过后,我们好久没见了,这次可笑带我们在云阳好好玩玩。”周父急忙接过话茬。

    “爸,你们原来就认识?”陈梓萌有点懵逼,她不记得有周家这号熟人啊。

    “是这样的,去年我们不是去首都旅游嘛,我们一个团的,对了,你周叔叔可是有名的大画家,你们不会没有看出来吧?”陈父有点尴尬。

    陈梓萌明白了,父亲钟情于山水画,一直都不务正业,为了画早早的退休,全国各地到处跑,就为了画画。同道中人有更多的共同语言,看来是因为画而相识。

    周父能的父亲的赞赏,看来他的画功很强。但陈梓萌的确不知道周父有多出名。艺术的圈子很小,不喜欢的人是不会认识这个圈子大人的。

    “哈哈,小萌啊,别听你父亲的。”周父谦虚一笑,但秦浩明显捕捉到他眼里的得意。

    “我看不如这样,一起去家里坐坐,正好老陈画了一幅山水画,一起去看看。”陈母还有较为偏向周孟白,不漏声色的给周孟白创造击败秦浩的机会。

    周孟白听出了陈母的言外之意,心里大喜,急忙道“阿姨,晚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还在首都时,爸爸就说过,叔叔的山水画可当大家,晚辈正想像叔叔学习呢。”

    周孟白有点挑衅的看了秦浩一眼,生于艺术之家,虽然没有走这条路,但从小的熏陶之下,岂能没有几分功力。

    “小秦,就一起去看看吧。”虽然周孟白的赞美真实度有限,但在现在这个一千个艺术家最多有一人能填饱肚子的时代,陈父心里还是被夸的很舒服。

    秦浩微微一笑道“好的,那麻烦叔叔阿姨等一下,我挪车。”

    秦浩拿出包里的平板电脑,众人懵逼,你要挪车拿个平板电脑干嘛?而周孟白冷笑的看着秦浩,他认为秦浩是在网上叫车。

    轰!

    就在这时,距离几人不到二十米的停车位上,一辆骚红色的玛莎拉蒂总裁马达的轰鸣声传来。

    陈梓萌瞬间懵逼,别人不知道,可她知道这辆玛莎拉蒂就是秦浩开来的。陈梓萌瞬间就反应过来,秦浩这是要全方位的碾压周孟白啊。

    陈梓萌猜的不错,秦浩接下来的时间会很忙。没有时间去和别人争风吃醋,更没有兴趣去和那些自不量力的情敌周旋。

    周孟白既然不死心,秦浩不介意一次碾压到底,让他死了心,省的以后烦人。

    秦浩用平板电脑控制着玛莎拉蒂驶到几人面前,秦浩以代码打开车门,四门齐开,所有人震惊的无以复加。

    “无人驾驶?”周孟白不愧是投资经理,瞬间就捕捉到别人捕捉不到的讯息。

    “叔叔阿姨,坐我的车吧。”秦浩收起平板电脑,走到车旁。

    “这,好,小周,你们跟上啊。”陈父点点头,一辆车肯定坐不下,坐谁的车并不代表什么。

    车上,陈梓萌一脸花痴的看着秦浩。太长脸了,这样的男朋友谁不喜欢?只是这王八蛋刚才是怎么回事,没听说过玛莎拉蒂总裁可以无人操作啊。

    “爸,你还没有告诉我周叔叔是什么人,怎么好像他是大人物一样。”陈梓萌一是好奇,二是帮秦浩套话,给秦浩做些准备。

    “他叫周青河,上一届华夏画家协会理事会员,今年五十一岁。”陈父还没有说话,秦浩就淡淡的说道。

    “什么,小秦认识老周?”陈父陈母一惊。

    秦浩点点头,他不能说认识,但他见过周青河。周青河,周青山的亲弟弟,这兄弟两人,一个医学的泰山北斗,一个是人物画的翘楚,但这兄弟二人却老死不相往来,一个不鸟一个。

    秦浩叹息一声,周青山虽然不理解周青河,但对这个弟弟还是很在意的。周青山不止一次和秦浩透露过,只要周青河认他这个哥哥,他就死也能瞑目了。

    秦浩想了想,觉得这次是个机会,周青山和他是忘年交,曾经给过他那么多帮助,何不抓住这个机会给看看能否解决他们兄弟二人的矛盾。

    但周孟白是周孟白,他总不能为了周青山兄弟二人的关系把自己的女人拱手相让吧。

    一家三口一惊,二老有些不解,秦浩既然认识周青河,为何刚才又要装作不认识。秦浩的一声叹息,二老意识到,这里面可能有他们不知道的故事。

    陈梓萌家在城中心的一处上世纪九十年代建设的小区。打开门,入眼的就是具有华夏特色的红木装修,实木家具,龙凤呈祥雕,的确充满了艺术家的气息。

    “妙,妙,叔叔,这样的装修,也只有像您们这一辈的老艺术家才能品出华夏文化的精髓。”周孟白这句赞美,到没有多少水分。

    “哈哈,小周说的叔叔都不好意思了,我这只是附庸风雅而已,你父亲才是真正懂华夏文化之人。”陈父这句话承认了自己在艺术上他的确不如周青河。

    陈家的装修,对艺术圈的人来说的确不错。但对生活在当下的年轻人,却稍显压抑,这也是陈梓萌搬出去住的原因。

    “快请进,萌萌,快去泡茶。”周母非常客气,把大家请进客厅。

    周孟白没有坐下,而是观赏着墙上的装饰品,不时的点评几句。这让周青河夫妇大为满意。

    再看秦浩,坐着不看墙上的装饰一眼,眼看不懂艺术。在他们这种家庭,第一选的就是艺术气息。二老自信的认为,陈父一生追求艺术,肯定会选择周孟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