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 秦浩要砸场
    秦浩最终还是太仁慈,送青年上了路,至于剩余的四位,不用秦浩审问,四人就争着招供了,说出来可能会死,但不说,比死更惨。

    据四人所说,他们受虎豹堂东哥指派,偷到清水装修公司的账本及寻找陈富贵生前暗记的账册。四人乖乖交还账册,但陈富贵的暗账并没有找到。

    虎豹堂,安县本地的混混组织,人数超过一百,只要有钱,什么事都干。别看只是一个小团伙,虎豹堂近两年盯上了火爆的催收行业,因涉黑性质严重,催收的利润比同行业的高出数倍。

    虎豹堂的扛把子东哥,此人一向神秘,除了道上和警方,知道此人的不多。东哥手下的人,都是一些有案底的社会三无人员,这些人,因为蹲过监狱,对社会抱有很强报复心。

    从杀死陈富贵老婆来看,这些人手段残忍,令人发指。虎豹堂的总部就在安县城内,手里经营两间舞厅。而东哥,一个无儿无女的人物,一般必在其中一个舞厅里。

    因财力问题,虎豹堂的舞厅属于那种脏乱差,不入流的小舞厅。还别说,这正好迎合了那些刚出社会的年轻人,生意十分火爆。

    火鸟会所,秦浩把车停下,两人jin ru舞厅。一入门,粗暴的重低音听得震得耳朵法痒,显然,舞厅的音响设备档次太低。

    五光十色的闪灯下,客人很多,中间圆台上,一些非主流男女尽情的放纵着。秦浩要了个卡座,点了最贵的酒,这里的酒,最贵的也不过两千多一**,档次的确很低。

    但对舞厅火鸟来说,能喝两千多一**酒的客人已经是高大上的存在了,所以服务员小心伺候着。

    好不容易来了两个大款,自然要把两人兜里的钱都掏出来,上酒的已经不是服务员,而是两个仅着比基尼,年龄不超过二十五的陪酒女郎。

    “两位先生,我叫小美,她叫小玉,我们姐妹可不是一般客人可以见到的哦!”两人的确不错,姿色较为养眼,那裸露的小腹上没有一丝赘肉。两女虽然自抬身价,却不客气的就坐下。

    小美坐在秦浩旁,小玉往扁正阳身边刚要坐下,扁正阳就阴森道“坐那面去,我不希望夜场的女人。”

    “小玉过来这面坐,那家伙不喜欢玉人。”秦浩扁正阳解围的同时,顺带挖苦了一句。

    小玉看扁正阳的眼神都变了,打了个寒颤后急忙坐到秦浩的另一边。扁正阳无语的瞪了秦浩一眼,老子哪里不喜欢女人,只不过是不喜欢她以外的女人。

    “美玉,你们真会取名字,这是在提醒我美人如玉,**苦短吗?”秦浩打开酒,每个酒杯到了半杯。

    “先生坏死了,我们都报闺名了,先生不报名字就想坏事,真是坏死了,我们姐妹可是很保守的哦!”小玉的声音微微有些发嗲,特么的,配合着肢体动作,简直是骚气十足,和保守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坏事?比如说呢?”秦浩色眯眯的盯着小玉胸前的肉球,手指却在小美的大腿上轻轻滑动。

    “哎呀,哥哥坏死了,那事还用说吗,不就是你们男人爱做的事吗!”小玉故意身体前倾,让沟渠距离秦浩更近。

    对夜场的女人来说,她们考虑不是会不会被揩油,而是能不能弄到小费。这些女人吃的就是青春饭,当然也可以说她们是好吃懒做。

    “卧槽,小玉也是老司机啊,小美,你爱做吗?”秦浩邪魅一笑,对面的扁正阳无语了,不就是打探东哥的消息吗,有必要出卖色相吗?

    “哥哥,小美可比不了小玉哦,人家可是守身如玉呢。”小美不禁挪了挪身体,双手趁势抱着秦浩的手臂。

    “咳咳……的确是守身如玉,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半个小时后有人要砸场。”秦浩突然阴森一笑。

    两人女同时愣了愣,接着就是风情万种一笑道“哥哥真会开玩笑,这是东哥的场子,敢砸东哥的场子,那不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么。”

    “切,东哥又不在,人家砸了场就跑,东哥还能吃了他不成。”秦浩不屑的笑了笑。

    “谁说东哥不在?”两女异口同声,秦浩和扁正阳微微一笑。

    “来来来,喝酒。”已经得到答案,秦浩也懒得演戏了,他不怀疑两女话的真实性。套出来的话,百分之九十九的都是真的。

    共同举杯,酒行入口,秦浩和扁正阳同时把酒喷出来。秦浩怒道“卧槽,老子两千多买的酒居然是假的,你们好大的胆子,敢卖假酒给老子。”

    说完,秦浩提起酒**就扔了出去。调音台,师正忘情的调着音乐,重低音越来越强。突然,一个酒**从后面飞来。砰的一声,调音师两眼一翻就倒地不醒了。

    声消失了,舞厅中的音乐顿时停掉,那些跳舞的年轻男女全都愣了,有的居然因为身体的停止与思维不同步,居然把腰给扭了。

    “你……”

    小美和小玉脸色一变,震惊的看着秦浩,这家伙刚才说有人砸场,说的居然是自己。他不是说要半个小时后么,怎么这么快就动手,我们还没有拿到小费好不好。

    “经理呢,给老子滚出来,老子来照顾你的生意,居然给老子假酒,老子很生气。”秦浩从刚才的谦谦君子瞬间变成臭流氓。

    “卧槽,你特么有病吧,扫了大家的兴,你特么是谁啊。”圆台上,一个头发染的一团绿的少年嚣张的质问。

    秦浩冷笑一声,手中的酒杯扔了国去。砰的一声,绿头少年惨叫一声就倒地不起,鼻梁骨都被砸断了,一脸的鲜血顿时引起一阵尖叫声。

    “老子最恨的就是喝到假酒,喝可假酒老子就生气,一生气就要砸场,无关的人员给老子滚出去。”秦浩比流氓还要流氓,嚣张至极。

    小美和小玉惊呆了,两人还想着今晚的小费肯定不低,鬼才知道这家伙事个不按套路出牌的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