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搞笑的diàn huà
    “你看看这孩子多会说话,老林,快让人准备客房,怎么能让小浩睡客厅呢。傲雪,这点我要和你说说,小浩这么好的孩子,你可不能亏待人家。”林母那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

    “佣人都睡了,让傲雪去准备吧。”林震南如何不知道老婆的主意。自从上次他说过后,林母可没少让人打听秦浩。

    “爸……妈……”林傲雪无语了,这一刻她怀疑,自己是不是亲生的。

    “叔叔阿姨,不用麻烦了,傲雪上班还要应酬已经很累了,我在这将就一晚就好。”秦浩说的那叫一个感人。

    可林傲雪却逆血上涌,现在她要是还不明白秦浩是故意的,那她就是弱智了。秦浩不这么说还好,他这样一说,二老非逼她去整理客房不可,还有比儿女更了解父母的?

    “傲雪,我平时怎么教育你的,我们不能占着条件好了就要让别人来迁就我们。让客人睡客厅,这传出去我们还怎么做人,快去整理客房。”果不其然,林母的语气都有些严厉了。

    “妈,你真是我的亲妈?”林傲雪喃喃一句,刚好看到眼里闪过的得逞,林傲雪捏了捏粉拳,眼里闪过一道危险的光芒后,抱起沙发上的被子和枕头去准备客房了。

    “小浩啊,以后有空多来走走,就把这里当成家。”二老下了楼到客厅坐下。

    秦浩急忙倒水,声音还故意放大了说道“阿姨,您太客气了,我老早就想来拜访二老了,但傲雪说家里不方便,所以也就……还请叔叔阿姨勿怪。”

    客房就在一楼,秦浩的落井下石,让林傲雪气得浑身**,在客房中指着秦浩,那凶狠的眼神分明在说你死定了。秦浩无视了林傲雪的威胁,将水杯放下。

    “孩子,这不怪傲雪,都是我这把老骨头害了他们父子俩,我这药罐子把家里弄得都是药味,你要多多理解傲雪,我孩子命苦啊。”林母黯然的叹息一声。

    “阿姨,能让我看看您的病历吗?”秦浩如何闻不出家里的中药味,但人家不主动开口,他也不好主动问。

    “这……不好吧?”林母脸色一囧,自己的病症可是关于那地方,这怎么好意思给外人看。

    “秦浩,你告诉我,为何要看病历?”林震南脸色一沉,女人的那个地方是绝对的**,林震南有些生气了。

    “叔叔阿姨,恕我冒昧,阿姨的病已经有五年了吧,而且是癌症晚期。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从两年前开始,您就一天三副中药。这副中药的处方是从首都开的,开方的医生名叫周青山。”

    “你怎么知道?你调查我们?”林震南眼里闪过一道杀机,林母的病一直在保密中,即使家里的佣人都不知道她得的是yindao癌,秦浩居然连开方子的人都知道,林震南不得不怀疑秦浩的用意。

    林家在云阳可是名门望族了,盯着林家的人可不少。清水集团的资产,超过了百亿,谁不脸红。

    刚才还融洽的气氛突然紧张起来,林傲雪急忙跑出去,一样怀疑的瞪着秦浩。林震南更是拿出了手机,只要秦浩给不出合理的解释,他变让外面的保镖抓人。

    “你们不用紧张,周青山的药方我几乎闻得出来,我要看阿姨的病历,也并不是我会医术,而是我认识一个在治疗癌症上相当有经验的医生。”秦浩淡淡的说道,他能理解林加的怀疑。

    “呵呵,你说认识就认识,你凭什么说周青山的药方你全都认得。”林震南可不会轻易相信。

    “秦浩,我警告你,有些事是不能随意开玩笑的。”林傲雪心里还是相信秦浩的,秦浩绝不是盯别人家产的人。

    “这样,我给周青山打dian hua,你们听听。”秦浩拿出dian hua,拨通记忆中的一个号码,然后打开扬声器把dian hua放在茶几上。林震南一看dian hua号码就信了几分,但他准备看下去。

    “喂,谁啊,大半夜打dian hua打扰老子睡觉,你这很不道德知不知道。”dian hua一通,一个老头就爆了cu kou。二老一愣,声音没错,可这还是那个儒雅的中医?

    “老匹夫,你胆儿肥了是吧,几年不见,你这张臭嘴还这么招人恨。”秦浩一开口,直接把一家三口吓尿了。他喊华夏鼎鼎有名的中医大师老匹夫,三人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

    “卧槽,是你,秦浩,你这个小王八蛋出来了,哈哈。笑死老子了,你这王八羔子居然出来了,你这堂堂的兵王出来了,那些王八蛋要睡不着觉了。”

    周青山cu kou不断,又是兵王,一家三口完全听不懂,但林傲雪却记住了后面的两句,特别是兵王这个称呼。

    “老匹夫,老子警告你,旁边可有你的病人在,你最好洗洗你那张臭嘴。”秦浩无语了,这老家伙,都快挂在墙上了,最臭的毛病还没有改。

    “卧槽,你不早说。等等,老子等会给你回过去。”周青山砰的就挂了dian hua。一家三口懵逼的看着秦浩,完全不敢置信。

    秦浩却陷入回忆中,这个世上,只有他能直呼周青山老匹夫,换做其他人,那是找死。他嘴臭的毛病,有一部分就是周青山传染的。和那么老匹夫呆久了,你嘴不臭除非是奇迹。

    等了几分钟,周青山才回dian hua,秦浩接通dian hua,打开扬声器。

    “秦浩,你说的病人是谁,还有,你在哪里,我这就订机票,老夫去找你喝酒。”这次,周青山没有爆cu kou,变成平日的儒雅。

    “病人的丈夫叫林震南,我在云阳。对了,我记得你那里有几**五十年的飞天茅台,不用多,我要三**。”秦浩嘿嘿一笑。

    “卧槽,你这是抢劫。不,秦浩,你不能这样,老夫这酒可是要当做传jia bao的。”周青山爱酒如命,要他收藏的酒,无疑要他的老命。

    “随便,爱给不给,大不了我给你孙女介绍个男朋友。”秦浩阴笑一声。

    “小王八羔子,你想干嘛,老子给还不行吗。”周青山果断求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