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疯狂的一夜
    ,最快更新都市至强狂兵最新章节!

    下午,秦浩在警局外等陈梓萌,都说女为悦己者容,这话绝对百分百正确。交往之前,陈梓萌可是个工作狂,生活一塌糊涂,更别说漂亮的衣服了。

    现在倒好,一身红色的七分裙,水晶高跟,把秦浩迷得不要不要的。秦浩两眼一眯,小跑过去贱贱的说道“请问女神,你这么漂亮,叔叔阿姨知道么。”

    “哟,这是谁啊,人家好像不认识你嘛。”陈梓萌强忍着笑意,配合着秦浩做怪。

    “嘿嘿,我亲爱的女神大人,连我都敢不认识,看我晚上怎么收拾你。”秦浩意有所指,陈梓萌脸色瞬间通红,恼怒之中,秦浩已经和她十指紧扣。

    都说女人是感性动物,还真没有说错。陈梓萌想了n种方法折磨秦浩,可一束玫瑰,又是赞美,秦浩硬是用人至贱则无敌的方法,把陈梓萌哄得芳心待放,哪里还记得生秦浩的气。

    两人jin ru青睐酒店,其他的秦浩也不熟,青睐酒店的fu wu、价格和菜都不错,更重要的嘛,老司机都懂……

    青睐酒店外,一辆面包车停下,看着秦浩两人jin ru酒店后,副驾驶上的墨镜男拨通一个dian hua。

    “少爷,秦浩跟一个女人进酒店去了,那女的不是林傲雪。”

    “好,继续跟踪,最好拍一点他们亲热的zhao pian。”陆金权阴笑一声后挂了dian hua。

    秦浩如今也算有点小钱,身上好歹揣着近百万,所以,这家伙难得大方一次,要了个包房,虽然是大众级别,但也比大厅好。

    点好了菜,四菜一汤,外加一支红酒。菜上的很快,两人都珍惜着难得的二人世界。陈梓萌毕竟是jing cha,因为工作的特殊性,不可能像其他情侣那样,一下班里的可以秀恩爱。

    饭后,秦浩就在酒店里开了间房。刚打开房门,秦浩没头一皱,转身又没人,秦浩便没有多想。

    走廊尽头,刚才打dian hua的墨镜男从角落小心翼翼的出来,没有被发现,墨镜男松了一口气。墨镜男打开手机的相机,刚好拍到秦浩和陈梓萌手签手开门,陈梓萌只有一个背影,秦浩被拍了半个脸。

    房间中,房门一关,秦浩就迫不及待了。从后面抱住陈梓萌,裙子一掀,保护神秘地带的三角小裤一拉,咳咳,老司机说说,这贱人想干嘛……

    良久,陈梓萌已经意乱情迷,主动帮秦浩脱掉裤子,粉嫩光滑的小手抓住男人特有的宝贝向神秘地带而去,接下来,不堪入目,无法描述……

    陆金权见到秦浩两人的zhao pian时,眼里闪过一道阴笑后,谄媚的跑去见张若凡了。张若凡因为脱水的原因,一天只能喝点粥,还喝多少吐多少,这家伙,现在别说有多恨秦浩了。

    “张少,好消息好消息啊,秦浩那面有消息了。”陆金权小跑着来到张若凡的躺椅前。

    “有什么消息啊,不会是他和林傲雪要结婚,请我们去送份子钱吧。”张若凡又气无力,他绝对是第一个吐得脱水的牛人。

    “不是,张少你看,有了这张zhao pian,林傲雪还能顾得上那个小瘪三,那张少不就有戏了嘛。”陆金权这家伙,在古代绝对是个狗头军师。

    “此话不错,金权,准备吃的和香槟,本少要赶快恢复体力,让林傲雪那贱人在本少胯下求饶。”张若凡眼里全是怒火。

    之前,他对林傲雪还微微有点心动,但被秦浩泼了一桶水后,张若凡对林傲雪的高感完全变成了憎恨。

    “我这就去安排。”陆金权点点头,急忙去安排吃的了。

    当饭菜送到房间时,张若凡看着一桌子金黄的菜肴,脸色瞬间惨白,蒙着嘴冲进了卫生间。

    “张少,你怎么了,张少……”陆金权阴笑着jin ru卫生间。

    “张少,这些菜不都都是你平常爱吃的,这次怎么了,是不是他们做的不好。”

    “金权,不是他们做的不好,是***太好了。本少一看那颜色,本少就想起秦浩泼的粪水……呕……”张若凡说不下去了,中午喝下去的小米粥全吐出来了。

    陆金权比照顾他爹妈还要上心,小心翼翼的照顾着张若凡。张若凡苦笑着说道“金权,我还是去看看医生吧,这样,你明天一早就清水集团,把这张zhao pian给林傲雪,告诉她,我张若凡不介意她的过去。”

    “好的,我明白,那张少,我先送你去医院吧。”陆金权点点头。

    一夜间,秦浩和陈梓萌直接颓废成废人。两人互相征服的大战,在套房各处留下痕迹。床、客厅、浴室、沙发。

    这一夜,两人是快乐的,但又是痛苦的。陈梓萌个性要强,被秦浩连征服三遍后,陈梓萌怒了,嘶吼着要征服秦浩。

    结果,秦浩被征服后不干了,堂堂男子汉怎么能这样就被女人征服了,一场反征服的大战开始,这下好了,双方陷入了死循环。

    天亮,两人四肢发软,看着乱七八糟的房间,两人都无语了。秦浩抱着陈梓萌,无语道“我以前怎么没有看出来,你就是一个小色魔。”

    “滚,老娘还想说你呢,昨晚几次,十三次,你让老娘怎么上班,你看老娘这里都被你干肿了。”陈梓萌更气,这王八蛋简直不是人,一夜十三次,每次不低于四十分钟,从昨晚七点就一直做到现在,他真的是人?

    “嘿嘿,下次继续。”秦浩得意的下床,作为男人,还有什么成就比在床上让你人求饶更有成就感。

    “啐……登徒子!”陈梓萌啐了一口,芳心却一阵**。

    洗澡、吃早点,两人才离开了酒店。将陈梓萌送回警局后,秦浩就往李大海家里赶去。

    他不知道,这一夜他是疯狂了,可林傲雪也不好受,二老睡了后,她就跑到客厅拿录着音的dian hua。

    母亲都病成那样了还处处为她考虑,至于秦浩,林傲雪心里十分复杂。她不是傻子,秦浩虽然掩饰得极好,但秦浩有其他女人,林傲雪是能肯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