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 遇情敌
    东西塞满了整个后备箱,等赶到吃饭的地方时,已经是七点多。两人急匆匆赶到包房,一进包房,陈梓萌愣了一下。

    先到的有五人,四个近五十岁的中年加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陈梓萌瞬间就反应过来这顿饭的含义。

    陈梓萌的父母也愣了,陈梓萌没有说要带别人过来啊,这死丫头也没说有男朋友啊,莫非她知道这顿饭的含义,找了个挡箭牌?

    气氛尴尬着,秦浩心里一动,从几人的脸色反应,他已经猜到发生什么事了。

    秦浩立即恢复脸上的笑容,伸出和二老握手,打着招呼。

    “叔叔阿姨,我们和萌萌早该去看您们的,让你们奔波,我真无地自容。我叫秦浩,叔叔阿姨叫我小浩就行。”

    “哦,秦浩,既然来了就快坐吧。”二老一时间想不到好的办法处理这事,只好静观其变。

    秦浩还没有坐下,一道阴狠的眼神扫来,秦浩无所谓的看了一眼对面的青年,嘴角掀起一个讥讽的弧度。

    周孟白站起身来,收起阴狠的眼神,轻笑的和秦浩握着手,看似风度翩翩,实则自傲道“我姓周名孟白,从澳大利亚留学归来,如今在红衫资本任投资经理。”

    不得不说,周孟白很有实力。红衫资本,运营范围超过五十个国家的跨国风投集团。周孟白能以三十岁不到的年龄就任投资经理,可见他在投资方面很有见识。

    据秦浩了解,秦红衫资本在华夏只有十多个投资经理,每个投资经理,在不需要总部批示的情况下,拥有十亿美金的投资权限。

    也就是说,周孟白不需要向总部申请,就可以动用十亿美金投资自己看好的项目。风投的成功率只有百分之十,但回报率却没有底线。

    红衫资本上世纪九十年代jin ru华夏,第一比投资,回报率高达百分之十万,成为自有风投以来,回报率最高的一单。

    也就是说,风投公司并没有强求所有的投资都必须有回报。风投,本就是遍地撒网,重点捞鱼的战术。只要捞到一条大鱼,那些失败的投资不但可以收回成本,还能保持盈利。

    “周经理年少有为,让人佩服。我就管理着两家初创公司,连吃饭都还难啊。”秦浩淡淡一笑。

    陈梓萌一愣,秦浩什么时候管理公司了,不过她相信秦浩。秦浩不是说谎的人,后面他会向自己解释。

    四个老人都静静的看着,这是年轻人的战争,他们不能插手。这样的场面,按照常理,一般是最后留下的人抱得美人归。

    “呵呵,国家的政策好了,支持全民创业。但据我们集团的数据来看,全国初创企业的成活率低到百分之二,能融到两轮资金的都没有超过百分之五。”

    周孟白说的是事实,这就是初创企业必须面临的残酷现实。很多初创企业,有好的产品,有好的经营思路,但可能因为一点小小的问题而无法融到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只得黯然离场。

    至于周孟白,他自然不是好心提醒秦浩,而是用真实的数据来告诉陈梓萌一家该怎么做选择。

    四老听了都暗暗点头,陈父陈母是赞同周孟白的数据。而周孟白的父母,则是赞许周孟白的策略。

    对父母十分了解的陈梓萌立即感觉到父母的变化,不由得心里暗暗担心。她们两人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周经理说的不错,商场如战场,适者生存。只有激烈的竞争才能催化企业更加注重研发,好的产品配上好的营销及完善的管理,我相信就能成功。”

    秦浩自信一笑,他没有想过浩兰和浩雪会失败。第一,他开发的东西不是一个简单的软件,而是一个平台。第二,两家公司后面都大集团在支撑,即使短期内融不到资金,公司也不会因为资金也最而被迫关门。

    有句话说的好,只要站在风口上,猪都会飞。秦浩如今就是站在风口上,他需要的只是一个锲机而已。

    “秦先生的自信是我见过少有的,以后贵公司如有需要,可跟我联系。既然你是梓萌的朋友,能帮我第一定帮。”

    周孟白掏出烫金的名片随手递给秦浩,把朋友二字咬得极重。这无疑是在踩秦浩的脸,暗示秦浩只有资格做陈梓萌的普通朋友。

    周孟白的父母脸上带着微笑,只听周父道“孟白,年轻人喜欢交朋友,你们可以稍后联系。你看时间都这么晚了,怎么能让你叔叔阿姨空着肚子呢。”

    “对对对,我们孟白一向知道分寸,想必是太喜欢梓萌了,这才忘了礼节。”

    周孟白的父母一语双关,正所谓姜还是老的辣,这说的没错啊。一句话,褒扬了周孟白,暗贬秦浩,还替周孟白向陈梓萌表白了爱慕之意。

    这一记神助攻,直接影响到陈梓萌父母的判断。身为父母,他们操心的不是女儿未来的老公是不是富豪,他们操心里是女儿嫁的人是否稳定,是否有责任,经济条件稳定就好。

    周孟白是投资经理,年入百万,也许他这你一生都是打工者,但他稳定。秦浩,虽然二老对他的印象不坏,但比起周孟白,秦浩不稳定,说不定哪天资金链一段,公司倒闭,难道让陈梓萌跟他睡大街去?

    “叔叔阿姨,你看我这一高兴都快糊涂了,请叔叔阿姨勿怪晚辈才是。”周孟白愧疚的一拍额头,更加收获了陈梓萌父母的好感。

    “孟白无需自责,我和你阿姨整天都是闲着,早点晚点没事。”陈父和蔼一笑,周孟白心里一喜,挑衅的扫了一眼秦浩。

    “是啊,年轻人就该有什么说什么,萌萌,你去让服务员上菜吧。”陈母这隐晦的赞誉,让陈梓萌叫苦不迭,暗瞪秦浩赶快把颓势改变。

    “我去吧。”秦浩微微一笑,起身离开包厢。在周孟白看来,秦浩肯定是没脸在待下去了。这正好,省的他出口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