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资本战(上)
    ,最快更新都市至强狂兵最新章节!

    林傲雪办公室,秦浩正想问问林傲雪是不是吃枪药了,还没有开口,林傲雪就接到dian hua,急忙打开大盘,林傲雪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清水集团的股票,今天开市前,股价只有十一元,可现在刚过两个小时,股价居然涨到了十八元多,市值被推高了三分之一。

    每个上市公司都喜欢股价上涨,但像这种涨法,绝对是灾难。我们都知道,支撑一个公司的股价,需要公司营运正常、财务状况良好、高管流失率低、负面新闻少。

    以清水集团的情况,市值超过两百亿已经是顶天了,可现在居然涨到了三百亿。更要命的是,换手率极高,还有大批散户在吃进。一但股票成直线下跌,这些散户就会被套牢,那时候,一但他们起诉清水集团,就是清水集团的灾难。

    林傲雪没心思理会秦浩了,急忙通知公司操盘手团队护盘。林傲雪只有两个命令,吃进市场上的股票,把股价稳定在十五元以内,绝不能超过二十元。

    清水集团的股票,现在就像一堆干柴堆在一起,只需要一个小火星就能引爆。一但清水集团出现一点负面新闻,清水集团的股价必然成直线下跌。

    云阳大酒店中,八大金刚死死的盯着大盘,十几个操盘手噼里啪啦的敲击着键盘。

    “老板,对方发现我们了,正在抢散户手里的股票,他们想要护盘。”领导团队的操盘手看着换手率不断上升,急忙提醒张若凡。此人名叫丁有乾,是张若凡从省城请来的高手。

    “在给我砸钱,务必要将股价推到二十元以上,我的目标是两天之内推到三十元。”张若凡自信一笑。

    他的自信来源于他们是有准备,而清水集团是仓促接招。八大金刚一共准备了近八十多亿资金,而清水集团账户上的资金,只有十亿,只要耗尽清水集团的资金,那清水集团的股票是涨是跌,全凭他们的心情了。

    “老板,有其他机构参与进来,进二十没有难题,但进三十,我们至少需要五十亿。”丁有乾善意的提醒道。

    “资金不需要你们操心,你们只管给我拼命的推高股价。”张若凡脸色一沉,他不喜欢别人质疑他的决定。

    “张少,如果清水集团的股东落井下石,我们很可能被套啊。”丁有乾是个合格的投资人,现在股价涨这么多,一但清水集团的股东抛售,十八元以上买进的,都将被套。

    “丁经理,张少既然让你做,你就放心的去做。清水集团是家族是企业,他们不会抛售的。”陆金权冷哼一声,眼看计划要成功了,他绝不允许失败。

    冶金集团,陆如风一样在盯着大盘。冶金集团的两个会议室里,两个操盘手团队蓄势待发。

    陆如风急匆匆来到一号会议室,轻笑道“各位,你们的大学,都是我冶金集团供你们学费读出来的,现在该是你们报答的时候了。你们给我盯紧了,只要清水集团的股票下跌,散户抛售时,你们就有顿时吃多少。”

    “陆总,请您放心,如果不是您,我们不可能上大学,我们必然完成收购清水集团的重任。”十多个操盘手同时表态。

    陆如风满意的点点头,来到二号会议室,相比一号会议室,二号会议的人就经验更丰富了。这些操盘手,年龄都近四十,是冶金集团重金养着的专业操盘手。

    “给我盯紧富豪集团的股票,一但下跌到四十元,你们就给我放开口的吃。”陆如风阴笑一声,他调动了能调动的一切资金,运作了几年,为的就是这一战。

    败,冶金集团资金链断裂,离破产最多一个月的时间。而胜,他就可以将两大房企收入囊中。冶金集团,从此将是云省最大的民企。

    “是,老板,我们保证完成任务。”这些操盘手是集团的老人,他们自然知道陆如风的目的。

    清水集团,公司职员几乎停止了工作,都在盯着大盘。所有人的心脏,就像过山车一样,所有人都明白了,有人在做空公司的股票。

    林傲雪在会议室里来回走动,心里非常不安,公司的操盘手为了护盘,不断的消耗着资金。一但公司余额耗光,那就是灾难的开始。

    林震南接到mi shu的dian hua,匆匆赶到公司。长不露面的董事长驾临,谁都看得出来,公司遇到大难了。

    “爸,你怎么来了?”林傲雪非常愧疚,公司才交给自己没多久,就出现这样的情况,她突然觉得自己学的专业白学了。

    “傻女儿,出现这么大的事,我怎么能不来。走,我们到办公室去谈。”林震南安慰一笑。

    办公室里,林震南拿出一张银行卡交给林傲雪。安慰道“傲雪,别担心,事情没有那么严重。这是爸爸存下来的私房钱,你先拿去护盘,我已经给银行的朋友打dian hua,让他们给我们贷款。”

    “爸,这个时候银行怎么会给我们贷款,一但余额耗尽,我们就无法控制股价了,唯一的办法就是我们减持,回笼资金。”林傲雪太了解银行了。

    银行不是慈善机构,工作无灾无难时,求着你贷款。一但公司有不稳定的情况出现,别说贷款,他们不抽贷已经是善心大发了。

    “不行,清水集团是我和你妈妈的心血,我绝不允许公司落到别人手中。”林震南从一个装修工人创建了清水集团,从任何一方面来讲,他都不会让公司控制权落到别人手中。

    “爸,对不起,女儿不中用,让您操心了。”林傲雪苦涩、愧疚一笑。

    “小秦呢,叫他来,我想听听他的想法。”林震南不知是错觉还是商业的嗅觉,他总觉得,阻击这场恶意做空,秦浩或许能发挥他想像不到的作用。

    “他?爸,你别开玩笑了,他连管理都不懂,更别说这方面了,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们的心血成为别人薅羊毛的嫁衣。”林傲雪才不相信一个刚退伍回来的人懂资本战。

    ps:问大家个事,是存稿爆发,还是每天尽量的更新,请朋友们在书评留意见。还有,厚颜求鲜花,鲜花不要钱,不送也是浪费了,请朋友们多多支持,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