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 苦涩的杨若兰
    晚上,秦浩把林傲雪送回家后,一受到杨若兰的短信,秦浩可兴奋了。可是,陈梓萌一个电话,让秦浩心凉了半截。

    “特么的,这下遭了,我该去陪谁?”挂了陈梓萌的电话,秦浩头疼了。

    杨若兰那里是白天就约好的,而陈梓萌,严格算来,她是自己的正牌女友,秦浩肯定,女人多了绝不是好事……

    这个无耻的家伙,得了便宜还卖乖。与他有特殊关系的三女,哪个不是别的男人求一人而不可得,他倒好,现在突然还敢嫌多。

    “梓萌是警察,对这方面肯定很敏感,先去陪梓萌,再去陪若兰……”

    做好了决定,秦浩发了条短信告诉杨若兰他晚点过去,然后开着车直奔陈梓萌住处。

    客厅里,陈梓萌短裤,上身穿着家居服,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着警匪片。秦浩坐在一旁,阴笑中,手掌在陈梓萌那光滑的大腿上来回滑动。

    “别闹,这部剧是公安部拍的,我们要写观后感呢。”陈梓萌打掉秦浩做坏的手。

    陈梓萌有时间,可秦浩没有啊,还有一个杨若兰等着他呢。好吧,我家伙完全把陈梓萌需要他陪当成了陈梓萌想和他**做的事。

    嘿嘿一笑,将陈梓萌抱到大腿上。陈梓萌脸色恼怒,警告他不许乱动。但,她的警告在秦浩眼里是多么的无力。

    秦浩双手上下其动,陈梓萌无法看电视了,白了一眼秦浩后开始配合。没多久,沙发上两条肉虫交缠一起,谁也不愿认输。两人都想征服对方,很快,客厅里就响起了欢快的乐章。

    半个小时后,感觉秦浩快到了时,陈梓萌惊呼道“不能射里面,我安全期。”

    秦浩及时停止,接下来,陈梓萌做出的动作让秦浩差点笑疯了。或许是陈梓萌不忍秦浩忍受想射又不能射的难受,居然用嘴含住了……

    事情结束,两人靠在一起观看电视。秦浩面不改色,心里却盯着墙上的钟不断苦笑。

    十一点、十一点半、十二点。平常十一点准时睡觉的陈梓萌,今晚延后一个小时都还不睡,秦浩都催好几次了,可陈梓萌似乎就要和秦浩反着干,越看越有精神。

    “***,小爷要拼命赚钱,将来买一套大别墅,把你们全部接进去,谁想要我陪谁。”

    秦浩心里憧憬着,要是陈梓萌知道抱着她的这个家伙心里在想什么,我估计今夜秦浩得半身不遂。

    “梓萌,平常你早睡了,今天这么晚还不睡,是不是有事?”

    陈梓萌不断的换台,说明她心里有些不安。秦浩暗骂自己禽兽,进来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发现陈梓萌的不对劲。

    陈梓萌没有发现秦浩的不对劲,脸红了红后轻声问道“明天下午你有时间吗?”

    “有,肯定有。”秦浩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吞,他明天还有很多事要忙,但这是陈梓萌第一次约他,他不能拒绝,同时他心里非常愧疚。

    “嗯,你下午五点来警局接我,我父母约了人吃饭,你陪我去。”

    陈梓萌在警队虽然有小老虎的凶名,可第一次带男朋友回去见父母,她和其他的女孩子无异,一样羞涩。

    一个女人如果愿意带男朋友回去见家长,毫无疑问,女人是认定那男孩了。反之,如果一个女人不愿意带你见她的家人,她绝不是真的爱你。

    “好,明天我一早过去。对了,岳父岳母他们脾气怎样,爱好如何,他们身体状况如何,我该买什么东西。”秦浩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次啊,鬼知道第一次上门该带什么。

    “去,我家可不是你占便宜的地方。”陈梓萌看似恼怒,实则心里抹了蜜一样的舒服。

    秦浩称二老为岳父岳母,那岂不是说他……他又连着问关于二老的那么问题,这些都说明一点,秦浩是真的在乎她。如果秦浩不在乎,又何必去关心二老的身体和爱好。

    两人聊了一会,陈梓萌把关于二老的情况都说了,目的自然是希望明天秦浩能给他们留个好印象。

    快两点时,陈梓萌终于坚持不住了,秦浩两陈梓萌抱到床上,叹息了一声。看着陈梓萌幸福的抱着自己的手臂,对自己毫无保留的信任,秦浩更加的愧疚。

    拿出电话,发了条短信给杨若兰,然后关了电话,抱着杨若兰jin ru梦乡。

    杨若兰已经睡着了,自然看不见秦浩的短信。秦浩能来更好,不来她也没有多少失望。出身豪门的她,在这方面她看得太多。

    而且,秦浩不止她一个女人,杨若兰是知道的。杨若兰虽然很纠结,但最后还是把世俗观念向爱情妥协了。

    因为,对她们这种从出生那一秒就注定了成为家族联姻的棋子,爱情对她们来说,奢侈度只排生命与健康之后。

    她爱秦浩,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能坚持多久。但把自己那么快给秦浩,杨若兰不止是因为爱,其中不伐家族的报复。

    天亮,杨若兰睁开眼睛不见秦浩,眼里的失落一闪即逝。打开手机,看到秦浩的短信后,杨若兰苦涩道“浩哥,我妥协了这么多,我只是想珍惜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因为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有多久。”

    敲门声传来,杨若兰脸色一变,听敲门声她就知道来人不是秦浩。急忙穿好衣服,出了卧室,杨若兰瞬间脸色苍白。

    客厅中,一个近五十岁,西装革履的中年坐在沙发上。而跟踪秦浩几次的那奥8中年,站在一旁,另外还有两名保镖,谁也不敢开口说话。

    “爸,你怎么来了。”杨若兰走到客厅坐下,看似坚强的眼神中却更多的是无奈与苦涩。

    “你还知道我你爸,我还以为你已经忘了自己是谁,你们去给小姐收拾行李。”杨忠国冷哼一声,没有父女团聚的亲近。

    “不需要,我自己会收。”杨若兰苦涩的冷笑一声站起来回房间收拾东西。

    她没有给秦浩打电话,因为她太了解父亲了。秦浩来了只会受到侮辱,她宁愿自己受委屈,她也不会让秦浩受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